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红杏泄春光

正文 第九章 冰糖葫芦

    赵府门禁很森严,丫鬟们常日里出入必须要有上面发的腰牌,否则就是私自离府,被捉到要打板子的至于夜间,各处的门都落了锁,还有值夜打更的家丁来回巡查,比白天管得还要更严些,因此温柔打从穿越到这个世界,就压根没想过逃跑这回事,一来逃跑的风险太大,几乎有九成几率会失败,二来逃出去后衣食住行哪样不要钱?她要是有钱,不如直接赎了身,找好落脚的所在,光明正大的走出这赵府去。

    只是赎身不知道需要用多少钱,这种事她总不能问小环吧,即使问了她也不会知道,因为每个丫鬟的卖身价都是不同的,只能慢慢留神打听了。温柔轻轻叹口气,觉得身上压的担子更重了,即要还债,又要赎身,上哪找钱去呀?月钱是肯定指望不上的,那几个铜钱,只够买买生活必须品……

    她只顾在那里出神想心事,没注意身周的厨娘们都已经吃完了饭,小环赶紧推她道:“快吃。”她才惊觉脸上抹着烫伤药的王嫂已经向着她这边走来,于是赶紧端起碗,三口两口将那碗早已放凉的稀粥灌下肚,抹了抹嘴,站起来收拾碗筷。

    “小环,你吃完就赶紧往三姑娘那边去,估摸着她该起身了,你殷勤些去院子里折些花给三姑娘送去,别整天凑在这厨房里,乌烟瘴气的有什么好玩?”刘嫂从门外跨进来,不停口又道:“如花,你把碗筷收拾完给桶里打满水,再把柴劈了,过两个时辰回来洗菜烧火。王嫂,你再找个人把早饭送出去,再迟些,那些小子们就饿得要骂娘了。”

    如花!温柔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到现在她还十分不习惯这个名字,每回有人唤她,她脑海中浮现出的就是一个满头花翠,留着络腮胡子,还在拿手指抠鼻孔的家伙,天知道这名字是谁起的,真是有才!

    不过听刘嫂话里的意思,只要她在二个时辰内做完洗碗打水劈柴的活儿,剩下的时间就完全可以由她自己支配了,这对温柔来说是好个消息,总算有空闲到处逛逛,熟悉一下赵府的环境,免得成天迷路,于是她手上的动作就更快起来,三下五二洗净了碗,又打了两三桶水来,才到柴房里劈柴去了。

    正在温柔与那把沉重的大斧子作斗争时,小环不知什么时候又溜出来寻她了,温柔抹抹额头上的汗,诧异道:“小环你白天没事要做吗?”

    “有啊,三姑娘那一院子的花草都是我在照管,不过早起已经浇过水啦,昨日又刚修了枝,暂时没有什么事情要忙么,所以溜出来找你玩。”

    “我哪有空玩啊,你看,还有这些柴要劈。”温柔原本还以为能剩下点时间自由活动的,哪知道她劈柴生疏的很,不是劈歪了就是滑了斧子,折腾了半天,还有一大半没劈完。

    “我来帮你好了。”小环说着就去柴房里寻了把斧子出来,帮着温柔一块劈,只是她年小力薄,本来就不怎么做这种粗活,使起斧子来,动作看上去比温柔还要笨拙,有一回用力太过,斧子直接脱手飞出,险些剁了温柔的脚,吓得温柔让她赶紧住手,只坐在一旁陪自己说话解闷就成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闲话,多半都是温柔在拐弯抹角地问一些有关赵府和这个陌生世界的事情,小环难得遇到一个年纪比她大的人来向她请教问题,答得也干脆开心,两人边说话边干活,就不觉得太过吃力了,等温柔劈完柴,堪堪过了一个时辰,小环摸摸自己贴身藏的荷包,取出两个铜钱,向她神秘笑道:“姐姐,我们去买糖葫芦吃吧?”

    “去哪买?我们可出不去。”温柔叹气,她现在已经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年代,皇帝是一个姓叶的家伙,总之从来没在她那个世界的历史课本里出现过,可是这地方的人一样很封建,女人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即使是当丫鬟,只要在大户人家里做事,还未婚配,一样无法自由出入。

    “后边角门临街,好多卖吃食玩意的小贩,我们不用出去呀,只要招招手,就有商贩自动过来兜揽生意。看门的赵禄哥哥和我挺熟的,只要不迈出门槛,我常日里买东西,他都睁只眼闭只眼,不来管我。”小环兴高采烈地摇着温柔的手道:“走吧走吧,糖葫芦酸酸甜甜很好吃的,想起来就叫人流口水。”

    温柔看着小环直笑,心想她还真是个小丫头,喜欢甜食,偏偏自己的年纪其实已经很大了,对这种小孩吃的玩意儿实在没有兴趣,但是又不好扫小环的兴,只得点点头,随着她去,就当认认府里的路也好。

    还未走近后边角门,温柔果然看见门外有许多小贩在那里探头探脑的往赵府门里瞧,只盼着有个人来光顾他们的生意,有几个眼尖的,瞧见时常出来买零嘴的小环领着另一个姿容清丽的小丫鬟往这边走来,立刻扯了嗓子大声吆喝起来——

    “哎——瓜子儿哎——焦瓜子——五香瓜子——”

    “蜜嘞哎嗨哎——冰糖葫芦嘞!”

    “烤白果嘞——白果!”

    “江米小枣——好大的粽子嘞!”

    温柔见这些人直着脖子,手捂着半边耳朵仰天长喊,一个比一个喊得欢快,一个比一个喊得热闹,不禁微微一笑,随即又在心里叹息,看来想做一个小贩卖卖零嘴吃食都不是容易的事,起码得有一把响亮的好嗓子,才能吆喝出生意来。

    “赵禄哥哥——”小环看见角门边守着的一个家丁,花蝴蝶似地就扑飞了过去,“我来买糖葫芦吃,你替我捡两串大个的!”

    卖冰糖葫芦的小贩一听这两个丫鬟是冲着他来的,吆喝声立刻又响了一倍,还对着小环道:“姑娘放心吧,包管捡最大的给你!”

    “小环!”温柔连忙赶上去拉住她道:“你买一串就行了,我不吃。”

    “不行,好东西哪有一个人吃的道理!”小环摇头,坚持将手里拽着的那两枚还温热的铜钱递给赵禄道:“两串,帮我捡两串,喏,我看最上面那串就很大,还很红!”她说着,已经馋涎欲滴了。

    劝不动小环,温柔心里有些着急,她觉得本该自己拿钱出来请小环吃,可是偏偏她身上一个铜钱都没有,眼见赵禄看了她们两眼,已经要出去替小环买糖葫芦了,她灵机一动,大声道:“等等!”

    “怎么啦姐姐?”小环不解地回过头来,“你别同我客气,这次我请你,下回你再请我,这样我们每人都能多吃一次呢!”

    温柔听了她的话哭笑不得,帐哪是这样算的?如果小环今天不请她吃,还可以多剩一枚铜钱,日后不是一样可以再买一次?不过她没有将这话对小环说,只拉过她轻声问道:“两枚铜钱可以买多少冰糖?”

    “不知道,挺大一包吧?”小环也没有概念,倒是赵禄在旁插话道:“够买近一斤了。”

    温柔闻言脸上立刻带了笑,悄声道:“方才我们一路上走来,看到海棠树上都结了果子,要是能摘,不如我们自己做糖葫芦吃吧?”

    “你会做?”小环眼睛一亮,她又不傻,当然知道买一斤冰糖可以多做几串糖葫芦,反正府里的海棠果子主人家是不要吃的,都是几个小丫鬟们没钱的时候偶尔采了当零嘴吃,只是味道太酸,她不爱。

    “会做。”温柔一笑。

    见这两个丫鬟在门内窃窃私语上了,门外的糖葫芦贩子可急了,大声问道:“哎,你们到底买不买啊!”

    “不买不买!”小环冲他做了个鬼脸,向外喊道:“今儿个有没有卖冰糖的在呀?”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