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红杏泄春光

正文 第四十二章 赁房落脚

    再回去问耽搁的工夫就大了,横竖大酒楼一定座落在最繁华的商业街上,温柔遁着记忆,往来时的路上走去,一路还留神打量周围有没有出租的空房。不过走着走着,那些繁复的小巷就让她转晕了头,似乎有点迷路,好在运气不算差,当她在一条僻静的小巷里来回兜了三个大圈的时候,终于看见掩在角落里的一扇门木上,贴着吉屋出赁的红字条。

    温柔心里一喜,掂了掂怀里还债赎身后剩的十两银子,很有底气的上前敲响了那扇门。结果等了半天,里面没人出来开门,倒是隔壁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从里头探出张满面皱纹的老脸来。

    原来间壁住的是个积年的老寡妇,只有一个儿子,偏偏前两年染病死了,就留下这所房子给她。老寡妇没多少积蓄,一个人住着这房子又嫌太大,于是在院子中间砌起了一道墙,临巷的外墙上又重开了一道门,将这房子隔成了两半,一半留着自住,另一半打算租出去收点租钱,也好盘缠着度日。

    单看外面那单扇的木门,温柔觉得这房子挺小,待老寡妇开了门后进去一看,发现里面地方还挺宽展,有一个长满杂草的小院,底层三间房,一明两暗,边上还有个可以生火做饭的小厨房,楼上则是个小阁楼,可以用来存放杂物,一家三口住在里面,是很舒服的。可是老寡妇要的租钱太高,一月需五百文钱,温柔又没功夫同她磨价,灵机一动,便问自己若是租了她这房后,能不能再多安插个人住到她单住的那半所房子里去,只要有个地方睡就行了。

    “行啊!”老寡妇眨了眨眼,瘪着嘴道:“多个人住,我也有个照应,免得到时得个急病死在屋里都没人知道!只是这租钱……”

    “要加多少?”小环同自己一块住并不安全,因此温柔心里一直盘算着要租两所房子,和小环分开住,只是这样一来每月费的钱就多了,何况临近的两所空房也不好找,若是住得远了,不但不方便,她也不放心,此刻若能稍加点钱就解决掉这个难题,无论从省钱的角度还是从方便安全的角度来看,都是不坏的打算。

    老寡妇不知道是不是眼睛不好使,说话有眨眼的习惯,她想了半天,向着温柔眨眨眼道:“加二百文钱吧!”

    “打劫啊!”温柔差点就跳起来,多住个人,加张床需要二百文钱吗?用来买烧饼都可以吃大半个月了,但小不忍则乱大谋,她还是耐心问道:“便宜点,加一百文钱好吗?”

    老寡妇不说话,只盯着她看,半晌,忽然道:“闺女,你还没嫁人吧?怎么一副妇人打扮?”

    温柔吓了一跳,刚才还怀疑她眼睛不好使,现在却觉得她简直比孙悟空的火眼金睛还厉害,嫁没嫁人都能看出来?她想问这老寡妇到底怎么瞧出她没嫁人的,只是这样一问,岂不是又不打自招了?于是只瞪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瞧瞧,脸都没开!”老寡妇说着,又眨了眨眼。

    温柔算是败给她了!忽然觉得租这个精明得都快成精的老寡妇的房子,同她做近邻,似乎不是什么英明的事,但她急着去找小环,找到后,总不能领着她满大街转吧?因此十分有必要事先租下个落脚的地方,难得凑巧走到这里,巷子僻静,离街应该也不太远,再要找这么个地方,还不知得费多少时间,她考虑了一会,最后咬咬牙道:“好吧!婆婆你开的价我分文不还,但是我租这里就图个耳根清静,不喜欢听见左邻右舍们的闲言碎语,今后婆婆你……”

    温柔话未说完,那老寡妇已然眨着眼接话道:“老婆子年纪大了,眼花耳聋,嘴里牙也没剩几颗了,就留着吃饭使呢,哪有工夫到处嚼舌头去?”

    这样就好!温柔提着的心略略放下了一些,原本就想多给点钱,先堵着老寡妇那张嘴,反正她租这里也是暂住,等了解适应了外面的世界,再打听清楚刘嫂的情况,同小环商量过后,她肯定还要找地方搬的。天下地方大了,何必单窝在这个城里,成天提心吊胆呢?

    可是她在古代没租过房,不知道都需要办哪些手续,当真定下之后,又犯踌躇了,问那老寡妇道:“还需要找中人写个文书吗?”

    老寡妇望着她只是暧昧的笑,笑得她都快抓狂了,不知道自己浑身上下到底还有哪里不对劲,总算在她开口询问之前,那老寡妇发话了,“哪需要这么费事?再说这左邻右舍住的人,也没几个能识字的,找街上的写字先生又要多破费银钱,你只需住满一个月,交一个月的租钱,我再同里长打声招呼,方便你日后交纳官钱,这就成啦!”

    就这么简单?温柔顿时松了一口气,但随即想起老寡妇所说的交纳官钱,这是什么意思?她细细寻想了一会,才终于恍然,大概是指交纳赋税吧。这个事不急,等以后慢慢观察打听了再说。

    老寡妇见温柔神思恍惚,抬脚就要离开,不由急了,在她身后喊道:“钱哪,你还没给钱哪!”

    “什么钱?你不是说住满一个月再交么?”温柔顿住脚步,回过头来。

    “话是这么说,但你多少也得给我交点定钱啊!”老寡妇急道:“不然你若去了不再回来,或是住两日偷偷溜了,我找谁要钱去?”

    果然是无钱寸步难行!温柔苦笑道:“交多少?”

    “半个月租钱吧!”老寡妇心里算计了一下,摊开一只粗糙老手道:“三百五十文钱!”

    温柔可不傻,万一这老婆子收了她的钱去,又转租给别人怎么办?因此也摊开手道:“一手交钱,一手交钥匙!”替门换把新锁,也得花不少钱吧!

    老寡妇眨着眼瞅了瞅她,咕哝道:“小妞儿倒精明!”说着,她解下系在裤腰带上的一把钥匙,丢进温柔的手里,温柔则将身上剩的所有铜钱摸了出来,往她手里一塞。

    “哎,怎么还不够一百文钱!”老寡妇拿手掂了掂,觉得重量不对,又数了半天,才发现上了温柔的臭当,顿时跳起脚就要骂人。

    温柔此刻拿着钥匙已跑得稍远,听见她在后头骂人,只吐吐舌,回过头道:“身上带的钱不够,我一会回来补给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