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天价前妻

是谁举报

    她对上他阴鸷的眼神,心口紧紧一缩,但还是咬了咬牙,狠心说道,“我说……我不能跟你继续约会了……”

    关守恒顿感整个人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狠,他等了十年的心愿,她却打算中途落跑?他努力想放下的恨,她却为什么非要逼他恨她?

    “不准走!”他大手一挥,将她重新拉回座位。

    她踉跄地跌回去,撞痛了手脚,可她无暇顾及,只急忙说道,“关守恒,我真的有事,我们可以下次再约……”

    “下次?再等一个十年吗?”他用力蹬她,眸中燃烧着炽热的火焰,恨极了她一般。

    感受到他怒焰张扬,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好用求的,呐呐地说道,“关守恒,我真的不是故意耍你,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那么重要?”他不由得扬高声嗓,一种被羞辱的感觉席卷心头,跟他约会就不重要?就这么无所谓?他努力了十年换来的东西,在她眼里还是这么一文不值吗?

    “……”她回答不出来。

    “无话可说?那就是没有事情了?还是你从一开始就想放我鸽子?”他想起早上她上车前的迟疑。犀利的目光犹如两把利剑,狠狠刺向她。

    他目光中的怀疑,让她感觉受伤。

    “关守恒,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当我是出尔反尔的小人吗?”

    “你现在就是在出尔反尔!”他怒声咆哮,一手紧紧按住她的手臂,不让她起身,另一手指着他们才刚吃了一点点的早餐说道,“不把这些东西吃完,你今天就别想离开这里!”

    薄荷也火了,“关守恒,你神经病!这么多东西怎么吃得完?”

    “吃不完也得吃!”

    “你自己吃吧,我要离开!”她挣扎着要走。

    “我说了我不准!”

    “关守恒,我真的有急事……”

    “急着去哪儿?急着离开我身边,急着去见谁?”他几乎想把餐桌掀翻,自己砸了,也比被这个女人践踏来得好受!

    “急着去监狱!急着去看我妈!”她甩开他的手,桌上一盘精致的餐点也随之滑落到地上,瓷片粉碎的声音,同时刺痛两个人的耳膜,还有两颗心也都隐隐裂成碎片。

    她的妈妈?

    “……她醒过来了?”他的脸色由青转白。

    她用手捂住颤抖的唇,没有哭,可喉间那股酸痛之意却是难以控制。

    他慢慢放缓呼吸,镇定了下自己的情绪,哑声说道,“醒了……是好事……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

    她难堪地别过头,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脆弱与狼狈。

    “我送你过去吧。”

    她没有回答。

    “走吧……这么多年了,她一定很想见你。”他沉声劝道。

    会吗?

    她表示怀疑。

    事实证明,她果然是沈眉的女儿,她猜得丝毫不错。

    她根本就不想见她!

    “你还来干什么?你这个不孝女,给我滚!”沈眉一见到薄荷,就怒目而视。

    “妈……”

    “不要叫我妈!我没有你这种吃里扒外的女儿!”沈眉一巴掌扇了过去。

    “啊——”

    “薄荷!”关守恒一惊,原本站在病房门口的他,忍不住推门而入,“你没事吧?”

    他看到她的脸上五道深刻的指印,嘴角甚至微微渗出血丝。

    “我没事,你出去!”她捂住脸,难堪地转过头去。

    他迟疑着,不放心她一个人,而就在这时,病床上的沈眉却忽然出声,不可思议般地叫道,“关守恒?”

    他徐徐转身,望向病床上的女人,只一眼,就僵在当地。

    他几乎认不出来,病床上那个白发苍苍的妇人,竟是沈眉?

    他感觉自己心口一缩,很是憋闷,当年他是那样的被沈眉看不起,她甚至拿酒杯砸他,打他耳光,他真的很难不怨她,但看到她今天这个样子,他也很难不为之同情。

    曾经那个风光不可一世的女市长,已经沦为阶下囚,只过了十年,她却老了二十岁不止!

    她急速衰老,不过五十出头的年纪,就已经两鬓花白,时间的痕迹也无情地写在她的脸上,深刻的皱纹,皮肤也变得枯黄黯淡,不再有往日的风华。

    唯一不变的,是她锐利的眼眸,可是从前那股聪颖的锐利,如今已经演变成狂乱的怨毒。

    她望着他,瞪着他,像是恨不得将他的骨头拆碎一般。

    “岳……”他发现自己才一开口,声音就是哑的,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叫她什么。

    十年前她就曾对他说,他没有资格喊她岳母,更遑论现在。

    她却清清楚楚地叫出他的名字,“关守恒!你居然还有脸来?”

    “妈……”薄荷上前欲阻止她,可是再一次地,她被沈眉一把推开,毫不留情地怒骂,“你叫我妈?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吗?你当年为了这个男人,离家出走,枉费我和你爸爸精心栽培你十几年!你回报给我们的,是未婚先孕,辍学生子!这还不算,你最后还要连累全家!要不是你,要不是这个男人,我会沦为阶下囚?我会在这见鬼的地方躺上十年?”

    “妈,别再说了,都是我的错……”

    “你当然错了!而且你错的还不只是一次!”沈眉握拳,恨不得再扇她一个巴掌,“你又跟他在一起了?你怎么这么贱?难道天底下没有别的男人了吗?你忘了他是怎么害得我们家破人亡吗?”

    什么?关守恒下意识地皱眉,似乎不明白沈眉话中的意思。

    “妈,那不是他的错……”

    “难道是我的错?”沈眉尖锐地扬声,歇斯底里般地吼道,“当年我计划好一切,准备先去加拿大避一避,机票是双份的,真的那份交给了你,假的那份是同一时间起飞去莫斯科的,我甚至买通了机场的安检人员,我确定我的计划万无一失,只要我们顺利到了加拿大,再慢慢筹集资金,那几十亿很快就可以还上!就算到时候我不能再当市长,但我也绝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可结果呢?当我们到了机场,警察早就埋伏在那里,我就像是自己跳下陷阱的小丑!而那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当时病房里只有我们几个人,你说是谁看到了机票,然后去举报的?是他!是关守恒!是你选择的穷小子!他是罪魁祸首!”

    “……”他重重一颤,怎么会?他没有做过!

    沈眉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继续疯了似的叫骂,“关守恒!你还有胆子来?你抢了我的女儿,毁了她一辈子还不算,还要害我们全家!我今天就跟你拼了,大不了同归于尽!也好过我继续过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

    说着,她便从病床上起来,歇斯底里地扑过来,对他拳打脚踢。

    “妈……不要……妈,住手!”薄荷拼力阻止她,生怕她伤了人,更伤了自己。

    “你给我滚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打!你早就不是我女儿了,我不会对你客气的!”

    “妈……”薄荷无力阻止母亲,只好求他,“关守恒,你走!你走啊!我求你了,快走!”

    他几乎是被沈眉追打着,被薄荷硬推着,才踉跄地离开病房,直到了走廊后,外面的狱管人员冲进病房,将沈眉制服,然后更有护士为她注射了安定,他还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前两天特意看过旧新闻,他也了解了一些当年的情况,虽然说沈眉挪用公款不对,但她刚刚说的也有点道理,如果当年她们全家可以去加拿大,确实是可以把钱慢慢还上,而根据国家与国家间的引渡条例,沈眉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薄荷的父亲又是外交官,他虽然是被恐怖分子当做华商绑架,但从某种程度上说,也算是因公殉职,沈眉为救丈夫,挪用公款去救人,也不是那么罪无可恕,如果后面把钱还上的话,她肯定会轻判的,决不至于沦落至此。

    可是,他真的没有去举报过。

    他不明白,为什么沈眉会那样认为?为什么会认为是他举报了她?

    他真的没有做过,但是,沈眉说的不无道理,当时病房里的人就他们几个,除了他,没有别人有嫌疑。

    那么,还会是谁呢?

    是谁要将她们全家一网打尽,落井下石,置之死地?

    他下意识地皱眉。

    病房的门轻轻打开,薄荷精疲力尽地走出,满脸的痛楚与无奈。

    母亲被注射了药物,终于安静地睡去,可是,下一次醒来时,不知道又会是如何的惊天动地。

    “你看到了,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让你知道。”她疲惫不堪地说道。

    他的心弦重重一颤,哑声问道,“你早就知道她会这样?”

    她苦笑着点头,“十年前,她被警方拘留时,我去看她,她就是这么说的。她说你是罪魁祸首,当然我更是。她誓死咬定,怎么都不会原谅我,甚至……以死明志。所幸发现及时,捡回一条命,却就此躺了十年。”

    他凝住呼吸,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感觉说什么都是错的,原谅她经历过的,比他所了解到的、所想象的,还要更痛苦上十倍、百倍。

    他的心紧紧抽疼,她这些年,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她的亲生母亲,竟用这样的方式惩罚她,怪不得她那天会对他说,如果可以重新来过,她宁愿自己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他,从来都没有跟他结过婚。

    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最亲的亲人,死的死,伤的伤,只留下她一个,独自承受孤独与哀伤,她怎么可能还会想再爱他?

    “你……没有怀疑过我吗?你没有想过,是我举报的?”他揪心地问道。

    她淡淡摇头,“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而且当时我家里发生的事情,你根本不知道。”

    不知道……

    他就是因为不知道,才会那么毅然决然地离开她!

    他好后悔,如果当时他没有走,她这十年就不会过得这么痛苦了,就算落魄了,没钱了,但是起码还有他!

    可他却在她最最辛苦、最最无奈、最最走投无路的时候,离她而去!

    而且,还是恨着她走的!

    她仿佛看穿他的心思,又淡淡地摇头,眼角眉梢浮现出一层惆怅的释然,“你不必想太多,当年,事情到了那个地步,爱情已经显得太渺小了,就算你留在我身边,那又怎么样呢?我们还能像是最初的那个时候,那么义无反顾地爱下去吗?不可能的。

    “在我执意跟你结婚,离家出走的时候,妈妈说我太天真,我还不信,可直到爸爸出了事,直到她到处筹钱,直到后来发生了那一切……我才真的明白,原来生活里,爱情只是一小部分。

    “我以前总觉得爸爸妈妈不够爱我,他们不知道我最需要的是什么,可出事之后,我才醒悟过来,其实我以前很任性,爸爸虽然很少有时间陪我,但是他总是送我很多礼物,每一次出国,都会带纪念品回来,他其实是想用那样的方式补偿我,那也是他的爱,妈妈虽然对我一直很严格,在结婚的时候把我赶出家门,之后也不闻不问,但是在她想逃往加拿大的时候,她没有丢下我,她帮我也准备了机票……

    “所以,她后来怎么怪我、怎么骂我、怎么打我,我都不会有任何埋怨。

    “如果时光倒流,我想自己会选择做一个乖女儿,再也不做让她生气的事,再也不会逼得她,不惜以自杀的方式来惩罚我。”

    也就是说,她不会再选择跟他在一起。

    |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下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