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天价前妻

穿婚纱

    他想她可能是来做义工,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她会“义”到这个程度。

    “米兰姐姐,你准备好了吗?”一个五六岁大的男孩,仰着俊俏的小脸,满眼期待地问道。

    “当然准备好啦,米兰姐姐答应过鹏鹏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哦!”她扬起甜美的笑容,拉开那个大包的拉链,里面竟是一件婚纱!

    虽然不是那种造型很夸张的扇尾婚纱,但也绝对是可以穿去婚宴的档次。

    他不自觉地皱起眉头,她这是在做什么?

    他正要开口询问,门口忽然有人喊她,跟她约好的人到了。

    来了三个女人,其中一个年纪稍微大一点,另外两个看起来跟她差不多。

    她们热络地交谈,他杵在一旁只有听的份儿。

    被晾到一旁的滋味很不好受,不过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他耐心地偷听。

    他很快就听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她们几个都是这里的长期义工,今天都是为了那个叫鹏鹏的小男孩特意过来的,因为鹏鹏今天过生日。

    鹏鹏从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是在儿童福利院长大的。

    米兰经常来这里做义工,鹏鹏很喜欢她,还天真无邪地说长大后要娶她,而她竟然也答应了,鹏鹏今年的生日愿望就是要跟她“结婚”。

    简直是离谱!

    他下意识地皱眉,直觉想要反对。

    他当然知道她是为了安慰那个可怜的小朋友,可是……一定要穿婚纱吗?

    并非他没有爱心,但是他以为婚纱之于女人的意义是非同寻常的,她怎么会如此草率?

    他看到鹏鹏爱不释手地捧着她那条洁白的婚纱,胸中翻滚出一波又一波的醋意。

    很可笑,他居然跟一个可能连结婚到底是什么意思都搞不清楚的孩子争风吃醋!

    他知道不该,但是他管不住自己的心,他嫉妒死了!

    再看看她,在另外三个女人的帮助下,又是化妆、又是梳头、又是调相机,还商量一会儿去哪里拍“婚纱照”,他更是抓狂到不行。

    从重逢以后,她对他的态度一直很平淡,虽然谈不上冷漠,但也不绝对不热络就是了,可是她现在为了一个小P孩,居然这么热情!

    最最过分的是,她只是略施薄粉,就那么漂亮了,眉似远黛,眼若秋水,盈盈一笑间,灵顽活泼,俏而不俗。

    他无法想象,等她穿上婚纱后,又该是怎样的清艳出尘,美不胜收。

    “等一下!”他终究没能忍不住,在她进更衣室去换婚纱之前,叫住了她。

    虽然他也很想看她穿上婚纱后的样子,但绝对不是现在!

    就算他的“情敌”只是一个五六岁大的小P孩,但他还是觉得不爽!

    他的声音不算大,但也不小就是了,反正满屋子的人,包括鹏鹏在内,都将目光齐刷刷地射向了他。

    米兰也很好奇,摸摸自己的脸,紧张得去找小镜子,还以为哪里不妥。

    他更看不惯了,不过未免伤害到小朋友的自尊,他努力压下胸中的火气,改走怀柔路线。

    “咳……”他清清喉咙,假装“善良”地提醒她说道,“你不觉得这件婚纱太简单了点吗?‘结婚’可是人生大事呢,婚纱‘一辈子’就穿‘一次’,一定要‘慎重’点才行!”

    他故意咬重几个字眼,希望她能明白他的意思。

    她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但却一点都不在意,“婚纱只是一种形式而已,只要是真爱,穿围裙也可以。相反,再漂亮的婚纱,再华丽的教堂,再富有,也未必能买来两个人的心心相印,白头偕老。”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她的话里竟有些淡淡的嘲讽?

    她在暗示什么?影射什么?

    不,或许她什么意思都没有,是他太敏感了,太心虚了。

    他现在事业有成了,得到了很多,但同时也失去了很多,最大的失去,就是她。

    而这个问题,似乎是不可逆转的,因为感情是无价的,时间是不能倒流的,所以他再怎么功成名就,也还是无法挽回她。

    他懊恼地皱眉,却无法反驳。

    “鹏鹏,等米兰姐姐哦,我进去换衣服,等下就出来!”她再度对小男孩绽开一朵绝美的笑容。

    他眯起眼眸,觉得刺眼。

    她不管他,坚持己见,转身进了更衣室,另外三个女人也陪同进去,虽然她那件婚纱简单的些,但毕竟是婚纱,她一个人搞不定的。

    于是,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他,还有鹏鹏。

    一大一小,四目相对。

    雄性动物的本能,是不分年龄的,小男孩对他有着莫名的敌意。

    他也看那个长相俊俏的小家伙不顺眼。

    不就过个生日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干嘛一定要搞得这么隆重?

    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么是结婚?随便吃个蛋糕不就好了?

    他愤愤然地想着。

    更过分的是,那小家伙还自己取来一套新衣服,七手八脚地换好。

    穿得人模人样之后,还一直对着镜子照呀照的,为等下的拍照做准备。

    不过,怎么照都是没用的!那颗光秃秃的脑袋看起来蠢毙了!

    薄安睿发现自己真的是疯了,眼前的小男孩明明身世那么可怜,需要人多多关心,而且还长得那么可爱,一看就很讨人喜欢,但是他却非要鄙视,甚至还出言挑衅。

    “别照了,等下直接戴个帽子就好了。”他很“恶毒”地说道。

    小男孩当然听不懂他的讽刺,竟真的取了一顶帽子过来,还对他炫耀道,“这个帽子是米兰姐姐给我买的哦!我平时都舍不得戴,然后别的小朋友总是笑我……”

    鹏鹏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有些抱怨。

    “那你怎么不把头发留长呢?你偷懒对不对,觉得有头发很麻烦?还是你想装酷,觉得这样很帅气?”他仍旧是“藐视”着小家伙。

    谁知,小家伙竟然眨眨眼,忽然掉起了眼泪。

    “喂喂喂,你哭什么?我可没有欺负你啊……”他的心软了,慌了,连忙要去安慰小家伙,“你怎么啦?好端端的哭什么……”

    “薄安睿!你对鹏鹏做了什么?”更衣室的门忽然开启,她对他怒目而视。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