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天价前妻

毒药

    现在这种天气,其实是很有必要每天换衣服的,就连昨晚没回家的她,今早也特意借了一套楠楠的衣服换上,方媛这么讲究的名门淑媛又怎么会这么邋遢,要是没什么事的话,不可能还穿着昨天的衣服。

    难道她……昨晚没回家吗?

    薄荷的心忽然乱了起来,却不愿意做过度联想,低头假装忙碌。

    方媛微笑着走过公共办公区的走廊,款款进了她自己的办公室。

    一顿饭的交情过后,办公室里的职员对方媛的态度都有了明显的改观,不过八卦的心态还是改不了,有人窃窃私语,说道,“方小姐没换衣服哎!”

    “你什么意思?”

    “笨啊,这还看不出来?她昨晚没回家呗!”

    “你是说……她和关……”

    “嗯哼,昨晚他们两个好像是最后走的哎,谁知道他们是不是走到一起去了啊?”

    “不会吧?我看关先生好像不是那种人啊!”

    “哪种人啊?男人不都一样!再说……酒后乱行你没听说过啊?”

    “也是啊……”

    “本来就是!不过关先生和方小姐还挺配的,男才女貌啊!”

    “再配的男女到了床上,也是豺狼虎豹!”

    “哈哈……”众人纷纷窃笑。

    薄荷低垂着的脸庞却是不自觉地紧绷。

    虽然说她和关守恒已经离婚了,他做什么她都没有立场质疑,她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没有资格管他了,可是她仍旧是不愿意相信那是真的。

    她相信关守恒的为人,他不是随便的男人,他更不会残忍到,前一天才刚跟她发生过关系,第二天就又去找别的女人。

    那不仅代表他自己放纵,更代表对她的侮辱!

    心,更乱了。

    林琳察觉到她的僵硬,故意咳嗽一声,打断了众人的窃窃私语。

    “哎呀,马上要工作了,我先去下洗手间!”

    “我也去!”

    “还有我!还有我!”

    八卦的人群纷纷起身。

    可他们留下的阴霾却一直缠绕在薄荷的心头。

    昨晚乔娜薇一番话,已经让大家都知道了薄荷是关守恒的前妻,这更加深了众人对她的排斥。

    本来就是贪污犯的女儿,再加上这么一层不堪的过去,愈发使得她水深火热。

    没有人知道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可薄荷以前是天之骄女,再到如今落魄潦倒,反之,关守恒以前是穷小子,现在平步青云,他们之间的故事比电影还要精彩,怎能不引人非议?

    仇富,墙倒众人推,说风凉话,落井下石,这似乎是丑陋的中国人的一种本性。

    “薄荷……你别在意他们说的,他们就是吃饱了撑的,一天不八卦都活不下去。”林琳善意地劝说着。

    “我知道,谢谢你林琳。”薄荷感激地说道。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他们也太无聊了,干嘛总拿别人的痛苦当做笑话啊?薄荷,你千万别介意!我之前也觉得方小姐挺好的,不过我觉得你比她更好,你别理他们,说不定你和关先生能破镜重圆呢!”林琳安慰她说道。

    破镜重圆?

    薄荷微微苦笑,那都是小说罢了!现实是,人生不能回头。

    “好了,林琳,我知道你是想安慰我,我没关系的,做事吧!”

    “薄荷,我不是安慰你,我是说真的!他们是不知道情况而已,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你还记得那天面试的情况吗?我就在你旁边呀,当时还不觉得什么,现在想想,关先生那天的眼睛就一直没离开过你啊!他肯定还对你余情未了!”

    “好啦,别胡说了!”薄荷虽然觉得林琳的话太过幼稚,但心情确实好了不少。

    九点半,职员们都到齐了,并各自准备好资料,法语小组内部开会。

    乔娜薇意兴阑珊,坐在那里似乎快要睡着。

    薄荷微微垂眸,假装视而不见,其实乔娜薇这种工作态度,早在她意料之中,千金小姐不过是来走个过场,借着博览会的名义给自己镀镀金罢了,又怎么可能会真心真意来这种小岗位上工作。

    方媛肯定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她却故意端起了直属上司的架子,丽容微冷,“乔小姐,你昨晚没休息好吗?”

    乔娜薇不高兴地抬眸,“昨晚喝多了。”

    方媛秀眉微蹙,扭头对茶水小妹说道,“我办公桌上有醒酒茶,你去拿几包过来,给大家一人沏一杯。”

    “是,方小姐。”

    醒酒茶?薄荷暗暗冷哼,还真是会收买人心!

    不一会儿,每个人面前都摆上了一杯香气四溢的茶水,黄绿相间的颜色,清透晶莹,确实令人心旷神怡。

    方媛微笑着说道,“这是我托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大家尝尝,喝完再接着开会吧。”

    “方小姐真是体贴,谢谢!”人心再次被收买了。

    方媛淡淡地笑,“大家不必客气,昨晚是我害大家喝多的,总要赔罪才是。”

    “方小姐别这么说,我们还没谢谢你那么大方地招待呢!”

    “你们这么说我就更不好意思了,要不是我,大家也不会宿醉。”方媛抱歉地说着,然后有意无意地关心一句,“对了,昨晚大家都喝了酒,回家的路上,都还顺利吧?”

    乔娜薇轻哼一声,讽刺说道,“顺利!没出车祸!”

    薄荷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方媛微微侧目,望向乔娜薇,可那话却不知道是要说给谁听,“乔小姐,珍爱生命,远离酒驾!为了交通的和谐,也为了生命的安全,你要多多注意才是!”

    薄荷一口暖茶喝下去,心却凉了半截。

    那是……她昨晚短信中的内容。

    他们昨晚……真的在一起……

    “对不起,我去下洗手间。”她一时间情难自控,仓惶起身。

    走出办公室的双腿,不受控制地轻颤。

    方媛的嘴角微微上扬,一抹得意的弧度。

    薄荷一头冲向洗手间,可清洁工却在门口竖了“打扫中”的牌子,她顿感无力,胸口的窒闷几乎要扼断她的呼吸,她紧紧咬唇,扭头奔向电梯。

    一口气冲到楼下,望着大厦门前四通八达的马路,她却心中茫然,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她只知道,自己再在里面呆下去,会窒息!

    刚刚喝下的那口茶水里,仿佛是搀进了沙子,搅合得她的胃如同患了痉挛一般,她紧紧揪住胸口,好想吐!

    原来方媛给的不是醒酒茶,而是毒药!

    卓溪缓缓从大厦里走出,昨晚被赵主管叫来这里讨论问题,可讨论了一夜他也没搞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问了一大堆,他的脑神经被折磨了一夜,对方才终于肯放人了。

    “薄荷?”他看到不远处的身影,连忙上前。

    薄荷虚弱地抬头,面色惨白。

    “薄荷,你怎么了?”卓溪吓了一跳,连忙扶住她。

    “我……没事的……”她挤出一个笑容,心好痛,像是有人正拿着一根针往里面狠狠戳刺。

    “可是你脸色很不好!”

    “我昨晚没休息好罢了,真的没事!”她用力说道,告诉卓溪,也告诫她自己,没事的,真的没事,他们早就离婚了,她有什么资格去介意那种事?他愿意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她管不着!

    可是,再多的自我安慰,再多的心理建设,也都是徒劳无功,她的心还是好痛、好痛。

    “薄荷,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里面上班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卓溪担忧地问。

    “没事!”她咬牙否认,并极力保持镇定地问他,“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卓溪无奈地告知,“赵主管啊,问了我一晚上乱七八糟的问题,没一个有用的,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耍我啊!”

    故意耍他?

    薄荷心脏一震,恍然间明白了一个问题,再明显不过了,是他故意找人支开卓溪的。

    他是什么意思?看她跟卓溪上车,以为她会跟别的男人一起过夜?在跟他发生过关系的第二天?

    所以他也跟方媛在一起?

    关守恒,你就真的这么恨我吗?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薄荷……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身体不舒服的话就请假回家吧,我送你去医院。”卓溪望着她比纸还要苍白的脸色,心惴惴不安。

    “我没事,我只是想……”她徐徐抬头,眼底晕染着悲伤,艰涩地说道,“卓溪,借我点钱可以吗,我想辞职……”

    ***

    [playdiam赠送的红包1888+2000][13889621861赠送的红包188][8174984赠送的红包1001][年年有yu赠送的红包666]

    |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