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天价前妻

第一卷结局 4

    薄荷的话吓得关守恒脸色瞬间苍白,预产期还没到,怎么就要生了?

    其实,他比任何人都要希望这个小baby可以早点出生,因为那样的话,薄荷就不必接受孕中脐带血抽取手术了,可前面数次的检查结果显示,小baby的发育速度正常,没有他们所期待的那么快,所以不能提前出生。

    虽然现在的医学技术已经比十年前发达多了,但小baby还不到出生的时候,硬生生地做剖腹产手术,也是有风险的事情,在多名医生的集体会诊后决定,还是再等一等。

    当然,这个等待的前提是安安也必须能等。

    幸运的是,安安的状况较为稳定,之前医生曾说他必须在六个月内接受新生儿的脐带血,但或许是上天眷顾,这些日子里,安安的身体一直不错,可能也是因为心情好的缘故,一来全家团聚,二来他的“趣味英语”也广受欢迎,所以整个人每天都精神奕奕的,医生直呼万幸,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多等上一阵子,等到脐带血的量足了,才正式接受移植手术。

    今天是薄荷的第三次抽取手术,本来一切都安排好了,等这次做完,医生就将三次收集到的脐带血一起处理,一次性地输给安安,可没想到,计划没有变化快,小baby竟然要提前出生了!

    “薄荷,你怎么样?是不是很痛?”关守恒额头上的汗珠立即滚落下来。

    “我……可能是要生了……”薄荷气息虚弱地说道,腹部忽然传来一阵阵抽痛,让她感觉有些难受。

    虽然还没到预产期,但这种熟悉的痛感,跟当年安安出生的时候一模一样,十之八九是要生了!

    “天啊,那怎么办?那怎么办?”关守恒太过紧张的关系,以至于他忘记了医生就在旁边。

    “关先生,你先冷静一下,我们先来看看孕妇的情况再做决定。”妇产科的主任冷静地说道。

    “她不会有危险吧?”关守恒还是丝毫都不敢放松,整个人紧绷着,看起来随时都可能昏厥。

    “关先生,如果你一直这么紧张的话,那我们只能先请您出去了。”医生下达逐客令。

    关守恒这才意识到不妙,连忙恢复理性,深呼吸了两下后,强行保持镇定地说道,“好,我不吵,麻烦你们先看看我太太的情况,拜托了!”

    他慎重的语气让一旁的小护士哭笑不得,“关先生,生孩子没那么快,你真的不必这么急。”

    又不是你生,你当然不急!

    关守恒真想这样吼回去,可理智告诉他还是赶紧闭嘴才对,他没做声,只是又低下头,紧紧握住薄荷的手。

    “关守恒……没事的……”薄荷还反过来安慰他,因为她觉得他比她还要紧张,还要害怕。

    他这个样子,真是让她啼笑皆非,不知道是该感动好,还是该取笑好。

    “一定会没事的!有我在,我会陪着你的!”关守恒的理性终于全部回归,他不能慌,他一慌,她和孩子可怎么办?他得守护着她们才行!

    医生们见多了这种情况,所以一个个都很镇定,脐带血抽取是不必进行了,并立即安排产房,薄荷很快就被推了进去。

    关守恒也寸步不离,他衬衫的后背,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就已经湿了一片。

    产房里,薄荷躺在产台上,喘息愈来愈剧烈,她的身边装置着胎儿监测器,测量小baby的心搏变化和子宫收缩的频率,医生认真地观察着她的状况。

    “医生,情况怎么样?我太太是不是要生了?”等了半天,也还是一点进展也没有,关守恒又忍不住紧张地追问。

    “没这么快,才开两指,要再等一下。”医生安慰他说道。

    关守恒无言以对,他能做的,似乎只有等。

    薄荷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只能躺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呼气。

    “关先生、关太太,你们放心吧,虽然小baby忽然要出生有点突然,但这是好事啊,小家伙一出来,脐带血不就有了吗?”医生安慰着他们,以缓解紧张的气氛。

    关守恒紧紧地握住薄荷的手,两个人很有默契地对视一眼,都非常感动,这个小baby可真贴心,为了不让妈妈再遭罪,她干脆提前出来了。

    “产妇和胎儿的情况都很好,你们不用担心。”医生也很欣慰地说道。

    薄荷用力点头,一波又一波的痛楚,如同潮水般朝着她涌来,让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关守恒则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拿着毛巾帮她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又过了好一会儿,情况仍旧是没有进展,唯一有变化的是,关守恒和薄荷的汗都越流越多。

    “医生,我太太好像很疼,怎么办啊?”关守恒揪心地问道。

    “生孩子哪有不疼的,稍安勿躁!”医生劝解地说道。

    关守恒真是恨极了,恨医生这么“无情”,更恨自己让她怀孕,他头脑一昏,立即忏悔地说道,“薄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你怀孕的。”

    薄荷感觉很痛很痛,痛得几乎没有力气说话,可他这句话她必须要反驳,“你傻啦?孩子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礼物,再说没有这个小baby,安安怎么办?”

    “……”关守恒连忙闭嘴,可她这么难受的样子,真是让他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差不多。

    这时,妇产科主任,住院医师,还有几名护士纷纷凑向产台,仔细地检查薄荷的情况。

    “情况不错,自然生的难度也不会很大,再坚持一下下就好!”妇产科主任鼓励说道。

    “嗯!”薄荷咬紧了牙关。

    “宝贝加油,我就在你身边,不要怕!”关守恒用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不让她咬自己的唇齿,怕她伤着自己,他只好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要咬就咬我吧!”

    薄荷因他的温柔和担当而感动不已,体力已经消耗了很多,但她的内心却仿佛充满了强大的力量,有他在,她一定可以坚持的!

    “用力!用力!”医生们开始发号使令。

    薄荷听从医生的指挥,痛楚也一下子爆炸到几点。

    “啊——”她痛叫出声。

    “再用力!好,很好,再用力!”医生们继续鼓励。

    薄荷用力吸气吐气,最后真的忍无可忍,贝齿用力咬住关守恒的手指后,将全身的力气都推向了腹部。

    “哇呜——”婴儿的啼哭划破产房的空气。

    薄荷如释重负,累极地闭上了眼睛。

    关守恒也长长地松了口气,半跪着的身体软软地倒下。

    “恭喜!是个很漂亮的小公主!”医生们欣喜地汇报说道。

    关守恒已经紧张得站不起来,他也顾不上自己,一边用手轻抚着薄荷的脸,一边哽咽地告诉她,“薄荷,你听到医生的话了吗?我们有一个女儿了!”

    护士连忙将小婴儿抱过来,关守恒小心翼翼地接过,抱着她到薄荷跟前。

    “薄荷,你睁开眼睛看看,这是我们的女儿,长得好可爱,长得跟你很像,是个漂亮的小娃娃……”

    薄荷虚弱地将眼睛掀开一条缝,看到自己面前,已经用包巾裹住,仅露出一张小脸蛋的baby。

    小baby的脸蛋皱成一团,不过还是挺可爱的,粉嫩嫩的。

    她情不自禁地掉泪,尽管全身的力气都消失殆尽,但看到健健康康的小baby,看着那张可爱的小脸蛋,她彷佛一下子又有了力量。

    “都当妈妈的人了,还这么爱哭?”关守恒取笑着说道,殊不知他自己也是热泪盈眶。

    “我早就当妈妈了好不好?安安都十岁了!”薄荷一想到两个孩子,就忍不住兴奋。

    本来她的意思是让他放宽心,可关守恒却听得心酸,刚刚亲眼目睹她生产时的撕心裂肺,整个过程让他担心极了,也心痛极了,他忍不住想,十年前她生安安的时候,该是多么痛苦!那时候她只有17岁啊!她最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该死的不在她身边!她一个人肯定又紧张,又害怕。

    “薄荷,谢谢你!”谢谢你为我生孩子,谢谢你原谅我,谢谢你给我机会让我重新重新拥有你。

    她虚弱地笑笑,不经意地一个抬眸,瞥见他手上的齿痕,那是她咬的,都咬破了,上面还渗透着血丝。

    “会不会很痛?”她心疼地问道。

    “完全不会,这点小伤跟你所承受的痛苦比起来,简直是微不足道!”他心疼地抚着她的脸,眸底充满了柔情。

    “脐带血都收集好了吗?”薄荷想起这件重要的事,连忙询问。

    “关太太,放心吧,小baby知道心疼你,所以迫不及待地出来了,我们收集了整整一大管呢!”护士微笑着告知。

    薄荷长长地松了口气,一切都值得了!

    经历了痛苦的生产过程,薄荷实在是累极了,在转入普通病房后,立即她体力不支地沉睡过去。

    关守恒守在床边,静静地望着她,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但唇边却扬起一朵美丽的笑花。

    小baby在护士的照顾下,已经洗好了澡,医生也检查过了,放入小小的玻璃箱内,玻璃箱就离她的床头不远。

    本来小baby是要被送去医院的育婴室的,但他特意向医生申请,又多请了两名护士来照顾,因为他不想让小baby离得太远,因为他得让小baby先陪着妈妈,因为他得先离开一下。

    安安的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虽然他最近的身体状况不错,但刚刚可能是因为薄荷突然要生,安安也很紧张的关系,他的情绪也有点不稳,甚至出现了脑供血不足的情况,所以医生决定立即为他进行脐带血移植手术。

    刚刚生产时所收集的脐带血,再加上之前两次抽取的,全都装在一个白色圆柱形的移动液氮罐里,经过医生的专业处理后,脐带血缓缓输入安安体内。

    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算太难,但关守恒还是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煎熬。

    约一个小时后,移植手术终于顺利地完成了。

    当医生宣布“移植成功”四个字时,关守恒再次不由自主地红了眼眶。

    他觉得自己活了快三十年,流过的眼泪也没有今天一天的多,可是他并不觉得丢人,因为今天全是感动的眼泪,幸福的眼泪!

    安安的情况很稳定,但他必须在隔离病房里住上一段时间。

    “如果25天后,血象慢慢恢复到正常水平,这次移植就算是彻底成功了,到时候可以回家调理。”主治医师微笑着告知。

    “谢谢医生!”关守恒感激地说道。

    “不客气,祝你们一家幸福!”医生也早已经被这一家人感动。

    “谢谢,谢谢!”关守恒仍旧是感激连连,爱情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邂逅,而生命,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偶然。

    他感谢上天,让他拥有生命中最珍贵,也最幸福的时刻。

    ***

    一个月后,安安出院了,薄荷也做完了月子,关守恒怀里抱着刚刚满月的小baby,拖家带口地离开医院。

    一家四口共乘一车,关守恒开车,薄荷和安安都坐在后座,母子俩中间放着一个小小的婴儿提篮,小baby正躺在里面甜甜地酣睡。

    关守恒故意将车子开得很慢,半个小时后,一家人回到了家中。

    小baby就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一进家门,立即就醒了过来,睁开又圆又大的眼睛,四处观望。

    她有一点点的怕生,但是圆溜溜的眼睛里又充满了好奇,躲在关守恒的怀里,偷偷地看着新家。

    明明知道才一个月大的小baby其实看不了很远,但薄荷看到女儿如此可爱的模样,还是忍不住低头,在她可爱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真不愧是她的小公主,这么漂亮、这么可爱,香喷喷、软绵绵的!

    “妈妈,我可不可以抱一下妹妹?”安安早已经跃跃欲试了,对于这个可爱的妹妹,他喜欢得不得了,可是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医生说他身体虚弱,需要好好休养,害得他一直没有机会抱抱小baby。

    “可以,不过你要小心哦!”薄荷知道儿子等不及了,连忙示意关守恒将小baby递过去。

    “这样抱。”才一个月,关守恒就已经深有奶爸心得了。

    “知道了,爸爸。”安安小心翼翼地接过妹妹,爱不释手。

    小baby的肌肤白皙,眼睛又大又圆,可爱得像个天使一样。

    “Baby,我是哥哥喔,哥哥!”安安迫不及待地跟她介绍自己。

    小baby眨巴一下可爱的圆眸,咧嘴笑了,口水沾湿了安安的衣服,不过他一点也不在意。

    “Baby,哥哥带你去参观我们的家好不好?先去你的房间吧,爸爸为你准备的小床,很漂亮哦!还有很多洋娃娃和玩具!”安安很有耐心地说道。

    两个孩子的身影慢慢地没入了儿童房,关守恒则拉着薄荷的手在客厅的沙发坐下,两人相视一笑。

    略沉默了片刻,关守恒从茶几的抽屉里取出几份报纸,“薄荷,我想有件事是该告诉你了。”

    “什么?”她狐疑着接过报纸,低头看了看,又惊又喜。

    不久之前,她生产后的第三天,乔氏和方家的案子都有了结果,乔氏因为上次的事情遭受重创,警方在调查的过程中又发现了他们其他更多的不法行为,数罪并罚,以乔立杰为首的几名乔氏高管全都被判了刑。

    而方局长也因为被查出一大堆以权谋私和大量受贿等问题,被判无期。

    至于方媛,也脱不了干系,处三年有期徒刑。

    对于薄荷而言,这些都是好消息,可最后一份报纸上,是沈眉的消息。

    那消息让她的心情颇为复杂,高兴,却也难过。

    关守恒轻轻搂过她的肩膀,温柔地安慰。

    有乔氏和方家的原因,他也帮着把债还清了,法官又考虑到她的身体状况,所以沈眉得到从轻发落,可还是被判七年。

    七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只是沈眉的身体,不知道还能不能熬过。

    关守恒非常不舍,但却不得不舍,拉开另外一个抽屉,取出一份巴黎三大的录取通知书。

    薄荷过去的学历虽然不高,但是她在博览会期间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再加上路易斯先生的推荐,出国的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薄荷,去留学吧,这是你妈妈最大的心愿。”

    “我……”她下意识地摇头,她是想出国留学,可是她走了,他和孩子们怎么办?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