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天价前妻

恶性肿瘤 (加更1,求金牌)

    吴艺楠简直是太无语了,不禁怀疑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有快三十岁吗?他怎么跟吴悠一起胡闹呢?

    “齐遇,你是不是上次车祸真的撞坏了脑子啊?还是你失忆了不识字?你没看到这白纸黑字上,每一条都是压榨你的条款吗?你干嘛还要上赶着签字啊?”

    他却还是一脸无所谓,笑着说道,“儿子觉得这样对你比较有保障嘛,我也觉得是,所以就签了啊!”

    “什么保障?是那张五千万的银行卡和那个钻戒吗?还是说结婚后分我的那一半财产?甚至是离婚后每个月给吴悠的十万块抚养费?”她没好气地训斥道。

    他笑了,很钦佩地说道,“你好厉害,不愧是我们公司的财务经理,这么多数字你一下子就记住了。”

    她瞪他,“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在跟你说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他握住她的手,放在他的左胸口,“楠楠,我知道你跟我在一起不是为了钱,可是我穷得只剩下钱了,除了这个我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来担保,所以你就答应吧,这样儿子也会放心多了。”

    “我……”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的意思她明白,儿子的维护她也很感动,可是……可是这样的协议也太不公平了!

    “你知不知道,如果这个协议真的生效了,然后我们以后又闹翻了,你真的会很亏的?”她再次对他强调后果的严重性。

    “我们不会闹翻的,更不会离婚!”齐遇很肯定地说道。

    她的脸微微一红,娇嗔道,“还没结婚呢,你又知道了?”

    “我就是知道!”他很赖皮地凑过来,把她抱在怀里,“能娶到你是我三生有幸,好不容易才娶到的老婆打死也不能离!反正这辈子我是赖定你了,你就认命吧!”

    吴艺楠被他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弄得面红耳赤,忽然意识到家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她不由得有些紧张。

    这些日子里,吴悠当了许久的小灯泡,搞得他们除了在公司碰面外,私下里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单独相处的时间了,更别说什么亲密的举止了。

    她真的有点不习惯了,不习惯他靠得这么近。

    但与其说是不习惯,不如说是紧张,他眼睛里的火热她不是看不懂,她不由得想起那一晚在医院……

    怎么说呢?对于那种事,她其实很害怕,因为实在是太缺乏经验了。

    虽然说儿子都生过了,但吴悠是一夜就中奖的,她的经验也就是那么一次,而且还是十年前。

    太久远了,而且那晚又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她的记忆早就模糊了。

    可是,她另外一方面又记得很清楚,比如他的呼吸、他的体温、他的吻、他的拥抱。

    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他仿佛在她身体的里里外外都留下了痕迹,永远都没有办法磨灭。

    从身体,到灵魂,她永远都是属于他的。

    所以……

    她下了某种决心似的,主动献上柔唇。

    可是他却躲开了。

    “楠楠,不要诱huo我,否则我不保证自己能够停得下来。”经过上一次在医院的事情,他回来后也检讨了,当时确实不应该,因为她值得更好的,他想好了,他们的第一次,哦,不,第二次,一定更要浪漫一点才行!

    她羞到不行,连忙把头埋进他的胸膛,可是他这样的体贴与呵护,却是让她偷偷笑了,而且笑得好甜好甜。

    ***

    谈恋爱的感觉真好,尤其是跟一个你也爱他,他也爱你的男人谈,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吴艺楠简直像是掉入了天堂。

    她每天每天都觉得好幸福,有心爱的男人,有心爱的儿子,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然而,天堂有多美,地狱就有多残酷。

    就在她幸福得都快要不知道东南西北的时候,上天又跟她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

    之前公司组织员工体检,她自然也跟大家一起做了检查,可是那天正好赶上大姨妈来,妇科的B超等项目不方便做,所以医生让她延期再做。

    三天前,她跟医生约好了,约定这个周末再做一次检查。

    周末的关系,医院里的人不是很多,所以很快就轮到她了,憋了一些尿,做了多普勒彩超,还做了一些化验。

    做完各项检查后,按理来说可以走了,等星期一再来拿报告单也是可以的,但是她想明天还要再跑一趟,太麻烦了,索性她就在走廊里等,反正周末的人不是很多,结果当天就可以出来。

    事实证明,她的想法是对的,没过两个小时,检查结果就出来了。

    “吴艺楠在吗?”报告窗口里有护士叫号,如果人在的话就直接把单子给了,如果人不在就归档存放,等病人什么时候来取了再给。

    “在,这里。”她连忙走过去,从小窗户里接过报告单。

    原以为跟之前体检的所有结果一样,都是正常的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这一次,却是大出所料!

    子宫肌瘤!

    报告单上她只看得懂这几个字,并且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东西。

    此外,单子还还写着一大堆名称和数字,她不是学医的,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所以连忙拿着报告单去找医生。

    “医生,我到底怎么了?现在是什么情况?严重吗?”她不由得有些紧张,因为医生拿着她的单子看了半天都没有说话,表情有些沉重。

    过了好一会儿,医生才缓缓地抬头问她,“吴小姐,你结婚了吗?”

    “呃……还没,不过快了。”齐遇最近一直在张罗,不过公司的事情很多,而且婚礼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准备好的,要照婚纱照、要摆酒席、还要去帮吴悠改户口什么的,很多事情要忙,所以还没有搞好。

    医生点点头,表示明了,然后又问,“你生过孩子了是吧?”

    “是。”

    “幸好。”医生很庆幸地点了点头。

    她更紧张了,这是什么意思?

    “医生……我到底怎么了?”她忐忑地问道。

    “吴小姐,很抱歉地告诉你,你的状况不太好。虽然说子宫肌瘤是现代女性中很常见的一种疾病,有的未婚少女甚至是儿童也有长的,它的恶性病变率很低,一般人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但是你的……从多普勒彩超上很清晰地看到,边界不清晰,这是恶性肿瘤的表现。”

    恶性肿瘤?癌症?

    怎、怎么可能?

    “医生,不可能的!这一定是搞错了!我不可能得这种病的!我……我虽然生过孩子,但是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十年了!而且我未婚,这些年来一直单身,我平时很注重个人卫生的,而且我的私生活一点也不混乱,我怎么会得这种病呢?”她不相信,不相信!

    “吴小姐,请你冷静一下,先听我说。其实大家对于子宫肌瘤的认识有很多误解,事实上它并非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是私生活很混乱的女人才会长的。长肌瘤的人很多,这个有很多种原因,有的是遗传因素,有的是细胞因子与细胞外介质,还有心情抑郁,工作压力大等很多原因导致。”

    “根据我们的临床数据统计,现在社会至少有20%的育龄女性患有子宫肌瘤,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女性,都是跟吴小姐你一样的,未婚,甚至有的人不曾有过X经验,也很注意个人卫生,但她们还是长了,而这些人当中,绝大多数都是大学生、研究生,公司白领,甚至是高管,她们的学习和工作压力很大,平时也很少运动,心事重,熬夜等等,这些都是导致肌瘤的发生。”

    听了医生的科普,吴艺楠稍微明白了一些,这情况确实跟她满符合的,可问题是该怎么治疗呢?

    “医生,长这个的人是不是都需要动手术呢?”

    “不,因人而异。有的人长了就长了,没有任何影响,月经正常,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所有就可以不用管它,但是你的情况……肌瘤已经很大了,超过5公分,而且边界不清晰,是恶性的表现,是一定要手术的。”

    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掌心里一片潮湿。

    “还有……吴小姐,你的肌瘤位置不太好,如果切片检查确定是恶性的话,那么还不只是手术摘除那么简单,而是……需要将整个子宫都切除。”

    什么?

    吴艺楠的脑袋顿时一阵眩晕。

    就算她不是学医的,就算她再不懂医学知识,但是她也知道子宫对于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

    没有了子宫的女人,还能算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吗?

    她才27岁啊!

    |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