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天价前妻

我很好,你别担心

    从一出现,她就给了他好大一个震惊,而接下来,她的表现更是让他大开眼界,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他带着她进屋,跟无忧简单打过招呼后,她就直奔主题,抱起真真,查看她的情况。

    当然是没什么情况的,不过真真也跟无忧疯了好半天了,有点困了,打起了小瞌睡。

    她问他们真真有没有吃过东西,他们回答说喝了点牛奶,不过又吐了一些。

    她点点头,表示了解,然后在茶几上那堆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里,快速地找到专供宝宝食用的番茄土豆鸡肉粥,打开一罐后,倒入碗内,跟着放进微波炉里加热。

    她拿着小勺子,一边温柔地喂小女娃吃饭,一边给她讲故事,不同于之前无忧死乞白赖、求神拜佛似的才哄得小女娃喝下牛奶,真真这回乖得不得了,大口大口地,吃得很香。

    吃完了,小家伙圆溜溜的大眼睛,还一直瞅着她,仿佛有点意犹未尽。

    她笑了笑,摸摸小女娃粉嘟嘟的脸蛋,没有同意。

    她回头告诉他们,小孩子千万不能暴饮暴食,每餐都要定量。

    跟着,她开始收拾一片狼藉的客厅,并且是带着真真一起收拾。

    她故意放慢动作,小女娃也跟着有样学样,她们把零食、玩具、衣服等一样样归拢好,既收拾了屋子,又有助于真真饭后消化。

    她又告诉他们,小孩子的学习能力是很强的,要帮助他们从小培养好习惯。

    吃饱了,也消化了,接下来就该去洗澡了。

    她先开了浴室多功能浴霸,等温度升起来后,再关掉。

    她告诉他们,小孩子的眼睛非常脆弱,浴霸的灯光太强,会对眼睛产生刺激,所以小宝宝千万不要在浴霸的强光下洗澡。

    她又给他们上了一课。

    她给小宝宝专用的充气澡盆打气,不一会儿就弄好了,然后注入热水。

    跟着,又拿了两个小鸭子玩具,洗了下,丢进澡盆里。

    跟大部分的小孩子一样,真真也很喜欢玩水,坐进澡盆里非常兴奋,小手不停地拍打水面,跟小鸭子一起游泳。

    她给真真洗澡洗头,手法非常专业,泡沫揉出很多,却又不会弄湿小家伙的眼睛,小家伙被按摩得舒舒服服的,差点在澡盆里睡着。

    最后,她抱着昏昏欲睡的小女娃上楼,给她唱儿歌,哄她睡觉。

    房门口,无忧轻轻拍了拍兄弟的肩膀,一脸同情地低语,“哎,你好像真的没什么希望了。”

    他自嘲地勾了勾嘴角,其实他原本也没敢抱什么希望。

    可是心里面却还是有些失落,甚至是……空洞。

    无忧转身下楼,他却站在门口,久久不动。

    季米兰背对着门口的方向,轻哄着小女娃睡觉,小家伙早已经困到不行了,所以没几下就乖乖地睡了过去。

    她小心翼翼地拉高棉被,帮小家伙盖好。

    大功告成,她该走了。

    深呼吸了口气,她起身回头,对上那两道目光专注热烈,眼神却又有些迷茫的黑眸。

    其实,她早就感觉到了,从她一进门,甚至是一下计程车开始,他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她。

    虽然她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小女娃身上,喂小宝宝吃饭、帮小宝宝洗澡、给小宝宝唱儿歌……从头到尾都没他什么事儿,可是他却一直看、一直看着她。

    他的目光很执着、很灼热,这种眼神她不陌生,他们当年的交往并不“纯洁”,每每到了情生意动的时候,他也都是这样看她的。

    可是现在,他看她的眼神跟以前那种直接的热情是不一样的,他的眼神里又多了一些别的东西,有点茫然,有点晦涩,甚至有点无措。

    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他,这么的迷惘,这么的不确定。

    这样的他,让她觉得不习惯,也有点……心疼。

    对,她还是会心疼他,就算只是一个老朋友,她也会想要安慰的,更别说他曾是她真真切切爱过的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使不见面,不说话,不联络,她仍旧是会在内心深处留一个位置,安安稳稳地放着他。

    她没有失忆,所以时间不会让她忘记他,只会习惯没有他。

    “薄安睿,时间不早了,送我回去吧。”她想走了,不过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

    他微微一怔,有些惊讶,仿佛不懂她的意思。

    他沮丧地发现,他现在看不透她。

    “怎么?分手了做不成朋友,难道还要做敌人?连顺风车也不想让我搭么?”她微笑着调侃。

    “当然不是!”他直觉否认,事实上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惜。

    只是,她可能不需要了。

    见他又有些怅惘,她干脆更直接一点挑明,“你今天找我来,是有话想跟我说吧?我们路上边走边谈吧。”

    他的左胸微微一震,原来她知道他的用意。

    脸上忽然有一种被人看穿的尴尬。

    他送她回去,她指路,他开车,是一条很长的路。

    他暗暗调整了下呼吸的频率,哽在喉咙里许久的话终于有机会说出,他问了她许多个问题,问她这些年是不是一直在溪海?怎么会当了护士?还有他最最关心的问题,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很好,我过得很好。”她很肯定地告诉他。

    他下意识地拧眉,觉得她在说谎,连他都过得不好了,她这个被抛弃的人怎么可能会过得好呢?

    “我没有骗你,我真的过得很好,你别担心。”她最后四个字,说得略微缓慢,似是安慰。

    他觉得懊恼,苦涩,以及讽刺,怎么会变成她来安慰他呢?

    “米兰,如果你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告诉我……”

    她摇摇头,忽然提起往事,“薄安睿,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我们第一次约会,本来是想去蹦极的,可是中途去了动物园?”

    记得,他当然记得,他记得当年跟她在一起的所有事。

    她缓缓勾起唇角,“那你还记不记得,我当时说过什么吗?”

    2013-12-01红包名单:QQ812009301赠送的红包188/676677赠送的红包666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