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天价前妻

最后的犹豫

    他误会她了!

    内心愧疚,可是道歉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他望着她捧在眼前的电脑,文档开着,密密麻麻的一片,全部都是英法双译的。

    她的外语没有他好,而且她从小在日本长大,用不惯他的中文式键盘,所以他相信她真的一点都没有夸张,她一定是很辛苦,费了很大力气才能写成这份报告。

    “怎么样,怎么样?写的好不好?”她眼神期许地望着他,那双剪剪水眸下,漾着淡淡的黑影……她肯定是一夜没睡。

    他下意识地抿唇,嘴里微苦。

    “写了很久吧?”

    “呵呵,也还好啦!不过跟你的速度肯定是不能比了,人家才没有你那么厉害!”她既谦虚又崇拜地说道,语气里带着明显的讨好。

    他深凝着她,涩涩地开口,“谢谢。”

    自己的努力,得到他的认可,她忍不住笑了笑,可一看到他的伤,她嘴角的笑容又立即消失。

    “呃……你别这么客气,要不是我的话,你也不会受伤。”她愧疚地瞅了他一眼,连忙又低下头去,不想让他发现自己眼角的酸涩。

    “我先把电脑放回去,不然有辐射的,你等我一下哦!”她连忙把笔记本捧回原位,然后又一刻也不愿意跟他分开似的回到病床旁边,嘘寒问暖。

    “薄安睿,你还痛不痛?有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哦!”她伸手探探他的额头,“唔,还好,没有发烧,医生说了,最怕伤口发炎引起高烧。”

    “对了,你要不要喝点水?睡了这么久,应该渴了吧?我帮你倒水,不过护士叮嘱过,不能一下喝太多哦!”

    “还有还有,你饿不饿?从你入院就没吃过东西了,肯定很饿吧?你等一下,我去打电话叫外卖,护工有给我一张名片,附近有间粥铺,味道很好,而且就在楼下,很方便的!”

    她东一下、西一下,忙个不停,围着他团团转。

    而他趴在病床上,心神俱乱。

    真想像是之前睡过去,睡着了,就不用想那么多了。

    薄安睿受伤住院,孙校长也来亲自探望。

    正好季米兰出去买东西了,不在,可是病房里仍然到处可见她存在的痕迹。

    床头柜上摆着她买来的苹果,还有一个自动削皮机,哆啦A梦造型的。

    那个玻璃小间里,椅子上有她枚红色的笔记本,椅背上挂着她的外套,玻璃窗上更是贴了许多五颜六色的随意贴,上面写的全是她这几天的备忘。

    几点钟去找某医生,几点钟去找某护士,几点钟去拿药,几点钟去买水买饭,还有几点钟帮他准备哪一份资料等等。

    看到那些,孙校长的眉头一紧,“安睿,你还没有做出决定吗?你看看你现在因为她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已经住院好几天了,薄安睿后背的伤逐渐好转,可是他的心却是越来越纠结。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可是这一次,他真的不知所措。

    看着她每天很努力地想要照顾他,可又总是手忙脚乱,大前天她用水果刀帮他削苹果,笨拙地割伤了手指,前天她倒开水的时候差点烫伤脚,昨天她辛辛苦苦敲了很久的报告因为护士忽然进来给他换药,她一紧张就忘记了保存。

    看得出来,她很尽心尽力地照顾他,因为害他受伤而愧疚,更因为见他受伤而心疼他。

    所以她尽管做不好那些事情,但仍然很坚持、很努力地去做。

    只能说,她太喜欢他了,太爱他了。

    可是她不知道,她越是这样,他的压力就越大。

    面对孙校长的疑问,薄安睿有些无法面对,他知道孙校长不是存心想要棒打鸳鸯,他也知道分手的话对他会更好,可是……他就是下不了决心。

    他恨死了自己的犹豫,恨死了自己的留情与薄情。

    “安睿,你父母快回国了,你也快出院了,你再最后想想吧,你父母培养你这么多年,学校培养你这么多年,你自己奋斗了这么多年,这些加起来,跟一个你只认识了几个月的女孩子比起来,孰轻孰重?如果你甘愿自毁前程,你对得起父母、学校,还有你自己吗?”

    可是他如果放弃她,那也是对不起她啊!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他不会随随便便认可一个人的,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可是她已经是他生命中的不可承受之轻了。

    可是他也无法欺骗再自己了,他必须做出选择了。

    “薄安睿,你看看我帮你买了什么?”季米兰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很兴奋,除了帮他买一些日用必需品外,还买了一个眼罩回来。

    “喏,你这几天夜里不是总睡不好吗?护士又不准关病房的灯,所以我帮你买了一个眼罩,你戴上这个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保准你一觉到天亮!”

    跟她的兴致勃勃比起来,他却只想叹气。

    他睡不好不是因为怕光,而是因为他有心事。

    “来,试一下吧,看看舒不舒服,不行的话我再拿去换。”她跃跃欲试地拆开包装,“薄安睿,你看,我特意选了一个熊猫造型的!熊猫耶,多可爱,而且我们第一次约会就是去看熊猫,很有纪念意义哦!”

    随着他伤情的好转,她这两天的心情也跟着好转,可是他的心情却跟她相反,他甚至很没用地想,如果他背后的伤永远都不好就好了,那他就还可以继续拖延下去。

    只可惜,明天早上就要出院了。

    虽然后背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但是可以回家休养了。

    第一,因为他的父母要回来了,他不想让他们担心。

    第二,也到了他必须给孙校长答案的日子了。

    她把眼罩戴在他的脸上,比了比,“怎么样?合适吗?”

    他点点头,涩涩地“嗯”了一声。

    “太棒了,我就知道一定可以!”她高兴地说道,缓缓帮他取下眼罩,对上他异常深沉的目光。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