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天价前妻

第三卷结局 1

    慢镜头回放——

    小圆最先看到那匹受惊的骏马奔驰而来,两只乌黑的前蹄朝天竖起,然后直直地朝着无忧的后脑踢去。

    完全失控的骏马变成了野兽,狂躁,而又凶猛。

    毫无疑问,如果踢中的话,他一定是当场血肉模糊。

    危险,就在一瞬间,千钧一发!

    她看到那一幕,周身的血液全部逆流,大脑一瞬间变成空白,行动比意识更快,想也没想地就扑向了他。

    ——无忧哥哥小心!

    她心里这样大喊着,可是声音还没发出,那匹马就朝自己扑了过来。

    可是无忧哥哥是不会让她牺牲自己而保护他的,他的反应速度和运动神经也都比她快太多了!

    “小圆……”

    他跟她一样,想也没想,伸手抱住她,然后顺势一倒,两个人跌在地上,他将她娇小的身体紧紧地护在怀里。

    骏马嘶鸣,马蹄踏践,沙地上的尘土飞扬起来,好似战场上的硝烟,弥漫着死神的气息。

    她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那个誓死掩护着自己的男人,颤声问道,“无忧哥哥,你怎么样?”

    她的头刚刚被他紧紧地护在他的胸口,她听到他重重地一哼。

    这种经历她曾经有过一次,小时候那次差点出车祸,也是他保护她,可是这一次,比那一次更危险,她刚刚甚至感觉到了马蹄刷过了自己的脸颊,带起了一阵飓风般的刺痛。

    可是她现在人好好的,而这意味着他受伤的可能性更大。

    “来人!先把马制伏!其他人赶快散开!叫救护车!”王子一个命令跟着一个命令,并且身先士卒。

    意外已经发生,现在最重要的是将伤亡减轻到最小。

    然而,小圆无暇去理会别人,她只要自己最爱的那个男人没事。

    “无忧哥哥!无忧哥哥!你跟我说话啊……”

    他闭着眼睛,气息虚弱,她好想拍他的脸,让他回答自己,可是她不敢碰他,她不知道他哪里受伤了,不敢随便挪动他,甚至不敢扶他。

    她只敢半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守护在他身旁,刚刚他表演时穿的那件燕尾服在一下场的时候就已经脱掉了,而里面的那件白衬衫,已经惨不忍睹,上面星星点点的红。

    她不敢想象他衣服底下的皮肤变成了什么样子。

    她颤抖着手,想要掀开他的衬衫看看,可是他却不让。

    “别看……很丑……”她胆子那么小,一定会吓坏的。

    她泪如泉涌。

    可就算不看,她也知道他的伤有多重。

    因为衬衫上的血渍在不断、不断地扩大……他一定好痛好痛。

    他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无忧哥哥……”她心痛地哭出声来。

    “我没事……别哭……”他试图抬起手,帮她擦擦眼泪,可是他努力了好几下,手也还是抬不起来,因为没有力气。

    她轻轻抓住他的手,难过地说道,“无忧哥哥……你为什么这么傻,你为什么总是救我……”

    她气他的勇敢,因为这样的勇敢会让她心疼。

    “如……如果有下一次的话……我还是会救你的……”他气若游丝,后背也疼,胸口也疼,脖子也疼,哪里都很疼,疼得他都不能好好说一句完整的话,“但就是不知道……我以后还能不能有机会保护你了……”

    他好疼,疼得好像快要死掉了。

    可是他不后悔。

    其实他这个人,不算什么英雄好汉,可是保护自己的女人,天经地义的。

    危险没来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勇敢,可是危险来临的时候,保护她就变成了一种本能。

    因为他舍不得她受伤。

    因为他总是记得小时候,看到她被其他孩子欺负的时候,那种想哭却又不敢哭的可怜相,会让他的心揪痛。

    所以照顾她、保护她,就变成了他一种不由自主的责任。

    一直以来,她总是在悄悄的角落里看着他,说起来好像是她在仰望着他,可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在享受着那样一份爱慕与迷恋。

    她痴痴的眼神,还有默默的付出,会让他的心有一种满足感,是男人的虚弱也好,是他的自私也罢,总而言之,他的生命里已经不知不觉离不开她了。

    他的人生始终是一帆风顺,可也正是因为太顺了,以至于让他觉得有些无聊,但是她却让他的生活变得丰富起来。

    在认识她之前,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一块破旧的布料也可以缝出那么漂亮的娃娃,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除了妈妈之外还会有人愿意为他那么精心地准备便当,更不知道不论自己做什么都会被人崇拜的感觉是那么膨胀、那么好。

    有人那么喜欢自己,是一种很奇妙、很幸福的感觉。

    她不知道是该摇头还是点头,因为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她都不想再看到了。

    她不要他再遇到危险,也不要他再保护她了,她要他好好的!好好地活着!

    “让我……睡一下……”他好累,累得只想睡觉。

    “不要!无忧哥哥,不要睡……我陪你说话,你不要睡……”她怕他一睡就再也醒不来了。

    可是她的恳求他没有听进去,他缓缓闭上了眼睛,然后人事不省。

    “无忧哥哥!”悲痛欲绝的呼喊,让所有人听了后都为之心颤。

    ***

    医院。

    急诊室的红灯明晃晃地亮着,那抹红触目惊心。

    无忧被人直接用担架抬进去急救,里面什么情况无人得知。

    而小圆僵硬地站在走廊,狼狈的样子被所有人看在眼里。

    她也受伤了,虽然不重,但也不轻,脸上和手臂上都是血,可是不知道那血到底是谁的。

    护士想要带她去诊疗室清洁消毒,可是她怎么都不肯离开,坚持等在急诊室的门口,为他祈祷。

    她的心紧紧揪着,浑身上下全部的神经都绷着,她甚至都不敢大声喘气,生怕一不小心就打扰到里面的医生。

    她只能偷偷地在心里面反复祈祷,希望她的无忧哥哥平安无事。

    她还暗暗忏悔,她今天不应该去马场的,她应该一下班就乖乖回去,她不应该逃避他的,更不该怀疑他。

    他为了保护她,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这还不能说明他的真心吗?足够了!

    医院方面要求病人家属就位,然而吴艺楠和齐遇都在国内,一时间是赶不到的。

    小圆孤立无援,没了主意,脑袋几乎是木的。

    可是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不能慌,如果她只会哭哭啼啼,那无忧哥哥怎么办?

    “对、对不起……让我想一下……”她对护士说,然后硬是憋回了眼泪,努力思考。

    有了!

    小圆想到了安安,他是无忧最好的朋友,性格沉稳又冷静,而且他人在巴黎,赶过来的时间也会快一些。

    她连忙翻出了无忧的手机,从里面找到安安的号码,颤抖着手指拨了过去。

    万幸,他没赶上翻译任务,手机是开着的。

    安安接到消息后,立即动身前往卡塔尔,路上,他往家里打了长途,让父母亲自去齐家通知消息,并告诉他们这里有他在,相信这样的话,齐家上下才不会过于慌乱。

    “情况怎么样?”安安风尘仆仆地赶到医院。

    小圆的眼泪都已经哭干了,肿着核桃一般的大眼,木讷地摇头,“医生还没出来……”

    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手术室的红灯仍旧亮着。

    安安的心重重一沉。

    只是马蹄踩踏事件,并非车祸或是中枪那么严重,但手术时间这么长,情况估计不太乐观。

    他猜测可能是身体哪个重要部位受了致命伤。

    他不敢想,如果救不回来,或是留下什么后遗症的话……

    “小圆,别担心,不是有句话吗,祸害遗千年,所以无忧一定不会有事的!”安安故意用轻松的口吻安慰道,可他自己的心里也是没底。

    来这之前,他已经联系了一些朋友,把无忧的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他甚至想带个权威医生过来,可他得到的答案是,无忧所在的这间医院的医生是处理这种伤病全世界最好的。

    这间医院是距离赛马场最近的一家,平日里就经常接待类似伤者,而且这间畜牧农场,是属于埃米尔酋长殿下的,所以医生们也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以备王室成员和贵族们不时之需。

    然而,在这么有利的条件下,手术仍就是进行了这么长时间……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手术终于结束了。

    “医生,情况怎么样?”

    “全身多处擦伤和骨折,其中比较严重的是肩胛骨,他的右肩被马蹄直接踢中,造成粉碎性骨折,已经紧急手术了,但日后是否会影响行动现在还不好说。”

    “也就是说,可能会……残疾?”安安顿了一下,实在是不忍心用这个词。

    小圆的身体一晃,全世界都在摇晃。

    怎、怎么可以这样?无忧哥哥那么优秀、那么棒的一个人,怎么可以变成残疾?

    老天爷未免太残忍了!

    “在医学上讲,这并不能称作残疾,因为他的肩膀和整只手外表看起来都还是跟以前一样,跟正常人一样,只是不能用力罢了……”医生说道。

    安安的呼吸一紧,什么意思?都已经这么严重了,医生居然还只用“罢了”二字?

    “他最最严重的伤,不在肩胛骨,而是在颈椎,头颈部外伤造成的,最严重的后果是可能会导致……瘫痪。”医生给出更糟糕的答案。

    瘫痪?

    小圆的双眼一灰,一瞬间全世界都失去了光彩。

    安安也是狠狠地倒抽一口冷气,他不知道这样的抢救结果是好还是坏。

    他接触过各个领域的新闻,曾经在墨西哥举行的一场现代五项马术比赛中,一名选手不慎从马上摔落,遭马蹄踩踏,当场丧命。

    没有什么比生死更严重了的,可是无忧如果真的瘫痪了,那是……生不如死。

    ***

    手术结束后,无忧被转入了加护病房。

    因为麻醉和用药的关系,他还一直昏睡着。

    医生和护士也交代了,家属和亲友暂时不能进病房去看望。

    “小圆,你已经站了很久了,坐下来休息一下吧。”安安望着那个从医生宣告无忧可能会瘫痪的消息后,就一直站在那里发呆的女孩。

    她的反应出于他的意料,印象中她小时候很胆小,总是喜欢跟在无忧身后,他让她往东,她绝对不会往西,总是闷着头,很没有自己主意的样子。

    可是现在的她,执着得有些可怕。

    她的脸色比纸还要苍白,随时都可能昏倒的样子,可是她拒绝护士的帮助,她坚守在无忧的病房前,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着里面的他。

    她不说话,没有人知道她心里面在想什么,可是他感觉的出来,她应该是要做一个很重要的决定。

    但至于那个决定是什么,他还不够分量让她开口。

    还有,他在她空洞的眼神里,看到了唯一的一丝情绪——后悔和自责。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她愧疚什么呢?这只是个意外!

    刚刚他已经向卡塔尔王子索要过现场录像了,当时无忧刚刚结束表演,让马厩的小厮把马牵下去,他松开缰绳后随即转身,现场的人们因他的精彩表演而兴奋,欢呼着冲到场地中央,中间有土库曼斯坦人,他们甚至挥舞着土库曼斯坦的国旗。

    众所周知,汗血宝马是土库曼斯坦的国宝,印上了国旗,那匹马正是看到了熟悉的国旗才一时失控。

    王子解释说,卡塔尔总共有两匹汗血宝马,黑色的那匹是埃米尔酋长天价购买来的,养在卡塔尔很多年,而那匹枣红色的,也就是无忧骑的那匹,是卡土建交周年的时候,土方赠送的珍贵礼物,是不久之前的事情。

    也就是说,那匹马的的故乡情结还很深刻,虽然平日里好好的,但看到国旗后,异常兴奋,而且刚刚表演完毕,情绪还很高昂,没来得急冷却,如此才导致失控。

    当时无忧站的位置最近,那匹马发了疯似的朝着扑去,而小圆迎面奔着他去,最先看到,她本想救他,可是无忧的反应更快,用身体护住她,自己则被马蹄狠狠地踢中。

    “小圆,你别难过了,这不关你的事,没有人会怪你的,无忧更加不会,他比谁都希望你好好的。”安安试图安慰她,可是她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眼睛里平静如一潭死水。

    “安安……”

    走廊尽头跑来一群人,吴艺楠、齐遇、小绿,还有薄荷、关守恒、贝贝全都来了。

    “安安,无忧的情况怎……怎么样?”吴艺楠哽咽着问道。

    从接到消息开始,她的一颗心就悬着,恨不得可以立即飞到医院,可是太远了,而且当天已经没有航班了,她等不及第二天出发,齐遇也等不及,于是动用了私人飞机。

    他们连夜联系了航管局和起降的机场,可是事出突然,航空调控方面有些麻烦,过程很是纠结。

    但千难万险,总算是到了,可是她却忽然有点不敢面对,生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齐遇也同样是担心到不行,可他强迫自己不要慌,他用颤抖着手搂住妻子的肩膀,给予她力量,也给予他自己信心。

    “安安,说吧!无论什么结果我们都会接受。”

    事到如今,他已经不敢奢望什么奇迹,所以只能面对问题。先面对,再解决。

    “安安哥哥……”小绿哭得很矛盾,好像是不知道是让他说好,还是不让他说好。

    贝贝扶着小绿,可是她自己的手也在抖,眼泪掉得跟小绿一样凶。

    安安望了望自己的父母,关守恒和薄荷也同样是一脸紧张与沉重。

    毫无疑问,无忧对他们而言,就像是另外一个儿子。

    无忧对于他们每一个人来说都很重要,他若出事,所有人都会很难过、很难过。

    他也是。

    无忧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跟亲兄弟没有分别。

    虽然从小到大,无忧经常给他惹麻烦,不是让他帮忙抄作业,就是找他借钱,可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比亲兄弟还要亲。

    刚刚医生宣布无忧可能会瘫痪的消息时,他甚至想,如果他可以分担无忧一半的痛苦可以挽救他的话,他肯定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可是,那只能是理想中的愿望。

    “情况不太好,医生说以后可能会……卧床不起。”他斟酌了一下,才用了这四个字,因为他实在是不忍心在大家面前说出“瘫痪”这个词,太残忍了!

    然而,在场的哪一个不是聪明人,所有人都惊了、傻了、默了。

    走廊里一片沉寂,气压低得让人快要无法呼吸。

    悲伤蔓延,连哭泣都变成了无声。

    吴艺楠将头埋在齐遇的胸前,手紧紧抓着他后背的衣服,布料被她捏皱,如同她乱成一团的心。

    身为一个母亲,无论自己的孩子变成什么样,都没有理由嫌弃或是放弃,可是她不能想象,她聪明伶俐、活泼好动、人见人爱的无忧,怎么可以变成一个废人,甚至是植物人。

    不,是比植物人更惨。因为植物人没有意识,不会知道自己的痛苦。

    可是无忧会,他的身体不能动,但脑子还可以。那只会更痛苦!痛苦上一百倍、一万倍!

    哀伤漫无止境,没有人说话,因为不知道能说什么,没有人安慰,因为每个人都需要安慰。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病房门口的小圆却忽然转过身来。

    她的步伐轻而缓慢,却又坚定有力,她走到吴艺楠和齐遇面前,语音有些颤抖,却十分肯定,“齐叔叔,吴阿姨,我想跟无忧哥哥结婚,请你们为我们做主好吗?”

    结婚?

    别说吴艺楠和齐遇这帮人惊呆了,就连走廊里来回经过的懂中文的医生和护士,也全都惊呆了。

    在医院里,见多了生离死别,见多了世态炎凉,有多少女人是在得知自己丈夫得了不治之症的时候转身而去,有多少男人是在得知自己妻子不行了的时候想着赶紧去找下一个,久病床前无深情,能在病床前照顾上三年五载,就已经是很情深意重了。

    可是这个女孩,这么年轻,这么漂亮,却想在这种情况下,交出自己的一辈子?!

    “小圆……”吴艺楠笑着流泪,她就知道无忧没有选错人,可是,她不能答应。

    “吴阿姨,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但是小圆,你真的不必这样……你和无忧之间,现在并不存在什么责任和义务……”

    “所以我才想要结婚,结了婚,他就再也赶不走我了。无忧哥哥那么骄傲,他醒了后肯定会崩溃的,他不会要我的同情,可我不是同情他,我爱他!”

    最后三个字,掷地有声,让所有人为之震撼。

    安安终于明白,她之前眼底的后悔是为了什么,是因为她没有早一点成为无忧名正言顺的女朋友,甚至是妻子。

    他们明明就互相喜欢,却浪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

    爱情果然不等人,所以,一定要且行且珍惜。

    ***

    2013-11-14打赏名单:15352517221赠送的红包188/小说阅读爱情赠送的红包188

    |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