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红杏泄春光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走为上策

    刘嫂的话,怎么像在交待遗言?温柔心里涌起一阵强烈的不安,不觉脱口问道:“你不带着小环一块走?”

    一句话提醒了现在那个神思恍惚,人看上去木木然然的小环,她惶恐地拉着刘嫂的袖子哀求道:“娘,咱们一起走!”

    “自然一起走!方才那番话,我不过说着防个万一,若不慎出点什么事,我预早安顿好了你今后的活路,也安心”刘嫂说着轻抚了抚小环的发道:“放心吧,我先替你们安排出府,暂时没人会发现你们不见了,我呢,到时借着清早买菜的机会也偷溜出府。”

    她说着又道:“你们出去后,先在城外那座小荒庙……不,不行,若逃出去了,赵府一定会派人去寻你们,城外反而不安全……”她低着头寻思了一会接着道:“去知味斋等我吧!城里许多年没有宵禁了,那酒楼日夜都开着,如花你还能顺便再卖几道食单给那掌柜,多凑点钱防身。”

    若不是此刻正满腹心事,刘嫂这几句话都能叫温柔替她喝起彩来!逃出了府不躲藏在偏僻安静之处,反而大摇大摆置身于闹市之中,谁又能想到两个出逃的丫鬟会躲在城内的大酒楼中呢?刘嫂果然精明!但是,温柔心里还有几分犹豫,真的到了不得不逃的地步了吗?她踌躇着开口道:“我约了我娘明儿来府里替我问赎身价的,她对此事还不知情,若是逃了,岂不是要连累到她?”

    刘嫂眉头一皱,沉声道:“你娘明儿打哪个门进来?我替你拦住她,叫她立刻回家收拾了,去知味斋寻你吧!”

    不妥!这样一来,岂不是连如花一家都牵连上了?拖家带口的,在外面躲躲藏藏,稍有不甚就会出岔子,这绝对不是什么稳妥的法子!这件事,到底是刘嫂因疼惜女儿而有欠思量了。温柔想了半天,还是摇头道:“不行,我家里还有个正在生病的弟弟,四五个人,太惹人注目了,根本逃不远也藏不住行迹。”

    “这——”温柔说的是实情,四五个人一起躲躲藏藏,容易泄露行踪不说,就是吃饭穿衣的问题都很难解决。刘嫂一时间也没招了,在屋子里团团转着,急得仿佛热锅上的蚂蚁,这么凉的天气,她额角还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你听我说。”事已至此,温柔反而冷静下来,她仔细盘算了一会,抬眼直视刘嫂道:“明儿一早天不亮,刘嫂你先想法子将小环送出府去,随后你再借口买菜,也出府去,我让我娘去知味斋接你们回家躲几天,等我赎身出了府,大家再一起合计一下今后究竟该怎么办。好歹这样我就不用躲躲藏藏,有什么抛头露面的事,也可以有个人去应付。”

    说着,她转头问小环道:“你一个人出去,想必心里害怕,不过暂且忍忍好吗?过不了两个时辰,你娘就会去寻你的。”

    小环面露难色,但知道这是目前最安全的法子了,只得点点头。

    “你这法子不错,只是也有不妥之处。”刘嫂细想了想道:“事儿赶得太巧了,平素谁不知道你同小环要好?现下她一出事,你就要赎身,难免惹人怀疑。住在你家并不安全,不如劳烦你娘替我们寻个住处,暂且躲躲。”

    温柔边听边默默点头。

    刘嫂说完转身去开箱子,从里面取拿出一小包银子,塞到温柔手里道:“你上回卖食单赚的那两个钱指定不够赎身,这些银子你拿去花吧。”

    按身价银子翻倍来计算,温柔赚的那些银子的确不够赎身,刘嫂再一逃,更是没人替她卖食单了,为了顾全大局,她也不推脱,不过接过银子瞧了之后,她却不安道:“太多了,用不了这些!”

    “事到如今,我照实说吧!”刘嫂面露愧色道:“这十五两银子里,有十两是昨儿我替你卖食单时,克扣下来的……”

    说到这里,她不等温柔和小环有所反应,先向着温柔赔罪道:“这事是我对不住你,我在这里向你赔罪了,好歹请你原谅我这一回!”说着,她慎重地向温柔施了一礼。

    温柔初闻此事自然吃惊,但她在现代待得久了,也见过别人吃回扣的事情,再说此刻担心着小环,倒也没将此事太放在心上,连忙扶刘嫂起来,叹口气道:“咱们这会也别计较从前的事了,还是商议正事要紧。”

    刘嫂依言起身,看了看温柔道:“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今日之情,我记在心上了,日后有机会再报吧!只是还有一句话,我不得不事先嘱咐你。”

    见她说得慎重,温柔忙正色道:“刘嫂你有话就直说吧。”

    “你可仔细想好了,若是现下不同小环一块出府,万一二夫人不让你赎身,到时可就没人再帮你逃出去了!”

    刘嫂说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温柔开始有些摇摆不定了,但是她权横了一下得失,咬咬牙道:“我还是赎身出去吧!这样需要躲的只有你们二人,成功机会大一些!不然我们五个人,实在没处藏。再说二夫人早就视我为盯中钉,大概也巴不得我早些离了她的眼,应该不会不让我赎身的。”

    “那好,我立刻就去准备小环出府的事,你赶紧收拾一下身上,回三姑娘那里,别人若问起什么,你只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说话千万别露了破绽。”

    刘嫂做事还是很果断的,想的也周到,温柔点点头,仔细记下了她的话,将那一小包银子藏好,然后整了整头发和衣裳,再看小环,她坐在那里神色凄苦,咬着唇似乎想要对自己说什么,但终究没有开口。

    这时候,温柔也顾不上自己的行为举止是不是符合古人的标准了,上前紧紧地将小环搂了一下,在她耳边轻声道:“坚强点,姐姐不能陪你出府了,你自己一定要小心,记得千万别做出什么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小环也不知听进去没有,只是抱着温柔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眼见天色已渐渐黑了,时间紧迫,温柔无法再拖延下去了,只拍了拍小环的肩道:“别哭了,过两日我们就能在府外见面了,至于你的仇,早晚有一天我会替你报的!”这是慎重的承诺,她说的极其认真。

    话毕,她狠狠心放开小环就往屋外走去,及至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再看了刘嫂与小环一眼,便毅然仰起头,面上露出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大步走了出去。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