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红杏泄春光

正文 第三十章 话不投机

    匆匆回到自己住的小屋,温柔左看右看,满屋里破破烂烂,就是找不出一个妥当地方来藏这银子,搁在身上呢又不安全,沉甸甸的不说,万一平时不注意,被人拉扯一下掉出来,那就浑身长满了嘴也辩不清了。

    身上还有一百二十五文铜钱,要不找蔡婆子,托她买一口小巧带锁的描金漆盒?不,也不行!漆盒也需要地方搁,何况她这屋子,往日还常有人进来取放花具,那样一个小盒更没处藏!想了半天,温柔只得暂时将这银子塞到了自己的褥子底下,横竖明儿一早,如花的娘就会来找她拿钱,到时再说吧!

    战战兢兢的挨了一天,晚上觉都没睡踏实,温柔早上起来自个也觉得好笑,怎么穿越之后,眼皮子倒变得浅了,为这十两银子,都能提心吊胆一天,要是搁在从前,她领了薪水,往家里随处一搁,都从来不担心。唉,还是环境不一样,在赵府这样复杂的环境下,想要保身,也只有谨慎再谨慎了,四下里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等着拿她的错处呢!

    服侍赵颜吃完早饭,温柔也不等人来传报,自己揣着十两银子就去了蔡婆子那里,两人说了几句闲话,果然如花的娘就准时来了,温柔塞了五十文铜钱给蔡婆子,托她去买两件点心,下剩的钱就留给她买茶吃,那婆子讪讪地搭了几句话,就出去了。

    如花的娘看见温柔塞钱给蔡婆子,脸上就有几分不自在,等蔡婆子出去,忍不住就向温柔咂舌道:“五十文铜钱,我替人浆洗缝补也得三天才赚得到,省着点够吃一天了,何必买什么点心呢?”

    温柔好笑地瞧了瞧她,将心里那抹淡淡的不快和怜悯压了下去,问道:“弟弟身子好些了吗?”

    提起温刚,妇人脸上的些许不满立刻一扫而空,露出欣喜的笑容道:“刚儿好多了,我看再调理一段时间,就能痊愈了!柔儿啊!这可多亏了你!要不我们家命根子就险些被城东那个扒皮李给坑害了!”

    扒皮李?第一回来,还夸那是城东有名的大夫呢!不过温刚身体渐好,看来自己当初的判断是正确的,温柔总算放下了心,站起身来,往屋外瞧了瞧,见四近没人,便栓上了屋门,返过身来,从袖袋里取出那两锭十两银子,搁在了桌上。

    “这……这是……”妇人乍一见这么多银子,眼都直了,话也说不利索了。

    “娘你安静点听我说完!”这些银子关系到温柔将来的生活,她不得不慎重了,此时也不再怕妇人瞧出她与如花之间的不同,正色道:“这里是十两银子,五两留给你和温刚当三个月的生活费,省着点用,绰绰有余了!另五两,你去替我打两副镯子,两根簪子,要实心的,外面全渡上铜,明儿再给我带进来!”

    “啊?”妇人盯着那白花花的银子,还在犯晕乎,只顺着口道:“银子外边渡上铜?这是怎么说的……”

    “你不用管,只替我把这件事办了。至于你和温刚三个月后的生活费,我到时自然会再给你。”温柔说着,又嘱咐她道:“快把银子收起来,万一来个人撞见就不好了。”

    “哎……”妇人答应着,慌慌张张将那十两银子收进了怀里,又默坐了一会,只觉得心里突突乱跳,不由开口试探道:“柔儿啊,我这心跳得怎么这么快,这银子……”

    当然不能把实情告诉她,反正都已经被她误会了,干脆误会到底好了,温柔想着便道:“老爷夫人赏的,我住的地方乱糟糟的没处搁,不如打成镯子簪子随身带着,倒放心。”

    “那……不如搁在家里吧?为娘的替你保管……再不然……干脆这些银子……我带回去……你就半年都不用照管家里了……”

    看见温柔渐渐变得淡漠起来的眼神,妇人的声音越来越低,她前两回就觉得女儿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同了,尤其是这一次,不但不像以前那样柔弱,动不动就愁眉苦脸,淌眼抹泪的,而且正色起来,眉目间甚至隐隐有一抹凛然不可侵的神韵,让她无法正视。何况现在家里的生活全靠她撑着,因此同她说话时,也加倍的谨慎小心起来,生怕得罪了她,甚至有点后悔自己方才的多嘴。

    温柔听完妇人那一番话,心里的愠怒压抑不住就浮现在了脸上。

    她对如花的娘一直笑脸温言相待,一来是怜悯她的穷苦,二来敬她是如花的长辈,即便对她的做法不认同,但体谅到这些也不能全算是她的错,她也是被环境所逼迫,加上古人的观念与自己这个现代人不同,她也没什么立场去指责什么,所以一直只将两人之间的关系当成是债主和负债人的关系。只要还清了钱,她也就不欠温家什么了,但此刻如花娘这种态度却让她无法不生气。予取予求也要有个限度吧?难不成如花这个人存在的价值,就只是温家的摇钱树?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道:“那些钱我要赎身的,还是自个带着安心点。”

    “赎身?”妇人刚刚被温柔露出的愠色所迫而低下的头蓦然抬起,脸上露出了一抹惶惶之色,嘴唇轻轻蠕动了几下,颤声道:“赎了身,你怎么养活自己?”

    “我自然有养活自己的办法,也少不了你们那一份。”

    “可是你拿什么钱赎身哪?”

    “这不是正在赚吗?”

    “柔儿啊……”如花的娘想到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脸皮不由地臊热了一下,但为了自己的儿子,还有眼前这个突然变得很陌生的女儿,她也得硬着头皮说下去,“不是娘不愿意你赎身,只是你已经……已经跟了赵府老爷……将来就算出去……名节也已经坏了,你到时还能嫁给谁去……正头夫妻是指望不上了,顶好的结果也不过是给人当妾,不如就……就跟着赵府老爷吧?”

    温柔被她这番话给气得胸口憋闷,但平心而论,这妇人也的确是在替她的将来考虑,古代社会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坏了名节,就别想嫁好人家了!因此她也无法责备她,但问题是她不是古代女人!她身体里装的这个灵魂是来自另一个不同的世界,她甚至不在乎是不是一定要嫁人,如果能养活自己,单身又有什么不可以?何况,她并没有跟赵府老爷有什么苟且之事!

    “柔儿啊,听娘一句。”见温柔没有吭声,如花的娘胆儿也壮了些,又接着道:“我看赵老爷对你还不错,又给你这么多银子花,你再巴结巴结,讨个小心,没准就能收了你当通房丫头,熬到有了一儿半女,也能扶做姨娘……”

    温柔实在听不下去了,忍不住拿手一拍炕桌道:“不要再说下去了!这个身,我是赎定了!”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