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红杏泄春光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赎身出府

    温柔这会感觉有点晕,刚刚还沉浸于刘嫂被捉去送官的悲痛中,这会突然听见苏氏说她可以赎身出去了,这一悲一喜的反差实在太大,令她当场就在原地愣住了,待看见李氏狠狠扫了她一眼,带着两个贴身丫鬟走开时,才从悲喜中回过神来。仔细一想,明白自己被苏氏亲口允了赎身的事其实是极其幸运的,若不是李氏借着小环的事压了苏氏一回,苏氏又借着自己作伐,反将了李氏一军,恐怕她想顺利赎身出府,还很困难。

    “走吧,回去了。”赵颜见苏氏和李氏斗着气,全走开了,她父亲又在静养,她也不好去打扰,只得迈步往自己的院子走去,边走边向温柔道:“怎么突然就说要赎身?我从前可没听你提起过。”

    温柔微微抬眼,看见雅琴和书兰望向她的目光里流露出掩也掩不住的妒意,不想在这种关键时刻还惹事,只低下头轻声道:“这事我娘也是昨儿个才向我提起,本想回了姑娘,只是不知道得拿多少钱才能赎身出去,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就没告诉姑娘,没想到今日夫人开了恩,准我原价赎身……”

    “出去也好,嫁个本份点的人,好好过日子。”赵颜忽然极为感叹的说了这样一句话,倒让温柔微微忡怔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认真算起来,赵颜此刻的年纪不过十四五岁,似乎也早熟了点,不过在赵府这样复杂的环境里生活,又成天看见自己的娘与父亲小妾之间的勾心斗角,恐怕也早就生出疲惫感了吧。

    “可惜了。”赵颜又嘀咕了一句。

    “姑娘可惜什么?”书兰忍不住插话问道。

    赵颜微微一笑道:“如花的做菜的手艺不错,她来了没几日,我倒觉得胃口好了许多,脸上也见肉了,她这一走,我又得成天吃大厨房里做的东西,自然觉得可惜。”

    雅琴闻言不服气地噘噘嘴道:“她那两手,我看了这几日,也学了些,下回我给姑娘做吧。”

    “你?”赵颜讶然笑道:“你拈个针绣个花自然是好手段,若要说做菜,恐怕还不如书兰呢!”说着,她又惋惜道:“说起来刘嫂做菜的手艺也还好,只是没想到她……”

    听见赵颜的话事涉主家,三个丫鬟全都不搭话了,赵颜自个心里也觉得她爹太过好色,连小环这样小年纪的丫鬟都被他弄上了手,实在不成个体统,但这样大不敬的话,她却不能说出口,只在心里想想,也觉得有些不孝,于是连忙撇去这心事,转头向书兰道:“回头拿二两银子赏给如花,也算她服侍我一场。”

    温柔没想到赵颜会打赏她,连忙道谢,心里却有些惊讶,她一直以为赵颜不怎么喜欢她呢,虽然面对她时神色总是很平和,却极少露出笑容,也没有特别重待她的意思。

    待到将赵颜送回院子,温柔收了书兰递给她银子,临别时,却不得不向赵颜磕下头去,以全这一段日子来的主仆恩情。磕头这件事,对古人来说兴许是家常便饭,对温柔来说却很是为难,她犹豫了一会,才咬牙跪下,心里自我安慰着:入乡随俗,入乡随俗……

    辞了赵颜,温柔急忙赶到西角门,如花的娘已在那里等了半天了,还以为温柔出了什么事,急得坐立不安,见她进门,立刻探问道:“可是这府里出了什么事?方才管家的大爷们还不许我进府……”

    温柔心急小环,哪有心情听她说完,急着拉起她便道:“夫人允了我原价赎身出去,你快随我去见夫人。”

    蔡婆子在一旁听见,连声恭喜她,温柔耐着性子应付了一会,又塞了五十文铜钱请蔡婆子喝茶,向她道别后便带了如花的娘去见李氏。路上她偷偷将刘嫂给她的银子取了六两,让如花的娘揣上,一会好替她赎身。两人急急到了李氏住的西屋门外,等人通报的当儿,她才仔细嘱咐了妇人几句,让她好好答话,不要慌张。

    李氏心怀不甘,果然百般刁难,先问温柔为什么想赎身,又问她家里怎么忽然有了钱替她赎身,幸好这些话温柔早就思谋周全了,与如花的娘按照约定好的说辞,一五一十的答了,李氏还待再问,这时金玉忽然从屋外走进来,慌张地向她禀道:“夫人,我在府里寻了个遍,也没找见小环。”

    “怎么会找不到?”李氏大讶道:“许是见她娘出了事,心里害怕,躲在哪个旮旯里了,多派点人,再去找!”

    金玉答应一声出去了,温柔心里却是雪亮,知道小环早就逃出了府,就算李氏掘地三尺也找不出来的,不觉低下了头,生怕李氏在她脸上瞧出什么破绽。

    李氏此刻倒没心情去刁难温柔了,她修长的指甲轻叩着手里的茶杯,心里寻思着小环到底会躲到哪里去,她得赶在苏氏向老爷说清刘嫂的事之前找到小环,逼她供出与刘嫂合谋下毒的口供,一来为了与苏氏作对,二来斩草要除根,刘嫂是个心狠手辣的,她女儿想必也好不到哪去,留着这么个**狐狸,终究是个祸害!

    温柔在地下站了半天,见李氏只顾着沉思不语,知道她心里转的肯定不是什么好念头,越发着急出府去找小环,可是又不能催促李氏回神,只得耐着性子继续站下去,总算等到李氏发现这屋里还杵着两人,秀眉一拧道:“还站在这里做什么?锦绣,你带她们去帐房交了银子,记得快点回来,我还有事使唤你呢。”

    李氏现在看到温柔就想起苏氏,心情坏得不得了,偏偏苏氏已经答允温柔赎身,她再刁难也没用,不如赶紧让她离了自己的眼,图个清静!

    温柔巴不得一声,给李氏磕头的时候,只当拜死人了,在心里诅咒了她两句,翻身起来,带着如花的娘去帐房交了银子,办好赎身的琐碎手续,取回了卖身契就去苏氏房里想要向她致谢,谁知过了一会扫红出来道:“夫人倦了,说免了,让你好生去吧。”

    少磕一个头,温柔高兴还来不及,但对于苏氏,她还是心怀感激的,低着头在门外说了几句愿苏氏身体康健的吉利话,才拉着如花的娘往府外走。

    走到侧门,如花的娘见温柔当即就要迈步出去,不觉拖住她道:“你的东西还没收拾呢!”

    “东西?什么东西?”温柔好笑道:“不过是两件衣裳,一床被褥,有什么好收拾的?这府里的东西,我一件都不想**去!”若不是身上衣裳没法脱,她甚至连这一身代表丫鬟身份的青衣都不想往外穿呢!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