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天价前妻

紧张的翻译现场

    什么?全部背下来了?

    众人一致吃惊地唏嘘,就连关守恒也忍不住挑眉。

    “你确定可以?”他不放心似的多问一句。

    薄荷早有准备,但是临场发挥如何,她自己也不得而知,可事到如今,已经容不得她犹豫了。

    “我确定!”她硬着头皮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敢说话,甚至连大声喘气也不敢喘一下。

    关守恒下颌一凛,再次看了一眼时间,只剩下两分钟了,虽然办公室就在同一栋楼里,但是回去再打一份资料回来也还是来不及,只能这样了!

    他黑眸凝起,目光如炬,“你应该知道这个会议的重要性,如果你不幸出了差错,那么……从明天开始,就不必再来上班了!”

    薄荷心弦一紧,明白,这个道理她当然明白,博览会容不下一丁点瑕疵,更遑论是重大失误。

    “我知道了关先生,我会努力做好的!”她下了保证。

    他却还是不满意,厉声说道,“努力不是光靠嘴说的!”

    他的声音令全场肃然起敬,每个人都感觉到他的不悦,甚至是怒气。

    薄荷下意识地咬唇,脸色微白。

    没有人敢为她求情,相反,每个人都还避而不及。

    关守恒略微沉默了一秒,转而对其他人说道,“你们先进去!”

    “是。”众人匆匆离开,谁也不想做殃及鱼池里的鱼。

    偌大的走廊,只剩下他们两个,每个“箱子”都是封闭的,隔音效果非常好,所以他们说话其他人听不见,但每个“箱子”都是透明的,他们的一举一动别人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方媛还有其他众人,都在偷偷打量着。

    关守恒面无表情,当做没有看到,唯有黑眸极其深邃。

    思忖半秒,他扬起下颌,示意她转身站着。

    薄荷局促地挪了挪脚步,面对着“箱子”站立。

    她一转身,“箱子”里的众人全都做贼心虚似的低下头去。

    关守恒也跟着动了动脚步,却是一步步逼近她,高大的身躯像是一道黑影,渐渐将她笼罩。

    “……”薄荷下意识想要后退,可是又不能退缩,双腿麻木了一般,硬是忍着心中的那份难堪,僵立在原地。

    直到他走得很近很近,直直地站到她面前。

    两人之间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学生,要面临老师的惩罚。

    薄荷下意识地屏息,感觉十分局促,目光不自觉地闪烁,忽然之间有些不知道自己该看哪里,最后只好低头,望着他的鞋尖。

    她没有注意到,两人现在的站位,是多么的有益。

    他高大的身躯,宽阔的肩膀,将她完完全全地挡住了,隔绝了所有人的视线,只除了他的。

    关守恒黑眸如炬,沉声命令道,“看着我!”

    薄荷心弦一颤,只好抬起头来,望向他那张冷峻的容颜。

    他比她高上二十公分,所以她必须抬头,仰望的角度,愈发显得自己渺小。

    恍惚之间,他却微微俯首,目光紧紧锁定着她,双眸里射出的视线,就好像是带着磁性,将她牢牢地牵引。

    “准备好了吗?”他沉声询问。

    “准备好了!”她坚定地回答,可过快的语速却泄露了内心的一丝紧张。

    他微微皱眉,像是不满,下颌亦是绷起一个不悦的弧度,“既然你都准备好了,那还有什么可紧张的?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么别人就更无法相信你!明白?”

    薄荷用力握了下拳头,“明白了!”

    “明白就好。”关守恒终于点头,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声音也还是不疾不徐,“还有,你要记住一点,当初是我把你招进来的,所以你的表现也关乎我看人的眼光,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他看人的眼光?

    薄荷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眸,表情有些茫然。

    不知怎的,竟忽然之间有种错觉,感觉他好像话里有话似的?

    她不确定的无措样子,愈发刺激男人的眼球,关守恒头俯得更低了几分,再往下一点,高挺的鼻梁似乎快要贴上她了一般。

    薄荷的心跳瞬间加速,不可抑制地变快。

    睫毛轻颤,瞳孔缩小,发现他的眸深而黑,睫毛长而密。

    他的鼻息略温,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莫名的心安。

    噢,停!

    可是,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她怎么还在想那些有的没的?

    强行拉回飞扬的思绪,薄荷屏息以待,静候他的下文。

    瞧见她拘谨的样子,关守恒的嘴角不着痕迹地一笑,幽幽说道,“之前你给路易斯先生做翻译的时候,是中译法为主,今天你的任务是法译中,应该更容易才对,既然你都准备好了,那么那份资料就是可有可无,我相信你能够出色地完成任务!”

    他相信她?

    薄荷感觉自己的心弦再次一颤,心头突生一抹欣喜,好像……更自信了。

    明明还是原来的姿势,她的身高也不可能瞬间增长,可是,好像觉得自己忽然高大了许多。

    “是,请关先生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薄荷再次承诺,而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底气十足。

    望着她自信的模样,关守恒表情未变,但眼底的笑容却是由内而发。

    她清丽的容颜,如花朵般绽放,她的眼睛,像是天上的星芒,熠熠生辉。

    他头更低了一点,两人的唇距离很近很近。

    薄荷倏地瞪圆眼眸,连睫毛都不敢眨一下,眸底映入他那张寡淡的俊容。

    心跳如雷!

    “……”刚刚安定下来的一颗心,又再次悬了起来。她下意识地攥紧了裙摆,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关守恒黑眸凝紧,幽幽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进去了。”

    他的气息沉稳,声音亦是从容。

    薄荷的心情就好像是一颗气球似的,“砰”的一声,爆炸掉了。

    轻松了不少,可却莫名地感到一阵空寂。

    “是。”她抱紧了怀中唯一的资料,快步奔进了“箱子”,像是后面有人追赶一般。

    可关守恒却是没动,仍旧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背对“箱子”站立,他的表情隐匿在无人看见的地方,黑眸里滑过一道精光,以及一抹无人探知的,如水一般的温柔。

    有一种爱,叫做不舍;有一种情,叫做想念;有一种力量,叫做守护。

    薄荷一口气冲进法语小组所在的“箱子”里,直到坐下后,仍旧是心有余悸,懊恼不已。

    她还以为他是要那个什么……

    噢,薄荷,你够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加油!你一定要好好表现!”她暗暗告诉自己,并大力握了下拳。

    一旁,方媛斜眸望过来,薄荷假装视而不见,她径自戴上黑色的耳机。

    媒体见面会很快就开始了,各位领导台上就座,可以容纳两千人的会场座无虚席,每个人的位置上都有一个耳机,他们透过耳机,可以自由切换频道,接收“箱子”里的同声传译员的翻译声。

    主持人的开场白徐徐响起,会场内掌声雷动。

    按理来说,会议一开始,薄荷就要立即开始工作了,但是她与其他翻译官稍微有点不同,一来是因为资历和经验较浅的关系,二来是路易斯先生指定她做他一个人的专属翻译,所以她本次会议只需负责路易斯先生一个人,因此在他发言之前,她都不必说话。

    这样一来,她的工作任务与其他人比起来其实轻了许多,所以她更加不能出错,如果连这一次都做不好,那别说别人了,她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法语小组的“箱子”里总共有三个人,除去她之外,就是李组长和方媛了,两人话筒一开,就全都出口成章。

    她们二人也是有分工的,李组长负责中翻法,方媛负责法翻中。

    按照组委会的安排,法国的路易斯先生是三国当中最后发言的,所以薄荷的工作可以暂缓,但这不是意味着旁听就可以了,而是要全神贯注地感受现场气氛,以便为后面的自己做准备。

    本次媒体见面会,发言人主要是来自中法德,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场只需要翻译这三种语言就可以了,因为与会人员多达两千人,来自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英语首先必不可少,俄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等也是不可或缺。

    那一日开会,只有法语小组和德语小组的两班人马,薄荷就感觉应接不暇,压力很大,所以她实在是很难想象,做为语言中心的总负责人,关守恒到底是如何协调这么多语种、这么多人的。

    频道有很多个,在大会一开始,各个“箱子”里的翻译官们就都像是启动了开关一样,一个个都妙语连珠。

    这里每一个人,都是资深的翻译,每一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说是凤毛麟角也不为过,所以听着他们翻译,是一种美的享受。

    英语、日语、德语、阿拉伯语、西班牙语、俄语、法语……各种语言各自占据一个频道,两人一组或是三人一组,纵横捭阖,交替有序地工作。

    频道当然有很多选择,但薄荷还是毫不犹豫地将耳机切换到了德语频道,关守恒冷静流利的声音徐徐传来,幽雅低沉像是一股清泉,缓缓地注入内心。

    各种语言的“箱子”呈“一”字排列,所以她看不到德语小组“箱子”里的情况,可光是用听的,她就可以想象出,他是如何的专业,如何的意气风发,如何的从容潇洒。

    热情,内敛,合作,阴谋,自信,谦卑,合纵连横,商界格局,世界风云……都在他的口中洋洋变换。

    无需看到他的人,他的声音就足以让人折服。

    薄荷专注地听着,不自觉地扬起嘴角,满心满眼,都是他一个人。

    听着他的声音,她不自觉地想起当年他们在小阁楼一起学习的时候,在那段青春奔流的时光中,她遇见了他,真好。他们性情相投,真好。同样单纯,真好。

    从遇见他的那一天起,她生命中的传奇就开始了,无需什么特别的事情,没有绚烂的花火,没有璀璨的繁星,没有如玉的满月,他们只是手牵着手,就是精彩了。

    如今虽然时过境迁,可这一刻,她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沿着他的足迹,看他的书,写他的字……原来爱情的疯狂,不是模仿对方,而是在模仿中,却不自知。

    会议持续进行,一切都很顺利。

    终于,轮到路易斯先生发言了。

    薄荷早已经做好准备了,还没等他开口,她就已经严阵以待。

    因为发言人的稿子都是保密的,安全起见,连翻译官也不能提前拿到,所以在进入会场之前,翻译们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资料什么的要多多益善,越全面越好,因为他们不知道发言人到底会说什么,但无论他们说什么,同声传译们都必须要快速流利地翻译过来。

    薄荷当然也不例外,所以她提前准备了很多资料,而每一份都可能用的上,可也因为如此,才会有人故意设计她,拿走她相对而言,更为重要的一份法译中资料,因为她今天的工作任务是法译中,少了这么一份最直观的资料,她就很可能会出错。

    不过,经过上一次税率搞错的事情,她心里已经有所防备了,所以在准备资料的时候格外小心谨慎,办公室的电脑已经不那么安全了,虽然她现在每天都换密码,但还是不敢保证万无一失,但她可以肯定的是,倘若是存储在自己大脑里的东西,是任何人都拿不走的!

    没有资料也没什么,她背下来就可以了!

    为了这次媒体见面会,她真的是豁出去了,每天晚上都在自己家里加班到半夜,吃饭、走路、洗澡的时候都不放过,尤其是丢失的那一份法译中资料,她几乎可以倒背如流。

    再加上偷偷复制了关守恒的手札,她从中受益匪浅,知道在做同声传译的时候最应该注意些什么,最忌讳的就是因为会前紧张出错。

    按照他的经验,只要人进了“箱子”,就要抛却之前所有的一切,全部精力都要放在发言人身上,甚至是把自己变成发言人,将两个人的思维融合成一个人,这样才能将翻译做到最高境界。

    “万市博览会,作为一个非官方、非盈利、定期、定址、开放性的国际会议组织,以平等、互惠、合作和共赢为主旨……”薄荷听着路易斯先生的发言,脑子里同时迅速回忆资料中的内容,一字一句,流利地翻译成中文传译出去。

    与此同时,关守恒也正在做着同声传译,只不过是把路易斯先生的法语翻译成德语,不过德语小组的“箱子”里有三个人,按照分工,他中途有短暂喘气的时间。

    按理来说,他应该趁机休息,因为同传的脑力活动真的非常累,他应该闭目养神才对,可是他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还是毅然决然地调了频道。

    温柔,却又不失力道的女声,徐徐传来,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受。

    这还不算,她的流利程度,几乎超乎了他的想象,每一字每一句,都毫无瑕疵。

    无论是语速,还是语感,还是精准度,都可以说是完美至极!

    如果不是坐在“箱子”里,不能发出一点声音,他真的想为她鼓掌喝彩。

    这个女人天生就该是干这一行的!

    “独立或合作开展有助于实现博览会宗旨的会议展览、信息交流、经济评估、教育培训、电子商务等各类活动……”薄荷的状态越来越好,越翻越顺,越翻越有感觉。

    终于,路易斯先生的发言结束了,她这一阶段的同声传译也圆满完成。

    薄荷暗暗地松了口气,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接下来,还有现场提问环节,但相较之下,那就是小CASE了。

    而且提问环节有问有答,所以这一块她要跟同事合作,路易斯先生的回答仍旧是她来翻译,而提问的话,情况分为多种,除去最广泛的英语,如果提问人说的是中文,那么由李组长负责,将中文翻译成法语,若提问人说的是法语,则由方媛负责,将之翻译成中文……总而言之,这是一个集体合作的环节。

    很快,第一个问题开始了,提问者是说中文的,李组长行之有效地将问题翻译成了法语,路易斯先生随后解答,薄荷再同步将他的回答翻译成中文,传译出去。

    第一个问题很顺利,总共用时两分四十秒。

    第二个问题、第三个问题、第四个问题……接踵而来。

    可能是因为发言人是路易斯的关系,提问者说法语的比较多,因此方媛翻译的机会也更多一些,不过她的表现很好,连续几个问题都翻译得很好,跟薄荷的配合也算默契。

    薄荷偷偷地庆幸了一下,还好方媛不像是乔娜薇那样,否则她在这个环节耍手段的话,那她可就惨了。

    可是,人真的不能高兴太早,就在第五个问题到来的时候,方媛忽然体力不支似的,脑子也跟不上,语速明显变慢,声音也越来越小……

    薄荷在耳机里听到会场里明显的躁动声,与会人员窃窃私语,还有咳嗽声,非议声。

    同声传译就是有这个特点,翻译官做的稍稍不到位,会场里立即就会出现反应,这会严重影响会议的质量和进程!

    “通过……网络化的安排,增进该地区……商业团体间的联系……”方媛的声音已经开始断断续续。

    薄荷的呼吸顿时一紧,感觉整个人的脑袋也跟着“嗡”的一声。

    心里一惊,如临大敌。

    李组长的脸色也是一变,可是她哪里知道方媛这是故意的,李组长只理所当然地以为,方媛这是身体不适的关系,毕竟前不久才受了伤,而且最近一直带病坚持工作。

    现场的压力又这么大,她会撑不住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而且她之前的几个问题又翻译的那么好,就更无懈可击了。

    薄荷却一下子愤恨起来,这比之前方媛陷害她税率的那一次更生气,因为之前再怎么样,也只是影响她一个人,可是现在是会议现场,方媛竟然这么做!

    方媛受伤的事情人所共知,所以她中途失误没有人会怪罪她,但是她就不同了,方媛这一关没完成,她后面就没办法工作了!

    薄荷下意识地咬唇,有种冲上去跟方媛理论的冲动。

    可是,她不能出声,这是“箱子”里,一丁点风吹草动,传到会场去,都是很大的动静,她甚至还连使劲咬牙都不敢!

    可是她真的就什么也不能做吗?眼睁睁地看着翻译中断?会议中断?

    李组长虽然担心方媛的身体状况,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会议上分秒必争!

    可是李组长也是手足无措,因为她整场会议上负责的都是法译中,一旦她接管了方媛的任务,那么她自己的节奏也会被打乱!

    时间紧迫,薄荷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果断按了话筒,径自接下方媛的任务。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因为她翻译完了这个,还要紧跟着翻译路易斯先生的回答,她即将做的,相当于中法互译!

    据她所知,整个语言中心,只有关守恒一个人曾经在国际会议上这么做过!

    ***

    2013-7-16打赏名单:[YanerYZDZ赠送的红包188]

    |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