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红杏泄春光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又误会了

    两人默然无声地走过一条街,拐进一条小巷,这才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看看左右没人,想要开口,结果同时说出话来,彼此都没听清,不觉又相视一笑

    “方才我差点被吓死了!”小环抚了抚胸口,犹有余悸。自昨天的事发生后,她一直形如槁木,整个人都完全失去了生气,没想到吃了刚才那一吓,倒稍稍回复了一些往日的活泼,向温柔道:“姐姐,他们找的是不是我?我没瞧清那画像,只扫了一眼,觉得不太像。”

    温柔好笑道:“自然不像!要不咱们还能好端端站在这里说话吗?不过我觉得他们要找的人就是你,发式衣裳都是像的,就连你耳上往日常戴的银丁香都神似,偏偏只是人不像。”说着她忍俊不禁道:“你不知道一开始我吓得腿都软了,待看清那画像后,实在想大笑,只是不敢,憋得好辛苦!”那画像,不像也便罢了,画上的人偏还长着大脸庞,小眼睛,蒜头鼻,估计上千个人里也挑不出一个那样丑的。

    小环闻言嗔怪地推了温柔一把道:“姐姐你看见画得不像也不事先给我提个醒,害我吓个半死,酒都全醒了。”

    “那两名官差直着眼珠子瞪我呢,那种情形下,我哪敢提醒你!”温柔忍不住拿手往她的鼻上刮去,没好气道:“再说了,让你在知味斋等我们来着,你倒好,竟一气灌了三壶酒下去!我是被事绊住去得迟了,你酒也差不多醒了,若是去早了,是不是还得雇两个人把你抬回去?”

    “我……”小环低下头去,揉扯着衣角道:“我一个人害怕,想着酒能壮胆又能忘忧,这才……”

    “好了,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担心你。”温柔打断她的话,掺着她慢慢往前走。

    惊险过后小环酒全醒了,神智也清爽多了,此刻想起重要的事,忙问道:“姐姐怎么是你来找我?你赎身出来了么?我娘呢?她在哪里?”

    “你娘有事去办,让我先来找你。”大街上,温柔可不敢把刘嫂的事告诉小环,万一她冲动起来,做出什么蠢事,岂不是又搭上一个?只好拿话先敷衍着她,等回去再说,因此勉强笑道:“我赎身出来了,今后我们两个又能在一块啦。”

    “真好。”小环是真心替温柔高兴,只是想起自己遭遇到的事情,又黯然神伤起来。

    温柔怕她多想了,人又变回那种木木呆呆,不言不语的样子,教人看着心疼,于是连忙拿话岔开她的心思道:“我只是奇怪,为什么那画像竟完全不像你。”

    小环低头想了想,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想必官衙里请的画师太差,自然就画不像了。”

    温柔在这世界里待了一段时间,早知道她们这样卖了身的丫鬟,是没有户籍的,只在主人家的财产单上留个名字和年纪,万一走脱了,府里必定要派个人去官衙里备报,将走脱之人的外貌特征细细描述出来,再请画师画张可供通缉的画像。虽不能像现代照像技术那样完全逼真,但大致的脸形、五官应该还是有几分相似,不至于差得这样离谱。因此她前思后想,也想不明白,小环的那张画像,为何如此不像,只得暗自猜测,难道是苏氏与李氏暗斗,特意为之,让人找不到小环?

    猜是如此猜了,温柔自己也不信苏氏会为一个逃脱的小丫鬟费这么大周折,只得把疑惑压在心底,微微笑道:“还是刘嫂好心思,替你男装了出来。”

    “是呀,娘很细心的。”小环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耳洞,后怕道:“幸好他们也没有发现我打的耳朵眼儿,不然就惨了。”

    想必是逃离了赵府,不必触景生情,何况府外的气氛轻松自由,不像府内那样需要小心翼翼,小环虽然神色还是很黯然,但毕竟还年轻,经受得起挫折,本性又活泼,这会总算肯多说几句话了,又道:“姐姐你知道我是怎么逃出府的吗?”

    温柔摇摇头,说实话,这个问题她一直也很想知道。虽然刘嫂在府里待久了,与下人们相熟,但想要买通人将小环放出府,恐怕不是容易的事吧?谁也不敢担这么大的干系啊!

    “我娘竟然想得出,将我藏在送水车里混出府去!”小环皱皱眉道:“她说她本想将我藏在粪车里混出去的,只是那个太脏臭,怕我受不了,她想来想去,想起每日大清早天还未亮时,总有人赶着送水车进府,车上水桶里装着城外的山泉水,是预备给主家煮粥泡茶用的,因这车每日都来一回,也没人仔细盘查,她就买通了车夫,将我带了出来。”

    小环这一说,温柔才记起,似乎每日里总有人会提上两桶水到赵颜的院子里来,说那水是给姑娘泡茶喝的,她尝过,水质比普通的井水要清甜得多,没想到刘嫂竟能打起那辆送水车的主意,不禁叹息道:“她要是和你一起藏在水车里逃出来就好了。”

    “那车只藏得下一个人,娘说她等天亮就能混出府来,教我别担心。”小环说着,心里略有些狐疑道:“难道我娘她没出来?”

    温柔被她问得语塞,一时不知怎么答才好,恰好此刻已走到她租赁的那间房子所在的小巷口,便连忙带着小环往巷子里走去,道:“我在这里新租了房子,咱们进去再说话。”

    小环看见温柔对她的问题避而不答,心里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只觉胸口闷得慌,当下也只得忍耐着,静静的跟在温柔身后,往巷子里走去。

    及至走到赁下的房子门前,温柔上前去开锁。隔壁住的老寡妇不知道是不是一直守在门边听外面的动静,居然飞快地打开大门,站到了门边,冲着温柔喊:“定钱呢!你还没交足呢!”

    “啊——”温柔被她的大嗓门吓了好大一跳,无奈地苦笑了笑,将怀里揣着的铜板数足了数,交给她道:“这样够了吧?”

    老寡妇将手里的钱数了两遍,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够了够了。”不过她抬起头来看到温柔身后跟着的小环,不禁又眨了眨眼,诧异道:“咋又是个闺女?”

    这眼神,还真毒!温柔黑线道:“闺女怎么了?婆婆,这是我表妹,今后她就住你那房里,还请婆婆多多照应她。”

    老寡妇眨眨眼,悻悻然道:“还以为你私奔,要带个男人回家呢!俩闺女这么遮遮掩掩的做什么?”

    一番话,说得小环无言,温柔哭笑不得。怪不得先前她接自己的话接得如此顺溜,答应不去左邻右居乱嚼舌头呢!敢情又是误会了!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