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红杏泄春光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惊天霹雳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温柔心里又急又乱,只是理不出头绪来,没奈何,只好紧跟在小环身后,往大厨房那边追去,还未跑近,就看见小环扑在刘嫂怀里,哭得几乎要背过气去,刘嫂则是一脸慌乱,低着头不停地追问小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另几位厨娘,站在旁边指指点点,脸上神情不一,不知在议论些什么

    “刘嫂,先把小环送回家去吧。”温柔连忙跑上前,在小环背上轻拍了几下道:“她现在情绪这么激动,是问不出什么事来的,不如先让她冷静一会。”最重要的是,这些厨娘围在旁边竖着耳朵等着听八卦的样子实在太讨厌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只要经了她们的耳朵,估计不用片刻工夫,全府下人都知道了。

    刘嫂见女儿哭成这样,心里慌作一团,一时就没了主意,听温柔这么一提醒,才醒悟过来,与温柔两人搭着手,将小环扶回了屋里。那些厨娘本想跟过去,可是手上的事情没做完,又被刘嫂回头狠狠瞪了一眼,这才不甘地作鸟兽状散了开去。

    小环一路上哭个不休,问她什么都不肯说,及至回到了屋里,更是滚到床上,埋头在被子里,任人怎么问都不肯吱声了,唯有露在外面的身体在轻轻颤动,时不时发出一声哽咽,哭得气都快喘不过来的样子。

    “诶——诶——”刘嫂急得一个劲地叹气,在屋里来回踱着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说,娘怎么帮你啊?”

    “刘嫂,别急,等她哭够了,自然会说的。”温柔嘴里安慰着刘嫂,其实她自己心里也着急的很,但眼前这种情况,不等着小环冷静下来又能如何?

    心里慌,坐立不安,温柔忍不住又站起身来去给小环倒水,因手微微发颤,水洒了些到桌上,她又忙着去找抹布来擦,似乎总要做点什么事,才能让心神安定下来。等她捧着茶水回到床边,想叫起小环先喝两口水时,却突然看到了她被半压在身下的衣裳上那几点令人触目惊心的血迹!

    “你受伤了?”温柔急了,丢下茶杯就想去查看小环的伤势,可是手刚碰触到小环的身体,就发现她惶恐地往床里躲了又躲,终于开了口,被闷在被中的声音无助又微弱道:“不要……不要碰我……”

    刘嫂顺着温柔的目光望去,也发现了小环衣裳上的血迹,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她上前一把推开温柔,就去捉躲在床上的小环,口里急道:“死丫头你出来,让我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娘——”小环躲不过,发出一声悲鸣,从被子里钻出来,又扑进了她的怀里,抽泣了半天才哽咽道:“老爷……老爷他……”

    下面的话不用再说,刘嫂和温柔都立刻明白了,一霎那间,整个屋子静寂得连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见,但转瞬刘嫂就当先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凄鸣,搂过小环就哭道:“天哪!你才只有十三岁……才十三岁哪……那个杀千刀活该下油锅的老畜牲!他怎么能够……老天哪!你开开眼!你怎么不拿雷劈死那个该千刀万剐的老畜牲!”

    小环被她这么一哭,更是放开了嗓子号啕起来,整个屋子里只剩下那一声比一声高的凄惨哭声。

    温柔站在旁边目睹这一切,只觉手脚冰凉,仿佛身上所有的血液都一股脑儿冲上了脸孔,她心里憋闷地几乎发不出声来,那怒气仿佛快把她这个人都炸掉了,思绪也一下子碎成了零散的片断,只一直默念着:他怎么能够!他怎么能够!小环还这么小!他不是人!他是畜牲!他真的活该去死!去死!去死!

    “去死”这两个字在她心里无限扩大,一时间旧仇新恨都涌上了心头,她想起刚穿越过来时,受的那令她好几次痛得死去活来,夜难成寐的杖刑,想起在府里生活的这段日子里,忍受过的数不清的白眼和嘲讽,自尊几乎被践踏殆尽,再看到眼前这一对相拥着痛哭到几近昏厥的母女,心里的怒火被熊熊的点燃了,再也压熄不了!她一瞥眼,看到床头盛针线的笸箩里搁着一把明晃晃的剪子,立刻走过去默不作声的拿起,藏进自己的袖子里,然后疾步往屋外走去。

    “站住!”刘嫂在温柔声后厉声喝住她道:“你回来!你以为这样就能杀了那老畜牲吗?还没近身,就先被人拦下来乱棍打死了!”她内心虽然痛不欲生,但毕竟年纪大了,经历过不少事,理智还没有完全失去。

    温柔没有理会刘嫂,开了门就继续往外走,这个时候她早就浑身热血沸腾,头脑发昏了,只想着要替小环报仇,狠狠地往那畜牲身上捅上几剪子才能解气。这人要是一冲动,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至于她这行为是对是错,到时闯了祸如何善后,如何脱身,自己会得到怎样的下场早被她抛到脑后,根本想都没有去想。

    “站住!”刘嫂冲过去一把将她拖回来,见她还想挣扎着出去,当即就狠狠一耳光甩在了她的脸上。这一掌,直接将温柔打懵了,小环也停止了哭闹,缩身在床角默声哽咽,而刘嫂心里的悲愤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反倒更加冷静了下来,板着一张脸对温柔冷冷道:“把剪子放回去,小环的事,有我这个娘作主,你不要给我惹事!”

    温柔的牙将嘴唇都咬破了,与刘嫂对峙着立了一会,终于将袖子里的剪刀摸了出来,丢回了床头盛针线的笸箩里,半晌,才哑着声道:“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不甘心!”

    “不甘心你也得给我忍着!”刘嫂脸上的泪迹未干,但神色却出奇的冷静,斥责她道:“那个老畜牲值得你搭上一条命去杀他吗?话说回来,你若是能将他捅死,我也不拦你了,但明摆着你这个样子出去,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

    温柔低着头默然不语,她知道自己刚才冲动了,因此被刘嫂甩了一巴掌,心里一点也不怨,但小环若是这样被白白糟蹋了,她真的忍不下这口气?a href="http://WWW.XSHUOTXT.com" target="_blank">http://WWW.XSHUOTXT.com

    http://WWW.XSHUOTXT.com

    《杂谒庋桓雒挥姓嬲那兹耍直凰腥斯铝⒌娜死此担』返挠亚楸涞靡斐?晒螅墒堑背跄歉龅谝淮渭剿托ψ畔蛩桌撮祥Φ牧胬ⅲ衷诘乃词チ怂械纳癫剩斩炊疵CH坏模裰皇芫奈拗抟话闼踉诖步前瞪?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