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红杏泄春光

正文 第六十一章 静待天明

    那少年似乎真的有点神志不清了,手里抡着两块破瓷片在空中疯狂的乱刺了一阵,这才发现人跑了。他提步想追的,谁知刚迈出一步,就觉得头脑一阵晕眩,人也摇摇晃晃立不太稳了,最后“卟”的一声,吐出了嘴里一直叼着的那一小块人肉,整个身子轰然倒地,再次晕了过去。

    灼热的火舌“滋滋”的舔着那少年吐出的人肉,整间破庙里顿时弥漫起一股奇怪的焦肉香气。众人才刚松了一口气,见此情形,又齐声惊呼,都围上去,七手八脚的将那少年抬了起来,安放到油布上,替他盖好棉被。

    “他……不会有什么事吧?”小环看见少年脸色又如雪样苍白,不禁担忧起来。

    温柔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只觉得有些急促,皱眉道:“应该是使脱了力吧!”

    车夫在旁端详了一阵,点点头道:“这孩子年岁本就不大,气力有限,加上先前还饿晕了一阵,要是不晕才奇怪哪!”

    “那怎么办啊?吃的东西又被抢空了,连点糖都没剩下。”温刚揉着自己被揪痛的头发,插话问道。

    温妈妈此刻眼里只看见自己那宝贝儿子了,跟在他身后,不停的问他这里痛不痛,那里有没有伤着,倒搅得温刚有些烦躁起来,不耐道:“娘,咱们车上还有没有什么吃的?”

    “没了。”温妈妈低头想了想道:“仿佛就剩下一小袋盐。”

    “我去拿。”温柔立刻接了话,又嘱咐温刚道:“打一锅水来煮上。”

    等水开了,温柔拿碗舀了水,又溶了少量食盐进去,这才找了块干净帕子,在锅中的开水里漂过,取出拧干,沾了淡盐水,掰开少年的掌心,替他的伤口消毒。

    盐水沾在伤口上,肯定是很痛的,那少年轻轻呻吟了一声,拧起了眉头,只是还没有醒。温柔看见他的手掌被割得皮破肉烂,都替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孩子,真是够狠的,居然能把自己伤成这样!想必方才他就是仗着这一口狠气,才能逼走灾民,救了众人。

    处理完他的伤口,温柔长吁出一口气,拿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发现并没有发烧的迹象,这才稍稍放下了心,又煮了一锅水,让小环舀了一碗喂给他。眼下深更半夜的,实在没处找食物,只能让少年先喝点水,补充一下他体内因流血而丧失的水份,一切,等天亮再说了。好在那几个灾民也受了不轻的伤,应该不会再回来,温柔关紧庙门,这才一**坐下,觉得先前被捏的手腕处肿痛难耐起来。

    此刻众人安全了,都坐在那里各想各的心事,就连那两个同样被抢的书生,也重新生了一堆火,彼此对望着苦笑,静默无声。

    温妈妈坐在温刚身旁,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想起方才的惊险场面,不觉紧紧的拽住了儿子的衣袖,仿佛生怕他会突然消失在自己面前一样。不过待到她后怕渐退,想起被抢的钱,又心疼起来了,忍不住念叨道:“咱们原先在元昌城里住的不是挺好的,何必费事搬什么家呢?这下可好,银子被抢光了,这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啊……”想到伤心处,她悲从中来,又拿帕子抹起了眼泪。

    唉,如花这个娘还真是水做的,那眼泪淌得都快赶上林黛玉了!温柔被她哭得头痛万分,又不好说她,只得闭起了眼来假寐养神,假装什么也没听见,静等天亮。

    熬过一宿,待天色蒙蒙发亮时,温妈妈就急着催促车夫套车,想要赶紧离开这鬼地方。温柔见那少年仍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不禁有些为难起来。昨夜承了他的救命之恩,此刻肯定不能丢下他不管,但若是要带他走,那林子里头的那具尸首又怎么办?现在想来,那尸首与这少年一定有什么关系,或是亲人,或是朋友,古人讲究入土为安,总不能任其曝尸吧!

    她犹豫了一下,将自己想要埋葬那尸首的想法说了出来。死者为大,这回就连温妈妈都不反对了,其他人当然更没意见。车夫想起自己车上还备了把铁锹,便自告奋勇的说要去挖坑,温刚执意跟着他去,温柔便让温妈妈看着那少年,自己同小环出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舒散一下心里的郁结。

    清晨的空气还有些凉,从庙里出来,温柔不禁被冷风吹得打了个寒噤,不过她眼尖,忽然望见庙旁长着许多肥嫩的马齿苋,立刻走到近前,满心欢喜的蹲下身采摘起来。

    “姐姐,你采这个干嘛?”小环不解。

    “这是味道很不错的野菜。”温柔笑道:“你小时候应该吃过吧。”

    “不记得了。”古代野菜是很不值钱的玩意,遍地都是,除了没米下锅的穷人,谁也不会去吃它。小环很早就同刘嫂一起卖身到了赵府,吃穿不算差,自然用不着吃这等东西裹腹,但她想起赵府,脸色多少有些黯淡下来,不再言语,只默默的帮着温柔采摘起马齿苋来。

    不一会工夫,两人便采了满满一兜马齿苋,温柔让小环先拿去洗净,自己在附近寻了半天,找到一些野蒜,回去又钻入大车里乱翻了一阵,居然被她翻到两把粳米,忍不住大呼幸运!

    她将粳米和野蒜拿回庙里,见那两个书生早就不晓得走到哪去了,也不理会,只动手调理起小环洗净的马齿苋来,先烫了一半,洒上盐和野蒜拌了个凉菜,尝尝味道虽然单调了些,好在野菜嚼起来本身就有一股清新的香气,缺点作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拌好凉菜,温柔再将那两把粳米投入滚水锅里,慢慢的熬起稀粥来,等到粥滚,再投入马齿苋,加点盐,便是一锅热气腾腾的野菜粥,赶先舀了一碗出来,喂给那少年。

    待得车夫和温刚回来,大家这才轮流喝了碗稀薄的粥,分光了马齿苋拌的凉菜。这顿早饭虽然少得可怜,但好歹胃里有了点食,众人便觉得僵冷的身上有些热乎起来,开始起身收拾东西,离开这座破庙。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