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天价前妻

新娘不是她

    他要结婚了?

    这么快?

    不,不快了,请柬上的日期是下个星期六,那本是他们要结婚的日子。

    海悦国际饭店,也是他们重点考虑过的办酒席的地方。

    就连请柬的样式,上面的邀请语,都是一模一样的!

    唯一的不同是,上面没有婚纱照了。

    也是,新娘都不是她了,又怎么会放他们的婚纱照?

    不过,他也没有放新的照片上去,或许是因为时间太仓促了,他还没有来得及去跟新的未婚妻去拍。

    但无论如何,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他要结婚了,而新娘不是她。

    他还说她心狠,他又何尝不是?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这样逼她?

    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跟她赌气,所以才这么迅速地闪婚,但如果是的话,那么他的目的达到了,她真的被他惊住了。

    可是……她能做什么呢?

    是去婚礼上大闹,还是带着儿子去抢婚?

    不,她什么都不能做。

    她只能默默地退场,然后默默地为他祈祷和祝福。

    “恭喜!”她微笑着说道,可心却在流泪。

    齐遇的眼眸忽地一紧,这个女人到了现在竟然还是这么无动于衷?

    她辞职也就算了,居然还能笑望着他娶别的女人?

    他故意没有在请柬上放照片,甚至连新人的名字也没有写,只画了两颗心上去,难道她就一点都不好奇,一点都不想知道新娘是谁吗?她一点都不在乎他娶的是谁吗?

    自马尔代夫回来后,她就对他一直冷淡如冰,除了公事之外,她对他不闻不问,他不来上班,她不担心他去了哪里,他来办公室后,她也不会再像是以前那样帮他准备咖啡或是茶水,她完全把他当做了陌生人!

    上个礼拜她还递交了辞职信,于是他故意消失了一个星期,今天更是直接拿着请柬出现,他就是想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可是,她的反应却是对他说恭喜!

    她真的惹火他了!真的激怒他了!

    “那么就请你看在我们是老同学一场,又共事了这么久,而且还交往过一阵子的份上,来喝喜酒吧!”他故意拿了一张喜帖给她。

    “这恐怕不方便吧?新娘应该不会愿意看到你的前女友吧?”她强装镇定地说道。

    “没关系,反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她不会介意,而且我邀请的前女友不止你一个,摆了好几桌呢!”他的黑眸紧紧地凝睇着她。

    “那她还真是豁达。”她挤出虚弱的笑容。

    她知道他这是在讽刺她,因为之前她正是用这个理由来跟他分手。

    他这么说,是想让她看看,其实并不是每个女人都像是她那样较真,那样无理取闹吗?

    “我的辞职信……”她将话题转回到公事上。

    “你确定你真的要辞职?”

    “是的。”她别无选择不是吗?她马上就要去动手术了,而且以后这里将有一位名正言顺的老板娘,不会再需要她了。

    “你确定自己不会后悔?”他咄咄逼人地追问。

    “不会。”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后悔的权利。

    他还能说什么?他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她机会!可是她却如此决绝!

    “好,我批准!”他取出抽屉里的辞职信,大笔一挥,签下名字。

    “谢谢。”她接过辞职信,转身就走,因为她怕自己再多呆一秒,就会忍不住哭出来。

    她更没有勇气回头再多看他一眼,因为她怕自己一回头就再也下不了决心离开。

    “再见。”她轻轻地关上办公室的门,同时关上的,还有她的心门。

    他就快是别人的丈夫了,无论她的手术如何,她都不该再爱他了。

    ***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婚礼的日子就迫在眉睫了。

    婚礼前夕,齐遇约了关守恒出来喝酒。

    本想是找人陪陪,让他安慰一下自己,可是当齐遇看到关守恒那一脸幸福的样子后,顿时觉得自己找错人了。

    看着好友脸上,甚至是眼睛里都冒出笑意的的样子,他愈发觉得自己可怜。

    “干杯!”他什么也不想说,只想喝酒,只想把自己灌醉。

    关守恒看到他这么消沉的样子,不由得皱眉,伸手夺下他的酒杯,提醒说道,“你就算是在这里醉死了,她也不会知道,所以你这样自暴自弃有什么用?有什么话当面去跟她说清楚啊!”

    “她辞职了,家里也没人,她存心躲我,我找不到她。”齐遇又拿回自己的酒杯,仰头灌了一大口威士忌进去。

    辛辣的液体滑入喉咙,呛得他心好酸,也好苦。

    或许他用错方法了,他发结婚请柬给她,并没有能够让她回心转意,相反,还把她逼得更远。

    她甚至把吴悠也带走了,他去过儿子的学校,老师说请假了。

    关守恒听了齐遇这么自暴自弃的话,忍不住摇头,他没有安慰他,而是讽刺他,“凭你的身份,想找一个人会很难吗?”

    旁观者清,他分明爱得要死了,分明是舍不得,那为什么不振作一点,去把她给追回来呢?

    “对,你说得对,如果我想找她,就算她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把她给挖出来了,可是……找到有什么用?她上回已经跟我说恭喜了,难道我还要再听她说早生贵子吗?”齐遇自嘲地笑笑,可是那笑容却比哭更难看。

    看到齐遇这么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关守恒不由得叹气,也是,一个女人如果铁了心想要离开一个男人,那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

    当年薄荷不也是那样,费尽心机才把他赶走吗?

    果然是爱情最伤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怎么都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借酒消愁的男人,是那个永远乐观洒脱,即便是世界末日来了也还是会微笑面对的齐遇。

    “我想吴艺楠是真的铁了心了,连薄荷也在找她,薄荷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不过她一有消息,我就会通知你的。”关守恒把自己所知道的一点信息透露给他。

    齐遇没有回答,只是朝他举了举杯,然后再次一仰而尽。

    “齐遇,少喝点吧!你忘了明天还有婚礼吗?”

    |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