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天价前妻

第三卷结局 2

    女人的执着是可怕的,而平日里看似柔弱的女人执着起来更可怕,甄小圆就是个典型代表。

    十几个小时后,当无忧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自己的枕头旁边,摆着一个可爱的手工布偶。

    这个布偶是个漂亮的女娃娃,穿着粉红色的连衣裙,裙摆还带着精致的蕾丝。

    这是她连夜赶工做出来的。

    终于,在时隔七年之后,她又送了一个亲手缝制的布偶给他。

    也终于,让他收藏了那么多年的布偶家族,真正实现了完整。

    他的那个男娃娃终于有伴了,终于有了一个“家”。

    他不敢置信,自己追求了那么久的礼物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得到,可是……他却不想要了。

    不,不是不想要,而是要不起了。

    这不是雷人的电视剧,也不是狗血的小说,现实里真没那么多人失忆,所以,他此时此刻是很清醒的。

    雪白的病房,高吊的点滴,还有浑身的痛感,以及众人一致的沉重表情,无一不提醒着他现实。

    没有男人会愿意在这个时候接受感情,更别说是婚姻,他当然也不例外。

    自尊和骄傲,都不允许他软弱。

    然而,当他看到她又红又肿的眼睛,看到她的手指头上贴着创可贴,他想要拒绝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他不知道她到底掉了多少眼泪,不知道她缝那个娃娃的时候扎了多少下手,可是他知道,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他当然不需要她的同情,但是他也不忍心伤害她,哪怕只是故意。

    他很想对她吼,叫她走,走得越远越好,说他再也不想看到她……可是他做不到。

    第一,他现在连喘气都是痛的,他根本没有力气喊。第二,她已经用她的态度和决心告诉他,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徒劳。

    他真的做梦也想不到,她居然会先下手为强。

    这个女人真是了解他,算准了他醒来后会发疯,所以,她选择先疯狂一把。

    她居然想出了结婚!

    看得出来,他的父母也不赞成她的想法,可是他们都拿她没办法。

    她从小就性格乖顺,可是没有想到,她的主意居然会这么正,她的叛逆期似乎来得有点太晚了,可是爆发力却很惊人。

    他不得不佩服她,她用这两个字成功吓住了他,让他不得不把自己崩溃的情绪又默默地咽回了肚子里。

    他还没来得及歇斯底里,她就已经让他乖乖闭嘴。

    她甚至连戒指都准备好了,就摆在他的床头柜上。

    虽然他的手现在根本抬不起来,她的手指头也包得乱七八糟,根本戴不进去。

    病床对面,有沙发和茶几,他看到她平日工作时用的包包放在沙发上,而茶几上则堆满了纸、笔、卷尺等等,都是她设计时必备的工作。

    很好,她已经连自己的婚纱都开始设计了!

    他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她了,只能说,他以前太小看她了!

    她给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而他也真的不知所措。

    “我想静一静。”他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思绪,乱了,真的乱了。

    本来医生就已经叮嘱过,病房里不宜同时有太多的人,所以大家也都很配合,虽不舍,却也都默默退了出去。

    “安安,你留下。”

    被点名的人,脚步一顿。

    病房空了出来,只余下两人,病床上一个,椅子上一个。

    从小到大,安安和无忧两个人在一块的时候,出主意的人永远都是无忧,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馊主意。

    虽然安安向来都很有自己的主见,但这并不影响无忧出点子的兴致,他喜欢动脑筋、喜欢想办法,可是这一次,他没主意了。

    所以,他想听听兄弟的意见或建议。

    “要不要先润润嘴唇?”安安拿起一根棉棒,蘸了点水,涂在无忧的嘴唇上。

    医生交代过,他暂时还不能喝水,可是他等下估计要说很多话,所以还是先做点准备。

    无忧任由他摆布,一来他浑身包得跟木乃伊一样,真的动不了,二来他也真的需要先润润嘴巴,因为他等下有很多很多话要说。

    “安安,你相信命运吗?”

    还不等安安回答,无忧又径自解答,“你肯定不信!其实我以前也不信,但是现在我有点相信了,我之前可能是太嘚瑟了,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安安继续保持沉默,丢了棉棒,又取来一条湿毛巾,擦擦无忧那张茫然的脸。

    那是他从未有过的表情。

    “安安,我忽然之间很羡慕你,如果没有动过心,就不会像是现在这么痛苦了。”

    毛巾挡住了无忧的眼睛,以至于他没有看到安安脸上一闪而过的表情。

    毛巾翻了个面,无忧继续说道,“她真的超乎我的想象,可是仔细想想,这也真的很像是甄小圆的作风,她那个人啊,特别死心眼,只要是她认为对的事情,就会一直坚持下去。”

    她很有毅力,很有耐心,很能持之以恒,在这方面,他远远不如她。

    所以,如果他们僵持起来的话,他肯定不是她的对手,他早晚有一天都会屈服。

    可是难道他就要这样接受吗?让她把一辈子葬送在他的身上?

    他望着头顶上高吊的点滴瓶,墨黑的眸子里浮现一层阴霾。

    医生说了,他以后也有可能会康复,可是那个可能性有多大,谁也不知道。

    就算他有幸能够康复,可是需要多长时间呢?一年?五年?十年?二十年?

    “长痛不如短痛?”安安试探性地问道。

    无忧苦笑一下,“可是短痛更痛。我以前有过一颗蛀牙,我足足疼了两年,都没有去拔,后来有一次吃排骨,那颗牙被硌掉了。”

    “所以你还是很期待奇迹,其实你心里面早已经有了答案。”安安很不客气,直白地揭穿他。

    “但是我的答案很可能是错的。”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就是一道选择题,答案只有是和否,没有别的选择。

    可是这件事比考试难多了,考试答错了,大不了下次重考,但是感情和婚姻可不一样,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重来的。

    他想,或许这是上天在惩罚他,因为他以前太不懂得珍惜。

    当年他不想受拘束,想要自由,害怕承担责任,所以一走了之,可七年后他回过头来想通了,想要挽回,可是等到他想要责任的时候,他的肩膀已经扛不起来了。

    有很多人都会说我爱你,但不是所有人都会说我等你,他很幸运,这么多年她还是一直等着他,可是原来一个人的幸运是有额度的,现在,上天赐予他的幸运用完了。

    他可以接受命运的惩罚,可是她做错了什么呢?为什么要让她也跟着痛苦?

    才两天的时间,她就已经瘦了那么多,她圆形的脸蛋已经瘦成了尖下巴。

    他最最不喜欢的,就是她减肥了,还记得小时候他还因为这个而痛骂过她。

    可是现在害她那么瘦的人,却是他。

    “放不下的话,那就留下她。”安安将毛巾放回水盆,一边清洗,一边说道,“霍金都能研究黑洞,没道理你只能坐吃等死。只要你想,就一定有能力给她幸福。”

    无忧这个人,是遇强则强的典型,没有挑战的事情他从来不愿意做,而他想要做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做不到的。

    这一点,他绝对相信!

    “我只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坚决,而且这么行动有速。”他看了看自己枕边的娃娃。

    娃娃、戒指、婚纱……看来她真的是豁出去了。

    可是,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他怎么会不了解她?她虽然做了这么多,表面上好像很坚决,可她内心其实还是会害怕的吧?

    她就是对他没有把握,所以才会这样“逼婚”。

    她这样的故作坚强,让他感觉到心疼,所以他才舍不得去伤害她,所以他才会这么犹豫、这么矛盾。

    她真的是给他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安安将毛巾洗好,然后端着水盆离开,片刻后又返回。

    而他来来回回好几遍,无忧都没有注意到,他只一门心思盯着枕头旁边的那个可爱的女娃娃。

    “要不要睡一下?”安安伸手帮他拉了拉被子,手指有意无意地碰了下那个娃娃,“一不小心”娃娃掉到了地上。

    无忧“哎呀”一声,顿时心疼得不得了,不过幸好地上不脏,“快点帮我捡起来……”

    谁知,安安竟然转身就走。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他酷酷地走出病房。

    无忧知道,他这是故意的!

    ***

    2013-11-15打赏名单:504489赠送的红包188

    |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