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红杏泄春光

正文 第四十章 初归温家

    温柔前脚踏出赵府大门,后脚就想去找小环,但是她低头看了看身上,觉得这副打扮上酒楼去实在太惹眼,何况她自从穿越过来后,还从没出过门,不知道这世界里年轻女子单身上街的多不多,若是不多,走出去必定醒目,想了想,还是乖乖跟在如花娘的身后,往“家”里走去,认认路也好,免得到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回去

    一路上她顺便观察了一下城内的街市,觉得道路还算宽畅,除了几条主要的街道是用青石板铺设的之外,其余小道多半都是黄土路,上面铺了层碎石细砂,看上去倒是干净整洁,只是不知道下过雨后,会不会泥泞不堪。

    街市两侧多是商铺,也有一些地方集聚着做小买卖的摊子,摊主除了个别在忙碌的之外,无一不在直着嗓子大吼,以便招徕生意,远远瞧去,热闹之极。但这些不是温柔最关心的事,她只留神打量过路的行人,不出所料,道上行人多半都是男性,其间夹杂着不少梳髻的妇人,当然也有一些蓬门小户的未嫁女子,但她们身边多半跟着年长些的妇人,较少单身独行的。

    看来这地方也讲究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温柔暗自叹了口气,突然觉得没嫁人也是件麻烦事,行动多少有点不方便。

    走过一条街,转进一条逼仄的小巷,她见这道旁多半都是带着小院的住家,巷中不少奔跑着疯顽的孩童,忽然问道:“娘,你知不知道哪里有空房子赁租?”

    如花娘的脚步顿了一下,疑惑地转头望她道:“怎么想起问这个?”

    温柔在心里掂量了片刻,觉得小环的事最好还是不要告诉她,最先同刘嫂商议时,是因为自己还未赎身出府,不得已,才考虑到让她帮忙安置小环,可是眼下自己已经自由了,小环的事情,还是少一个人知道为妙,起码不用担心如花的娘哪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泄露了风声,于是笑道:“我想着家里地方小,我又回去了,住着不方便,不如找间带小院的房子搬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她心里也有点悬着,不知道话里有没有漏洞,但是如花家那么穷,按道理应该也住不起好房子吧?因此还是硬着头皮说了。

    谁知她这话一说,如花娘立刻泪眼婆娑了,叹道:“咱家那屋子,夏天漏雨,冬天灌风,自从你爹去了之后,越发破败不堪了,娘何尝不想搬个宽展些的住处?只是手头不宽裕,如今你赎身出来,使钱的地方更多了,能省些就省些吧,即便熬到你弟弟大些,能做活挣钱了,也得替你预备嫁妆,将来嫁出去才不会受婆家白眼。”

    自从见了如花娘之后,第一次听见她替女儿的将来考虑,温柔心里禁不住一叹,到底是母女连心,她还是放了几分心思在如花身上的,不过若是穷困到了无能为力之时,估计女儿还是会被丢到一旁,儿子至上,但她好歹还有这份心思,如花也不算太冤了。

    不过温柔想了想,觉得还是搬地方住好,毕竟她不是原来的那个如花,家附近住的邻居她一个都不认得,很容易就漏了馅,再说如花一家在那地方住久混熟了,基本家里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略有些风吹草动,没准左邻右舍便都知道了,还不如搬去陌生地方,重新开始新生活,妥当的多,即便要多花钱,为了安全,那也只能花了,因此还是执着问道:“赁个带着小院,三间房屋的住处,得花多少银子?”

    如花娘想了想道:“这可没个准数,若是离街近些的,就贵,若是偏僻点的,一个月总也得花上三五百钱吧。”

    温柔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松了口气,还好,不算太贵,暂时还能负担得起!

    “其实若是有银子,典房住更好。”如花娘又补了一句,温柔忙问,“为什么?”不过话刚出口,她就后悔了,毕竟这种市井生活的常识,她不知道,如花不应该不知道吧?

    果然如花娘奇怪的瞥了她一眼,好在也没追问,径自道:“花上十数两银子,典间房住,过上几年,等人家还了钱再找地方搬,本金一文不少,又不用付租钱,岂不是更好?”

    原来典房就是抵押房子的意思呀!温柔总算弄明白了,不过她可没这么多钱去典房子住,何况她不像古代人,得了点金银就往屋子里藏,恨不能用来压上几十年的箱底,到老掏出来换副棺材。她若是有钱,怎么着也得想办法让钱再生钱啊,要不万一通货膨胀,钱不值钱了,她找谁哭去呀?于是摇摇头道:“咱们没钱典房,还是赁一个吧!”

    “真要赁?”如花娘吃惊道。

    “要!”温柔很坚定的点了点头,她不但要租房,而且一次还要租两间呢!不过这话却不能对如花娘说了,她只是道:“娘你放心,钱怎么花我心里有数,大富大贵我给不了你,但日后也不至于让你和弟弟挨饿。”

    说着,她暗自长吁出一口气,感觉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但是从良心上讲,她实在无法对如花一家就此撂手不管,还是等温刚长大些,能挣钱养活自己了,再把担子挪给他吧!横坚也就这两三年的时间。

    两人一路说着话,回到了温家,因屋里有人,门是大开着的,温柔一掀帘子进去,先闻到一股略带潮湿的霉味,其中夹杂着人呼吸**的复杂气味,还有烂白菜那略带甜气的沤臭味道,着实令人难受,便连忙将帘子敞开通风,又支起窗子,这才放眼打量起这间窄小阴暗,四处都堆着杂物的屋子。

    “哎,你怎么开了窗子,屋里的热气都放跑了,万一让你弟弟受了凉,这可怎么好!”如花娘连忙想要去关窗,温柔将她止住了道:“屋里空气还是流通一下好,不容易生病,一会再关窗吧。”

    说话的同时,她一眼就看见屋中一张床上半躺着一个羸瘦的男孩,约摸十二三岁的年纪,同小环差不多大,蓬乱着头发,脸儿黄黄的,模样倒还清正,此刻正睁大眼睛,吃惊的盯着温柔,半晌,激动地唤了一声,“姐!”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