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红杏泄春光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摆六摊夜市

    接下来的数天里,温柔苦练男人说话的腔调,若是不仔细听,多少可以蒙混过关了,反正她坚信沉默是金的道理,决定若非必要,摆摊时也坚持不多说话,更不同那些八卦食客一起天南地北的海侃。至于她的耳洞,夜晚时光线不明,应该没什么人会注意到吧,万一有人问起,她就说是小时候身体弱,不好养活,被老娘扮成女孩养大的。

    心里打定主意,温柔做起事来也轻快多了,没费多少工夫就将一切都置备齐全了,甚至还买了两本帐册,方便日后记帐。眼下就等着温妈妈将她需要的男装赶出来,穿上后立刻就能推上小车出去,开始她的赚钱之旅!不过,置办东西少不了要花钱,这几天下来,银子淌得跟流水似的,预留下购买食材的钱后,她发现自己手里能支配来开消的钱,只剩五百文铜钱。

    没钱了,再不情愿,她也只能缩减饮食上的预算,于是大鱼大肉不能买了,新鲜蔬菜和水果也要控制着吃,各种野菜咸菜倒是轮流上了饭桌,成为温家下饭菜的主角。好在温柔做菜的手艺没得说,即便是最简单最便宜的食材,经她的手一调理,也能变幻出不同的美妙滋味来,因此吃饭时,从来也没人抱怨过伙食变差了。

    这天晚上温家喝的是米粥,桌上摆了四个菜,鲜咸芥菜蒸豆板、雪里蕻炒豆干、肉末豆腐、香拌马兰头,虽是清粥小菜,众人也吃得津津有味,温妈妈甚至赞道:“早该这样吃,省钱!”每日在饮食上的花费比以前省了一大半,这一年下来,银子也能多攒几两,沉甸甸的压在箱底,人心里也踏实。

    温柔听得哭笑不得,总不能告诉她腌菜之类的东西不能多吃常吃,否则容易得癌吧?她忍了又忍,终于将话同清粥一起咽下了喉咙,说了也没用,温妈妈肯定会睁着一双昏花老眼,愣愣的向她道:“癌?这是啥玩意?从没听说过!穷人家,哪有这么多讲究!”

    饭后温柔回房,换上温妈妈替她量身缝制的男装,自个打量了一阵,觉得没啥破绽,不觉庆幸起自己年纪还小,胸部发育不太明显来,何况初春天气还冷,衣着鼓囊囊的,压根瞧不出身材。她走到房外,又询问了一下众人的意见,这才任由小环替她将头发束起,扎上头巾,同叶昱一起出门摆摊去了。

    别看古代落后,城市规划管理还是挺严格的,小贩们不能随意乱摆摊子,需要交纳一定数额的钱币,才能在允许摆摊的地方,租到一个摊位,好在温柔在元昌城时就有过摆摊的经验,预先就租好了摊位,这才避免了被古代“城管”们驱逐罚款的悲惨遭遇。

    摊子一摆出去,温柔便将一大锅掺合着鸭子、猪筒子骨、肉皮和鸡架,已经熬成乳白色的浓汤坐在了慢火上继续熬,不一会便香气四溢开来。叶昱则在旁守着另一个煮成黄色的香料汤锅,帮着她烫煮鸭血、粉丝和切开的油豆腐,虽说烫煮的步骤和要点他早已记熟了,但实际操作的时候,多少还是有点手忙脚乱,不像温柔那样举重若轻。

    浓鸭汤很香,在高挑起的灯笼射出的昏黄光线里升腾出白色的水雾来,被风一吹,便四散飘去,路人禁不住就开始抽起了鼻子,偶有几个停下脚步,站在摊子前研究起汤锅里熬煮的材料来,好奇的探问,这摊子卖的是什么东西。

    本来温柔还发愁自己不会吆喝,偏偏叶昱又是个闷嘴葫芦,她生怕路人对自己的小摊一屑不顾,没想到还有食客过来询问,连忙解说自己卖的是鸭血粉丝汤,说到口若悬河时,若不是叶昱在旁对她使眼色,她差点就忘了自己那沉默是金的原则,幸好及时收住了口,舀了一勺老鸭汤浇入配好调料的碗里,倒入烫好的鸭血、粉丝和油豆腐,再泼上事先卤好切细的鸭胗、鸭肠和鸭肝,洒上香葱,一碗热气腾腾的鸭血粉丝汤便端到了食客面前。

    见她这样殷勤周到,看热闹的几个食客拉不下面子,便坐下来尝了尝,只觉汤香浓厚,鸭血鲜嫩,鸭胗奇香,再吸一口粉丝,爽滑弹口,也顾不上烫嘴,就大口吃喝起来,一小碗鸭血粉丝汤片刻入肚,只觉一股暖流从胃里一直蔓延至全身,在这春寒料峭的夜晚,令人浑身舒坦,不禁赞一声好,掏钱付帐。

    也有坐着细嚼慢咽的食客,边吃边看边摇头笑道:“这些东西以往我是不屑入口的,没想到掺合在一块做出来,滋味倒不错。”

    温柔笑道:“客人别小看这汤,熬的时间长呢,全是鸭里的精华,喝一碗下去暖胃补血还清肺,再说这鸭胗、鸭肠和鸭肝吧,都是用老卤腌制的,卤料越陈,腌的越好,您要是下回来吃,会觉得味道更胜一筹。”

    叶昱在旁虽冷着张脸,但心里忍不住好笑,笑温柔吹起牛来,真是脸不改色。他们这是第一回出摊,哪来的老卤?他早上看温柔卤制鸭脏时,还听见她说可惜没有陈卤来着。不过那食客听了倒是满脸堆笑,嚼起鸭胗来更是津津有味,甚至还摇头晃脑起来,叹道:“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温柔忙问。

    “可惜这鸭胗没有单卖的,不然切一碟子下酒也不错。”那食客看来多半是个酒鬼,一提到酒,就问温柔道:“你这卖不卖酒啊?给我来一瓶!”

    “酒……”温柔摇头道:“没有。”不是她不想卖,而是酒价太高,她本钱不够,何况这里的律法又严禁私人酿酒,要卖,也得等她赚多了钱之后再说。

    食客酒瘾犯了,偏偏这里没酒卖,他匆匆吃完便会了帐起身离开,寻酒摊子去了。

    温柔望着他远去的身影,轻咬着下唇,心里谋算着,到时有了本钱,真该卤点下酒菜,再搭上酒一起来卖,兴许生意会更红火得多。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