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天价前妻

两个人都成熟了

    在关守恒的强势之下,薄荷只好在医院住了一晚。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准备着出院,可是那个霸道的男人死活也不同意。

    “关守恒,我要回家!”她主张说道。

    “吃了早餐再说。”关守恒将他一大早买来的营养早餐推到她面前。

    “我不饿。”薄荷故意无视那些美食,一心只想赶快回家。

    虽然她刚刚已经跟李组长请过病假了,今天不用上班,但是她才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医院里,今天是星期六,安安不用上学,正好吴悠和楠楠也在,她想四个人一起出去玩玩。

    听楠楠说,附近的一个乡村最近开展了农家乐,她想找个时间带吴悠去一趟,也邀请她和安安一起去,不过最近她们都太忙了,一直没找出时间来,但今天可以了,今天她请了病假,明天又是星期天,这样一来就有两天时间了,楠楠这几天也有空,刚刚从旧公司辞职,新公司还没去,正好有空。

    薄荷心里美美地盘算着,就今天吧!

    而且今天天气也很好,很适合户外活动,安安正需要多锻炼一下,多晒太阳,多亲近自然,还有农家乐的地方提供餐饮,听说还有一些农户专门卖绿色蔬菜,如果合适的话,她也想买一些回来。

    她暂时没有办法带安安出国去玩,但附近的地方还是可以转转的,她想安安也一定会喜欢的。

    薄荷思考的时候,关守恒已经把餐盘和筷子都准备好了。

    薄荷的思绪从安安那里转回来,看到他那张和安安神似的脸庞,心里又蓦地一酸。

    她真的不是想故意瞒着他,只是……他已经很久没有跟她再提孩子的事情了,她想,他心里的伤口已经结痂,所以她不忍心再去戳那个地方。

    她知道,他很喜欢孩子,如果他知道安安的存在,很可能会喜极而泣,可是安安的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犯,她不敢想象他再次痛不欲生的样子。

    这些年,他已经很苦了,她伤他一次就够了,不能再有第二次。

    要怪只能怪命运太无情,如果当年她没有早产,没有因此伤了子宫,或许她还能再生一个孩子,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她只能认命。

    或许,这就是上天给她的惩罚,如果当年他们在婚姻中可以学会互相体谅,多一些沟通和理解,可能就不会那么冷战,那么吵架,她也不会得忧郁症,更加不会早产,然后引发后面那一连串的悲剧。

    而在那场婚姻中,最最无辜的人还是安安,小小的生命就命悬一线,如果时光倒流的话,她一定会更小心地对待肚子里的宝贝,绝不会让孩子再出于危险之中。

    原来,十年间改变的不只是年龄,还有成熟。

    如果当年她有现在的思想,那他们之间的结局或许不是现在这样。

    可是……时光永远也无法倒流,只能向前。

    早就知道他们不可能了,她现在之所以还坚持着这份工作,主要还是因为方媛的事情,她不能让方媛得逞,他以后娶谁都好,就是不能娶方媛那种有城府的女人,他值得更好的。

    以后,他或许会再婚,会再有孩子,他一定会很幸福的,虽然他的幸福不是她给的,虽然她会吃醋、会嫉妒,但她仍然会祝福,因为她欠他一份幸福,只要他好,她就满足了。

    薄荷用力咽下心中那份难言的苦涩,扯了扯嘴角,再次说道,“我要回去了。”

    “我也说过了,吃完再说。”关守恒也坚持到底。

    “我真的不饿……”话才出口,她的胃竟然发出“咕噜”一声,像是在抗议它的主人。

    好尴尬!

    薄荷懊恼地皱眉,关守恒却是淡淡地勾起唇角,将筷子塞到她手中,“吃吧!”

    “你干嘛这么多事啊?都几点了,你还不去上班?”她没好气地抱怨,因为不好意思的关系,只好假装抱怨他的多管闲事。

    “我都说过几次了,今天早上要看到你的总结,总结还没看,我怎么能离开?”关守恒狡辩说道。

    薄荷气极,这个万恶的资本家!连病人都要压榨!

    她没好气地翻了翻枕头下面,把临时赶工出来的总结递给他,虽然写得仓促了点,字迹潦草了点,纸张也随意了点,但内容可是货真价实的!

    “那,给你!”她的眼神分明在说,你可以走了!

    关守恒接过总结,坐到一旁去,随意翻看。

    薄荷则是闷头吃饭,唔,这个粥的味道还真是好哎!

    她一口没吃完,就忍不住又用勺子挖了一大口放入口中。

    唔,这个小菜也好好吃啊,比安安的手艺还要好哎!

    哇塞,这么美味的早餐不知道是在哪个早餐店买的啊?

    薄荷下意识地寻找外卖的袋子,一般来说袋子上都有印刷标志的,可是望了一圈,只发现床头柜上一个白白的透明塑料袋,上面什么字都没有。

    她又仔细看了看筷子,筷子上也没有标志,难道……这些食物不是买来的,而是他自己做的吗?

    她偷偷地抬眸,觑向一旁的他。

    关守恒察觉到她的目光,却假装没有看到,故作平静,低头继续专注在手中的那几页纸上。

    没错,粥和小菜都是他亲手做的,医院外面的小餐馆里虽然也有卖现成的早餐,可是他觉得太油腻了,不适合生病的人吃,所以他特意跟老板借用了厨房,亲自煮给她吃。当然,他有付给老板场地费。

    不过,这件事不能告诉她,因为他现在还不能让她知道他关心她,不然她一定会避而不见,他们现在好不容易才能像是现在这样和平相处,虽然没有多亲密,但是起码能够天天见到。

    慢慢来吧!

    薄荷见他神色平静,心底的狐疑慢慢消退,不过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

    “关守恒,这些东西该不会是你亲手做的吧?”她干脆直接开口询问。

    关守恒险些笑出声来,这个女人永远这么直接!率真得可爱!

    “怎么可能?”他一副你想多了的表情,嘴角一扬,调侃说道,“难道……你想吃我亲手做的东西吗?”

    “我才没有!”她的心弦微微一颤,连忙低头闪躲他的视线。

    她又吃了一口粥,那软软糯糯的口感实在是很绝妙,真的不像外面买来的那种啊!

    “这个哪里买来的啊?”她好奇地问道,这么好吃,她都想去买了。

    “就外面的小车里随便买的。”他含糊地回道。

    薄荷顿感失望,小车里的?那岂不是流动的?

    “这个味道很好呢!”她一副赞美又一副买不到可惜的语气。

    关守恒忍不住想笑,可却硬绷着自己,一副冷淡的表情,“是吗?我还以为你会说,你这么讨厌的人买来的东西也难吃死了呢!”

    可恶!他在故意取笑她吗?

    “你果然有自知之明!”她冷哼,不客气地赏她一记白眼。

    然后收敛心神,加快用餐的速度,想赶紧吃完,早点出院。

    关守恒暗笑,一言不发。

    十分钟后,薄荷将一整份早餐吃得干干净净,关守恒却“不守承诺”,慢条斯理地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单子,“你休息下,等下去化验室。”

    化验室?为什么要去那里?

    薄荷接过他手中的单子,看到上面乱七八糟的检查事项,越看越恼火,这医院是在坑钱吧,她只不过是吃海鲜喝啤酒引起的痛风而已,怎么还检查到妇产科去了?

    可恶!这一定是黑店!

    仿佛是看出了她不想去的心思,关守恒强调说道,“检查费都已经交了,不去不行。”

    薄荷忍不住给他一记白眼,指着单子问道,“你知道这上面都是什么吗?”

    关守恒还真是不知道,医生的字就是那样,龙飞凤舞的,除非医院内部人士,外人还真是看不懂。

    薄荷轻哼医生,他不懂她可懂!

    这些年来,因为安安的身体,她没少跑医院,所以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虽然她不是全都能看懂,但有几个很明显的还是看懂了,那都是妇产科的项目啊!

    怪不得现在新闻上总有数不清的医患纠纷,有的医院确实很可恶,据说是给医生提成的,难怪他们要往死里给病人开单开药了!

    薄荷越想越气愤,她都这么穷了,还要被压榨!

    好吧,虽然现在是他在出医药费,但是她早晚都要还的啊,那不还是等于在花她自己的钱?

    她才不要去当那种冤大头!

    “我已经好了,不必再检查了,医生不也说了,休息两天就没事了。”她将单子装进口袋,打算等下拿去退掉。

    “医生也说了,单子上的项目都要做检查。”他的语气强硬,不容她反抗。

    薄荷无奈地叹气,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我的总结怎么样?过关了吗?”

    关守恒微微眯起眼眸,审度着她。

    她被他看得有些头皮发麻,有些心虚,但又真的很想知道他的评价。

    他沉默了片刻,才决定不跟她纠结于刚刚的那个话题,认真地说道,“写得很好!是我见过的,将第一次中法互译总结的最好的一份报告。”

    最好的一份?

    她忍不住惊喜,但又不太敢确定。

    因为突然生病的关系,她都没有时间查资料,就只是把自己的感受和心得写出来而已。

    他却有这么高的评价?

    “关守恒,你该不会是在安慰我这个病人吧?”她狐疑地问道。

    “你不是说你已经好了吗?”他的黑眸灼灼。

    她顿时一恼,辩道,“我本来就好了,是你小题大做!你就实话实说好了,我的总结到底怎么样?你有什么说什么,我不是玻璃心!”

    她故意挺直了肩膀。

    “是真的很不错。”他点头承认。

    “真的?”

    “真的。”

    “你没骗我?”

    “骗你有钱赚吗?”他没好气地瞪她。

    她立即闭嘴,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可是还是感觉有些不太真实啊,事实上,从昨天发布会现场到现在,她的心一直都是悬着的,双脚就好像是踩在了云彩里,感觉很飘,也很梦幻,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直到写完了总结,都还是不太敢相信,自己竟然做了那么“伟大”的一件事。

    而对总结的肯定,则让她彻底相信了现实,她不是在做梦!一切都是真的!

    她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嘴角偷偷地扬起,但是又不好笑得太明显,不然感觉太洋洋得意了似的。可其实内心已经笑翻天了!

    关守恒望着她似笑非笑的表情,心情很是复杂,一方面为她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却更为她心疼。

    对于他而言,这只是一场很平常的会议,可是对她而言,却是第一次,而且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一次……原来这就是她所说的,他们之间现在的差距。

    一开始他还不懂,觉得她的想法完全是错误的,那些什么身份地位根本就不重要,但后来他慢慢理解了,而且理解得很透彻,因为他们之间的情况,跟十年前截然相反,她现在的心理,就跟十年前的他一样,不想高攀。

    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那种感受,那种酸涩、痛苦、难以言说的滋味儿。

    其实以他现在的经济实力,就算她一辈子当米虫,他也养得起她,但是他不会那样做,因为他知道,她不会开心的。

    就好像是当年,就算他不拼命去赚钱,她的钱也够他们花一辈子,而他也不会开心一样。

    而且,她是一个很有潜力的翻译官,她遗传的基因,还有从小就培养出的语感,都是非常好的,是巨大的优势,而且她又热爱这一行,不让她做下去,实在是浪费了人才。

    但她欠缺的是系统的学习,还有临场经验,而这些,他都会帮她的,他会慢慢帮助她成长,直到她找回自信,找回原本就该属于她的光环。

    “铃——”他的手机忽然响起,打断两人。

    毫不意外,是组委会那边打过来的。

    “是……不好意思……我马上就过去……”他低声说着,抱歉的语气。

    等他挂断电话,她忍不住开口询问,“是找你回去上班的吧?”

    “是。”他无奈地点头。

    她感觉抱歉,懊恼地咬唇,“对不起。”

    “为什么这么说?”他剑眉一挑。

    “因为……”她顿了顿,艰涩地说道,“都是因为我不中用,才连累你在医院呆了一整晚,还害你上班迟到。”

    她可是曾经听说过,他工作从未迟到过,今天却破例了!

    她真的很抱歉啊!

    望着她孩子气的表情,关守恒忍不住低声笑了,眼角眉梢都染上了明朗的颜色,调侃地说道,“你如果真感觉抱歉的话,那就赶紧去做检查吧,起码要让我的牺牲物有所值才对。”

    薄荷心里自责的泡泡“嘭”的一声就灭掉了,这个狡猾的男人!

    “好吧,我去做就是了!”她懊恼地说道。

    他却是不客气地质疑,“你在敷衍我吗?”

    可恶!居然在怀疑她?

    她轻哼一声,决定保持淑女风度,不跟他计较!

    “我是那种人吗?”她不答反问。

    “希望不是。”

    “当然不是!”她极力说道,表情十分认真。

    关守恒半信半疑,但时间不允许他再跟她插科打诨了,他敛去玩笑的神色,沉声说道,“去不去是你的选择,但身体是你自己的,你应该要懂得珍惜!你应该知道,一个好的同声传译员,除了必备的专业素质外,身体条件也是很重要的!”

    他点到为止,相信她可以明白。

    薄荷忽然心虚,原本她是真的想敷衍他的,可他这么一说,她却动摇了。

    “我先去上班了,饭后半小时你再去做检查。”他叮嘱说道,可语调一转,又变成强势,“如果你敢不去就试试看!”

    “嗯。”她闷闷地点头,决定屈服。

    反正她都很久没做过身体检查了,既然人都在医院了,那就做做好了!

    半个小时后,薄荷拿着单子乖乖去了化验室那边。

    “薄小姐,全部的结果要明天才能出来哦!”护士微笑着告知。

    明天?

    “我后天来拿吧,周一可以吗?”薄荷想这个周末还是先带安安去玩,报告星期一再来拿就好了。

    ***

    2013-7-21打赏名单:[安萧紫赠送的红包188][895291003赠送的红包188][兜兜转转121赠送的红包200][一粒昊然赠送的红包666][M我不想念M赠送的红包666]

    |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