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红杏泄春光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商量赎身

    妇人被她吓了一跳,睁着眼怔怔地看她,温柔苦笑了一下,不得不安抚她道:“娘,这事我主意已定,你就别再多管了”

    “唉——”妇人长叹了一口气,低下头去,轻声道:“但凡娘有些本事,也不想看你这样苦挨日子,既然你定了主意要赎身,那就赎吧……只是娘先前说的也是实诚话,你若是不听,将来吃了苦头……”

    估摸着蔡婆子快回来了,见她还要继续老生常谈下去,温柔只得果断地打断她道:“将来若有什么苦头吃,我绝怨不到娘身上,你放心吧!只是现下还有一件事不得不麻烦娘去办一下。”

    “什么事?”

    “赎身的事。”温柔想了想道:“明儿你把这五两银子给我带回来时,让人通传一声,去给夫人请个安吧。”

    听见要见赵府夫人,果然妇人又目瞪口呆地张大了嘴,半晌方道:“我这个样儿,夫人能见我吗?见了她,我说什么呀?”

    “说你要给我赎身!问她需要多少赎身银子。”这事温柔想了一夜了,估摸着眼下这十两银子不够赎身用的,因此才拿了一半出来,先解决温家的衣食问题,剩的五两,搁哪她都不安心,还是自己藏起来,等攒够了赎身银子,再一起拿给如花的娘,让她去赎卖身契。

    “可是……可是……”妇人可是了半天,终于道:“咱们的家底,赵府夫人清楚着哪!若是有钱,也不至于卖女儿,她怎会相信我有银子能给你赎身?别到时赖你偷了府里的什么物件,赎身不成,倒挨一顿打。”这也是她先前一直担心的,女儿忽然拿出这么多银子来给她,别是偷的吧?

    “我没偷没抢,他们没凭没据,怎么会赖我偷了府里的物件?”温柔沉吟了一会道:“这样吧,你就说我从小和一户人家定了娃娃亲,后来那人家遭了事儿搬走了,多年来一直没有音信,你只当这门亲事断了,谁想那家儿子前几日忽然来了,打扮得衣帽光鲜好不体面,想是家里发了财,还带了聘礼来同你商定吉日,要迎我过门,听说我被卖在赵府里当丫鬟,便自愿贴补点银子,替我赎身。”

    这一套话,听得妇人一愣一愣的,目光里流露出钦佩之意,但嘴里却连话儿都说不出来了。温柔看她那吃惊样儿,心里也觉好笑,总算当年上学时那些古典名著、话本小说之类的杂书没白看,编个故事扯起谎儿来似模似样的!唉,她也不愿意说谎哪,只是被迫无奈罢了!

    “娘,你都记下了?”温柔轻推推妇人,探问道。

    “记……记下了……”妇人将手在衣摆上摩挲了两下,咂舌道:“柔儿啊,你说我心里怎么就这么慌呢?赶明儿不会说错话漏了馅吧?要是夫人再问我别的事儿,我说不出来咋办哪?”

    “不怕,娘你回去再仔细琢磨琢磨,把夫人可能问你的话儿都想一回,扯两个谎就圆过去了,若是有想不明白的,你明儿先来见我时,问我就成了。”温柔知道,其实市井小民们的智慧并不低的,要是如花的娘与她同等身份的人谈话,好歹话了这么一把年纪,耳濡目染的事不算少了,随便扯一件出来都能自圆其说,最关键的问题是她天性软弱又没见过大世面,容易怯场,因此想了想又安慰她道:“你明儿同夫人说话时,别想着她身份有多尊贵,只当是同左邻右舍在话家常,放轻松一点就行了。”

    “哎,那我回去再琢磨琢磨。”妇人慌慌应着,有点神思不宁。

    先前温柔多少还怕她贪了自己的赎身银子,因此她先前提到钱搁在家里的打算时,温柔曾经动了怒,有些疾颜厉色,此时再看这妇人,见她也不是不想为女儿的将来考虑,只是世俗的观念让她更看重儿子,走到眼下这一步,应该不会昧了自己赎身银子,心里一松,气也消了,对她又温和起来。还能怎么怪她呢?只能叹息她家里穷,要是有钱,又怎么会卖女养儿?多半也是将如花当宝贝一样养吧,就像苏氏对三姑娘赵颜那样。

    两人在这屋里四目相对,各怀心思,忽然听见门外有人敲门,温柔知道是蔡婆子回来了,连忙赶过去开了门,见她买了四色点心回来,忙着要装碟儿,便笑道:“不用麻烦婆婆了,我娘说要走哪。”说着,她接过四色点心,取了两件糍糕递给蔡婆子道:“这些点心留着婆婆配茶喝吧。”下剩的,她递给妇人道:“娘,这些替我带给弟弟,让他安心养病。”

    “哎——”妇人连忙接过,心绪烦乱的她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只同蔡婆子随意闲话了两句,便告辞去了。

    温柔陪着蔡婆子吃了一盏茶,也告辞回去了,一路上细想想自己对如花娘说的那些话,没找出什么漏洞来,心便放下了一半,另一半悬着的心,是担心赵府要太多的赎身银子,那她一时半会还真没处凑去,再说,也不知道如花的娘明天能不能顺利完成自己托付的事,想想还真有点玄!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明天的事,明天再担心好了,现在想太多也没有用,还不如去找刘嫂商量一下,什么时候可以再去卖一次食单,估计就能攒够赎身的银子了吧。

    心里想着事,她迈的步子就慢,走了半天,还没到赵颜的院子,抬头看看,前面的岔路正是通往赵府老爷外书房的,心里觉得厌恶,不觉加快了步子,她可不想在这种关键时刻,遇到那个险些糟蹋了如花的糟老头儿。

    谁知她这边刚转过岔路没走多远,忽然听到身后有一阵抽抽泣泣的哭声,还没回头看呢,就见一个身影擦着她的身子疾奔了过去,还险些将她撞了一跤。

    温柔赶紧扶住道旁的花树,站稳身子后向前一张望,心里顿时惊了一跳,那个娇小的身影,不是小环却又是谁?

    “小环——”温柔看见小环这样气急败坏地跑出去,心里知道一定是出了事,一急,早将赵府下人不得高声喧哗的规矩给忘得一干二净了,提着嗓子就喊她的名字,可是小环却像没听见一般,理都不理,只捂着脸边哭边往大厨房那边跑去,片刻就不见了人影。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