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天价前妻

善良的薄荷

    法语小组内部开会,关守恒也出席,他的表情沉静森然。

    会议室内,气氛有些凝重。

    会议由李组长主持,议题只有一个——揪出偷资料的人!

    “各位同事,对于今天早上薄小姐放在保险柜里的资料丢失一事,大家有什么看法?”李组长单刀直入地说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

    因为方媛已经请了病假回家,所以事件发生时的当事人只剩下了薄荷一个,她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况,确定自己就是在那一会儿进了方媛的办公室,出来后再没离开过工作间,直到时间到了才又去开启保险柜,拿了资料后就直接去了会场。

    所有,她很确定,办公室里一定有内奸,跟方媛同流合污!

    “没有人承认是吗?”李组长严厉质问。

    “……”众人仍旧是沉默不语。

    薄荷心里面也开始犯难,因为博览会是开放性、国际性的平台,期间会有很多外国人士来访,尤其是语言中心,接触的外国人就更多,饶是她所在的这间小小的办公室,时常也会有来宾参观或是洽谈,而每个国家和地区的法律都不同,有很多地方是特别注重人权和员工私隐的,所以组委会综合考虑下,没有在办公室内安装监控,免得引起不必要的不愉快。

    正因为如此,所以上一次她电脑被人动过的事情,她没有声张,只因为她知道找不到把柄。

    当然,组委会考虑到一些文件的重要性,所以给每间办公室都配备了保险柜,保险柜三重防护,本来应该是万无一失的,但是没有想到,还是出了问题。

    李组长无奈地摇头,“办公室里总共就这么几个人,所以我们用排除法。大家都说说,在那段时间,自己都在做什么?”

    众人开始苦思冥想,乔娜薇想的时间最短,只因为她有很直接的不在场证据,“我一直都在自己的办公室,大家都可以作证,所以不关我的事!”

    薄荷下意识地点头,确实,乔娜薇没有可能,她的办公室是独立的,如果她动保险柜的话,要走很长一段路,其他人都会看见的。

    “我今天早上迟到了……所以,我也没有嫌疑。”又一名职员嗫喏地说道。

    李组长的眉头微微皱起,迟到的事情暂时不必追究。

    “我没有离开过座位,跟我挨着坐的郑小姐可以作证!”又有人洗清自己的嫌疑。

    郑小姐点了点头,“对,我一直都在座位上,我们俩可以互相作证。”

    最后,只剩下了林琳。

    “我是有离开过座位,不过我是去了茶水间,泡了两杯咖啡,我一杯,薄荷一杯。”林琳解释说道。

    薄荷莞尔着点头,是的,没错,今天早上上班时间比较早,然后又要去会场,林琳担心她精神不振,所以特意泡了杯咖啡给她呢。

    问了一圈,还是一无所获,李组长有些为难地看向关守恒,“关先生,您看……”

    关守恒锐利的黑眸扫过一干人等,幽深的双眸里一片深邃,沉静的眼神让人丝毫都捉摸不透。

    他顿了顿,才开口幽幽说道,“这件事虽然很重要,但毕竟已经过去了,既然一时间问不出来,那就暂且这样,今天还有很多工作,大家先各就各位吧。”

    “是,关先生,我会继续调查的!”李组长承诺说道。

    关守恒沉默着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起身走出了会议室,离开法语小组。

    众人一致起立,目送他离开。

    会议桌上的一圈,有人暗暗地松了口气。

    调查未果,薄荷心里当然有些抑郁,可是关守恒说得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不能因为一时间查不出来就耽误下面的工作,而且,这件事是冲着她一个人来的,不能连累大家全都遭殃,所以,只能先干活了!

    薄荷深呼吸了下,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准备工作。

    媒体见面会刚刚结束,得及时做个总结,资料也要归集起来存档……等等。

    可她才刚刚取出资料要看,李组长的专线就响了,“薄荷,有新的工作任务,你和林琳准备一下,一会儿跟我出去办事。”

    “是,李组长。”薄荷放下电话后,连忙收拾桌面。

    旁边工作间的林琳也同样是接到了命令,五分钟后,两人随同李组长一起离开法语小组。

    28楼的办公室内,关守恒端坐在大班椅上,像是特意等着她们。

    气氛有那么一丝古怪。

    “关先生,人带到了。”李组长禀报说道。

    薄荷下意识地皱眉,人带到了?意思是李组长特意带她们来的?不是说要一起出去办事的吗?

    她心中狐疑,诧异地抬眸,望向关守恒一张肃穆的俊容。

    “都坐!”他沉声说道。

    “是,谢谢关先生。”李组长坐在办公桌对面的会客椅上,而薄荷和林琳坐到旁边的沙发上。

    关守恒成竹在胸,直接对李组长说道,“开始吧!”

    开始什么?

    薄荷的眼底流露出不解。

    李组长先是对关守恒点了下头,随后便转头望向沙发上的二人,“对于丢失资料的事情,你们两个都有责任,现在这里没有其他人,我们就开诚布公吧!”

    薄荷更疑惑了,资料丢了她有责任没错,可是……这跟林琳有什么关系?

    难道……

    薄荷不敢置信一般地望向琳琳,怎么可能?办公室里跟她关系最好的人就是林琳了!林琳早上还给她泡咖啡呢,怎么会陷害她呢?

    林琳对上薄荷疑问的眼神,表情顿时一僵,整个人显得有些拘谨,手下意识地抓紧了沙发的扶手。

    “林琳,承认吧!”李组长开门见山地说道。

    “李组长,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林琳虚弱地笑笑。

    李组长叹息着摇头,更直接地说道,“林琳,关先生在刚刚开会的时候就已经确定是你了,你说你去了茶水间,而保险柜就设在茶水间的拐角处,你是最有机会接近保险柜的,你还泡了两杯咖啡,无非就是想拖延时间,不想被人发现你离开座位太久,对吗?”

    “不,不是!”林琳摇头否认,看张组长不信的样子,又急急地解释说道,“我给薄荷泡咖啡,是因为我们两个关系好……”

    “所以你更愧疚?”张组长冷声质问。

    林琳呼吸一紧,却还是否认,“不,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

    “但是保险柜上有你的指纹!”李组长干脆摆出证据,“办公室虽然没有装监控,但是组委会的人也不是傻子,我们有那么多重要资料,岂能掉以轻心?办公室的保险柜是组委会在厂家特别定做的,开关上暗藏有电子指纹识别器,而所有员工的指纹我们在录取时都有备案,任何人碰过保险柜,电子板上都会留下记录!我刚刚查过了,截止到现在,最后一个碰过保险柜的人是你!”

    “我……”林琳脸上顿时毫无血色,连连摇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承认,我今天碰过保险柜,但是我是为了放资料!薄荷丢资料的事情,不是我做的!”

    李组长脸色更沉,“都证据确凿了,你还不承认?你自己提出辞职吧,否则被开除的话,你以后休想在这一行立足了!”

    “不不不,不要开除我,我需要这份工作!李组长,求求您了,我真的不能失业!”林琳的情绪一下子崩溃,求饶说道。

    李组长却是转过头去。

    林琳更慌了,又连忙望向关守恒,恳求说道,“关先生,不要开除我!求求您了,求求您不要开除我,真的,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

    关守恒薄唇紧抿,一言不发,那双幽深的黑眸里却是早已经写满了坚定。

    林琳的眼圈红了,泪水情不自禁地坠落,只好又可怜兮兮地去求薄荷,“薄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陷害你的!我是一时鬼迷心窍!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发誓,我就做过这一次对不起你的事,以后再也不会了!薄荷,求求你,看在我们以前那么好的份上,你帮我跟关先生求求情吧!我真的不能失业!”

    “……”薄荷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怎么就会是林琳呢?怎么偏偏是林琳呢?

    她不懂,自己做人就真的这么失败吗?办公室里唯一的朋友,也会背地里害她?

    她究竟是做错了什么啊?为什么所有人都讨厌她?都要害她?

    “薄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没有办法才会这样的!我也不想害你,可是……我爸爸前阵子做生意失败,债主上门,他只好躲到外地去,而那些追债的人天天去我家闹事,我妈妈到处借钱,我们全家都快走投无路了……”林琳声泪俱下地说道。

    “那跟你陷害薄荷有什么关系?陷害她你就有钱了吗?难道你是受人指使?”李组长提出质疑。

    “我……”林琳回答不出来,她答应过人家的,不能说!她已经拿了方小姐五万块预付款,那些钱她都拿去还债了,她真的不能说啊!

    “既然你不说出主谋,那也就不必再说别的了,收拾东西走人吧!”李组长公事公办。

    “不,李组长,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保证下不为例!”

    “我不开除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李组长,薄荷,关先生!求求你们了,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现在真的不能失业啊!”林琳痛哭流涕。

    “不想失业也可以,说出指使你的人!”李组长誓要查个水落石出。

    “我……没有人指使我,都是我自己鬼迷心窍!我嫉妒薄荷的能力比我好,所以才想陷害她的!”林琳还是三缄其口,她答应过方小姐的,真的不能说,不然她要赔双倍的钱啊!

    “真的没有幕后指使?”

    “没、没有。”

    林琳不说,薄荷却也猜到了她的苦衷。

    看着林琳这个样子,她不禁想到了当年的自己,父亲出事,母亲四处筹钱,家一夕之间就散了。

    那种感觉,真是很痛很痛,痛到绝望。

    所以,林琳的苦衷她能理解。

    而且,就算林琳不说,她也知道幕后主使是方媛,所以她就更不能逼林琳了,不然的话,依照方媛的为人和势力,以后肯定会找林琳的麻烦的。

    说到底,林琳之所以惹上这个祸事,还是因为她,方媛是针对她才会这样千方百计、不择手段的!

    这样的话,她又怎么忍心怪林琳呢?

    一直以来,林琳都是办公室里对她最好的人,有很多次,在别人奚落或是鄙夷她的时候,都是林琳站出来为她说话,所以,那杯咖啡,一来是为了掩人耳目,二来,也是有真心的吧。

    她知道林琳本性不坏,刚刚又听了她家里的事情,她真的是没办法怪她了。

    薄荷沉默着紧咬唇瓣,思忖片刻后,缓缓开口,“李组长,关先生,能容我说一句吗?”

    李组长也拿不定主意,望向关守恒。

    办公桌后,一直保持沉默的关守恒微微凝眸,望向了薄荷。

    她的脸色苍白,很明显的受伤了,可嘴角却是挂着淡笑。

    “你想说什么?”他虽然问着,却已经隐隐猜出了几分。

    薄荷暗暗调整了下呼吸,才鼓足勇气说道,“我恳请关先生,让林琳留下来吧!她有苦衷的,而且念在她是初犯,就再给她一次机会吧!林琳平时的工作也没什么差错,她还这么年轻,以后一定会记住教训的!”

    “对,我以后绝不再犯!”林琳发誓说道。

    “难道就这样算了?”李组长站在法语小组领导人的立场上,不敢认同她的慈悲,生怕此例一开,后面会后患无穷。

    薄荷顿了一下,抱歉地说道,“李组长,我知道这样会令您为难,但是这件事因我而起,我愿意跟林琳一起接受处罚,只恳请您网开一面,以后我们会更努力工作的!”

    “你真是……傻瓜!”李组长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却明显是心软了,再次望向关守恒,说道,“关先生,您看呢?”

    薄荷徐徐抬眸,对上关守恒那双沉静的黑眸,她淡淡地勾起唇角,幽幽说道,“关先生,人生在世,谁能无错?人非草木,谁能无情?林琳的苦衷,相信关先生也一定能理解,她这么做,也是为了家人,所以请您再给她一次机会吧!”

    关守恒淡漠的眼眸里有了一丝波动,他望着她,白净明亮的脸,一双眼眸纯真水盈,让他的心弦狠狠一颤。

    他知道她为什么不想责怪林琳,是因为林琳的遭遇很像当年的她。

    他更知道,当年的她比林琳要惨上许多倍。

    关守恒沉默片刻,终于决定网开一面,“林小姐,下不为例!”

    林琳受宠若惊一般,激动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只能一遍遍地道谢,“谢谢谢谢谢谢……”

    “你该谢的人不是我。”

    林琳愣了一下,用蓄满了泪水的眼睛望向薄荷,又忍不住泪流满面,“薄荷,谢谢你……”

    薄荷淡淡地摇头,“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好了,都出去工作吧!”关守恒沉声命令道。

    林琳连忙擦了擦眼泪,朝着办公桌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关先生!”

    说完,捂着嘴跑出了办公室。

    李组长也随后离开。

    薄荷走在最后面,临出门的时候,不知为何,下意识地回头又看了一眼,唇瓣张了张,轻柔却诚挚地说道,“谢谢你!”

    办公室的门关了,关守恒的心却久久平静不下来。

    她现在为林琳求情,可是当年的她,又有谁帮呢?那个时候的她,是怎么一个人撑过来的?

    “铃——”电话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看了一眼号码,是组委会方面的,“我是关守恒……对,一起吃饭?好,我会通知她……”

    放下电话后,关守恒不禁有些懊恼,因为薄荷今天在会议上的大放异彩,领导们邀请她一起参加饭局。

    这当然是好事,意味着她现在真的“出名”了,将来前途一片光亮,可问题是,提出让她一起参加饭局的人是路易斯先生!

    以前他觉得路易斯先生挺不错,现在怎么觉得这么讨厌?

    他是想让她大放异彩,但是他不希望她的光芒照耀到那个“巴黎发电机”身上去啊!

    ***

    2013-7-19打赏名单:[13701200762赠送礼物1466][shenxinz赠送的红包376][YanerYZDZ赠送的红包376][shiye1021赠送的红包200]

    |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