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红杏泄春光

正文 第十七章 新鲜糖食

    温柔理了理思绪道:“三姑娘平时爱吃零嘴么?”

    “这个啊——”小环手里**着腰带,摇摇头道:“我不是屋里伺候的人,知道的不太清楚,不过往常三姑娘出来院子里散步,或是在亭子里弹琴下棋,手边总有几碟精致的蜜饯茶果搁着,只是不太见她吃”

    “三姑娘多大年纪?”温柔成天在厨房打转,除了赵府的下人外,赵府的主人她可是一个都没瞧见过。

    小环瞧了瞧温柔,嘻嘻笑道:“和姐姐差不多年纪吧。”

    十四五岁的女孩子呀?真的不喜欢吃零嘴么?恐怕是东西太多吃腻了吧!但温柔不知道那位三姑娘的口味,没把握能做出什么她爱吃的新鲜东西,便只好又问,“三姑娘屋里的丫鬟呢?她们爱吃什么?”

    “那是一群谗猫儿!”小环笑道:“时常央着我替她们跑腿买零嘴儿,甜的咸的酸的,就没有她们不爱吃的!不过我也是谗猫儿呀,巴巴儿盼着她们使唤我,多少能分到点吃的。姐姐,你问这些做什么?难道要送什么吃的给她们?”

    温柔点头轻笑道:“实话告诉你,我家里等钱给弟弟治病,想做点吃的在府里偷着卖,但你知道我人缘不太好,何况这事儿也不能明着张扬出去,因此想求你帮我。”

    小环颇感兴趣地扬起脸问道:“替你卖吃的?”

    “不,不是!”温柔摇头笑道:“是替她们买吃的。”

    “啊?”小环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

    温柔解释道:“我做新奇点的零嘴,你拿到三姑娘院子里同铃儿一块吃去……”

    “哈!”小环拍手打断她的话道:“然后一不小心被她们看见,一定心里好奇想尝尝,于是就央我替她们买,我拿了钱呢,就拐到姐姐这里来!”

    “小环你真机灵。”温柔轻笑道:“只是别让她们知道东西是从我这里买去的,就像上回的糖葫芦一样。”

    小环点头应承道:“放心吧,这事儿我会守密的,不过姐姐你打算去哪里整治那些吃食呢?大厨房里人多口杂,肯定是不成的,要不还是去我家?”

    温柔想了想,无奈道:“目前也只能这样了,不过去你家真的不要紧吗?若是刘嫂知道……”

    “我娘每天忙得脚不离地,白日里根本就不回家,怎么会知道?我们小心些就是了。”小环想到可以有新奇的零嘴可尝,兴奋地不得了,拉着温柔立刻就想走,结果刚好遇见刘嫂在前面大喊开饭,这才作罢。

    卖零嘴的主意暂时是定下了,但到底做什么东西来卖,却让温柔大费踌躇。在她以前待的那个世界里,巧克力、爆玉米花和薯片,当然是很受欢迎的几样零食,但现在想要做出来?别逗了!上哪找可可豆、玉米和土豆去?她不能肯定说这些东西这里没有,但至少目前还未发现过。好在零嘴零嘴,只要不是当正餐吃的食品,都可以被称为零嘴,做点小吃和甜品来充充数,应该可以吧?况且也不一定要做这里没有的吃食呀,只要味道更胜一筹,那就成了!

    温柔心不在焉地扒着碗里的饭,心里盘算着这里没有塑料袋、塑料杯,也没有冰箱,所以暂时不能做那种流质的,需要热吃,而且储存时间不长的食物,不如,做点豆酥糖好了,反正天气已经渐渐转凉了,吃这些甜食嘴里不会觉得发腻,也不怕时间放长了糖会融化。

    吃完饭,温柔手脚麻利地帮着洗好碗,午后有一阵子时间,没她什么事儿,可以休息一个时辰,于是拖着小环去买做糖的原料,她一路上盘算好了,身上有一百七十文钱,当然不能一次全花完了,因为她也不知道做出来的糖能不能卖出去,万一亏本了,都没地方哭去,所以这次先做用料简单的豆酥糖,省成本!

    小环一听她要做豆酥糖,那是从来没吃过的东西,顿时就垂涎了,也不用温柔催,一把拽住她就往后边角门跑去。

    由于上回看门的赵禄被小环贿赂了一串糖葫芦,虽然不见得爱吃,但多少是份人情,所以这次看到温柔,神色就温和多了,听见她们要买东西,就向着门外吆喝了两声,将那些小贩们喊过来,由着她们自己挑选,温柔买的不多,不过是够做十斤左右豆酥糖的原料,就花了一百二十六文钱,同小环一起提回屋中,就挽起袖子开始做糖。

    做到一半,她忽然想起个问题,这是古代,她得拿什么纸包糖啊?总不能用宣纸吧!再问小环,谁知这丫头想都不想就脱口道:“用桑皮纸啊!你不早说,我去买些回来替你裁开好了。”

    “那个……”温柔犹豫道:“这纸干净么?包的是吃食,不会到时吃了闹肚子吧?”

    小环一听,愣了愣,忽然笑道:“姐姐,我往常买的炒瓜子儿、蜜渍梅子还有糖瓜条儿,不都是拿荷叶或是桑皮纸包的吗?也从未见我吃坏过肚子。”

    呃,忘了这茬了!不过话说回来,温柔平时还真没注意过小环买的吃食,到底是用什么包的,听她这么一说,便笑道:“那烦你替我跑一趟吧。”

    古代纸贵,上等的桑皮纸在这里一刀要卖三十至五十文钱,不过常用来包裹茶叶、药材、吃食的多半是中等质量的纸,在这里一刀卖十文钱,一刀只有一百张,不过一张纸裁开也够包十多块豆酥糖,折算起来成本还不算太高。

    时间有限,何况小环屋里那个锅也小了点,温柔手脚再快,一次也做不完所有的豆酥糖,于是留下一半原料明天再做,这一个时辰,只做出五斤糖来,切成四方小块,用木条挤紧压实,再拿裁好的桑皮纸一包,系上红线,仔细端详一下,觉得还挺像那么回事。不过卖糖总没有单买一块的道理吧?她干脆以六块豆酥糖为单位,系成一串,即方便拿,又好看。

    旁边小环早忍不住先摸了一块吃去,一边惊讶赞好,一边问她道:“姐姐,你这糖要怎么卖?说个价钱给我,到时有人问我,我好回话。”

    温柔点了点数,发现一共就做了百来包豆酥糖,系了二十串,因急等着钱用,自然是赚得越多越好,不觉狠狠心道:“一串卖三十文钱,贵吗?”

    “三十文?”小环吓了一跳,这样一包豆酥糖不就需要五文钱了吗?哇!她几口就吃掉了一个月的零嘴钱!不过,这样酥酥甜甜,入口即化的美味糖食,让她花五文钱尝一次,也还情愿,但,也仅只是尝一次而已。

    见小环想了半天没有答话,温柔自己也觉得大概卖得贵了点,自动减价道:“要不,二十四文钱?十八文钱?十二……”

    “姐姐,也不用卖得太贱哪!咱们辛苦这半日,总要算点工钱是吧?”小环眨眨眼道:“就卖二十四文钱一串好了,我虽然是个没钱的,但三姑娘屋里伺候的人,哪个不比我有钱?”

    也对!上房的丫鬟一个月能拿五百文月钱,偶尔买点零嘴吃食,还是够花的。这样一算,扣掉成本,半天就能赚三百多文钱哪!温柔也不管钱还没到手,掰着手指算了算,顿时又眉开眼笑起来。这买卖不亏!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