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红杏泄春光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滞留途中

    骡车一路颠簸前行,少年觉得自己仿佛身处浪海涛尖之上,不时被高高抛起或是重重落下,只是这海浪的声音却有些奇怪,“咯噔噔”、“骨碌碌”的,夹杂着感觉好遥远的低声话语,无论他怎么努力去倾听,都隐隐约约听不清楚,只觉得其中有个声音特别清柔温和,让人听了心里安定。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意识仍然迷迷糊糊的,有几次想要努力睁开眼来,但是眼皮却像被胶涩住了一般,无论如何都牵扯不开,于是他又放松了心神,不再去做无谓的挣扎。睡吧,还是睡吧,起码在梦里伤心和痛苦的感觉没有那么尖锐,不会刺的他整个心都在疼痛,如果能一直这样睡下去,其实也不错……

    温柔看见那少年的眼角渗出了几滴眼泪,随着车身的摇摆,滚落下来,瞬间又消失无踪。他,难道在做什么噩梦吗?还是心里有太多的苦,连昏迷的时候,都止不住流泪?

    仔细看看,这少年的脸孔其实挺清俊的,只是总紧紧拧着他的眉头和唇,仿佛那里面藏着无论怎样都揉散不开的忧愁。温柔轻轻叹了一口气,拿帕子去擦拭那少年的眼角,不过尾指碰触到他额头的时候,却觉得有些烫热。

    “他好像发烧了。”小环在一旁也注意到了,这少年的脸上透着异样的红晕。

    温刚拿手背抵在他额头上试了试温度,点头道:“烧得有点厉害,挺烫手的。”

    “大叔——”温柔掀起车帘,扬声喊道:“还要走多久才有打尖的地方?”

    “再走上一个时辰吧,前面有个小镇。”车夫头也不回,加紧扬鞭。

    一个时辰之后,他们总算赶到了打尖的小镇,但此刻温柔算是身无分文了,不得已,便想拿头上簪的那根镀铜银钗去换钱,结果却被小环给拦下了,她笑道:“姐姐忘了?我身上还有钱呢!”当初逃离赵府时,刘嫂曾塞了十几两银子给她,这几个月来,她吃喝穿用花的都是温柔的钱,这些银子便一直攒了下来,幸好昨夜没被抢去,还可用来救救急。

    温柔笑接过小环塞过来的十四两银子,道:“这我可是忘了!银子我收了,回头还你。”

    “姐姐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小环恼道:“你花在我娘和我身上的钱都不知有多少了,这一点钱,你若要还,今后我就不认你这姐姐了!”

    “好!不还!”温柔笑着低声道:“留着给你今后做嫁妆!”

    “姐姐!”小环臊得直跺脚。

    温柔笑着轻拧了拧她的脸,便去找客栈和大夫了。

    幸好那少年病得不太严重,只是有些发烧,灌了两副汤药下去,又歇了一夜,烧便渐退了。第二天大清早,温柔刚给那少年喂了点米汤,出房带上门,就被温妈妈拦在了门外,对她道:“女儿啊,咱们在这镇上还得耽搁多久?”

    “等他醒了再上路吧。”温柔叹气,不是她不想走,而是那少年身体弱得很,此刻便上路,怕他受不起那阵颠簸。

    “咱们的银子可不多了!这住一日的客栈,就得花上一百五十文钱,外带吃喝抓药,这么多人一天下来就得花二三百文钱,要是都用光了,到时进了京都,咱们可怎么活?”温妈妈昨晚算了一夜,心焦的很。她是没本事赚钱的人,便只有在这“省”字上做文章了。

    温柔闻言皱眉,这少年好歹也救了他们,总不能丢下不管吧?她不想多解释,只道:“放心吧,有我呢!”

    “你一个姑娘家……”温妈妈还待再说,温柔便听见房内似乎传来一声低低的呻吟,连忙撇下她,就推门进去看那少年。

    少年昏迷了一天一夜,这时总算睁开了眼睛,意识却还有点迷糊,呆怔怔盯着帐顶,辩不清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直到看见温柔推门进来,才挣扎着坐起来,哑着声问道:“这是哪?”

    “客栈。”温柔倒了杯温水给他,看着他一口气喝下去才接着道:“你昏迷很久了,现在感觉好点没有?”

    少年没有答话,只是拿着空杯愣愣的盯了温柔一会,似乎在思考眼前坐的这个陌生的清丽少女到底是谁。不过随着头脑的逐渐清醒,昏迷前发生的事情一幕幕跳入了他的脑海,他猛然跳起身来,胡乱穿上鞋,丢下茶杯就往门外冲去。

    “你上哪去?”温柔急忙上前阻拦,他这个样子跑出去,没准刚到街上又昏倒了。

    少年闻言止住了脚步,犹豫了一下,回过身来向她深深的施了一礼,然后便打开门跑了出去。

    真是个性格古怪的家伙,温柔苦笑了一下,不得不紧追上去。幸好刚追到楼梯口,就见在大街上刚逛回来的温刚在底下拦住了那少年,死活不肯松手,嘴里还道:“你身子还没好利索呢,怎么可以到处乱跑!”

    “放开我,我要回庙里去!”那少年使劲挣扎着,无奈他这两天基本没吃什么东西,又是昏迷初醒,手足软弱无力,一时间竟挣脱不开。

    “这位小哥,你是担心林子里那未埋之人吧?”车夫听见动静,也从房内出来了。

    少年不得已,点了两下头。

    “放心吧!咱们已经将那人埋葬了,怕你日后找不见地方,还留下了记号。”车夫呵呵笑道:“你现下还是专心养病的好!”

    少年闻言,立刻转身跪下,“咚咚咚”替车夫磕了几个响头,慌得他连忙上前将那少年扶起,嘴里直道:“小哥快起来,我可受不起这大礼!快,快起来!”

    这少年一磕完头,浑身的力气就仿佛被抽空了一般,腿一软,便瘫坐在了地上,温刚和那车夫连忙架着他进房,将客栈里围观客人的好奇目光,都关在了门外。

    温柔见此情形,无奈地叹了口气,找客栈掌柜借了厨房,就进去替那少年做吃的去了,心里还忍不住猜测,那死去之人与这少年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这少年看上去甚是孤苦伶仃,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可以投奔存身的地方,毕竟到了京都之后,他们就该分道扬镳了。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